網上香港風水學家黃頁

夢筆其他文章

                                           文•夢筆  

夢裡玄機〔之十七〕

神秘鎮物關係家族興衰

   〔初刊於本刊印刷版第八十四卷〕

    中國古代的建築,多採用木料,所以中國木工藝舉世聞名,尤其最出色的技巧是木料的接合採用「榫」,又稱榫頭,即不需要用一口釘子,就能把木料緊密地接合起來。古老相傳有七十二種接榫法,大至宮殿,小至木盒,都能如此,十分堅固,絕對經得起時間考驗。香港的志蓮淨苑,設計採用仿唐形式,用的就是這種技巧。

    筆者的曾祖父生前在家鄉是四位有名的接榫師傅之一,曾蓋過不少寺廟,一生只收了兩位徒弟,一是祖父,另一位是襲啞人士。祖父還是木料雕刻能手,凡是雕刻過的花樣都會用紙拓印下來留存,有一大皮箱之多,可惜在文化大革命時悉數毀丟,否則可算是寶貴的中國建築學資料。父親由於年少離家,因此沒學到這兩門手藝,祖父也沒有收徒弟,所以接榫和雕刻這兩門功夫在筆者的家族中可謂失傳,誠為憾事。

    中國人一向重視風水之學,以前的人大多自己蓋房子,其中涉及很多禁忌,尤其房子的主樑,關乎家族的興衰,更是絲毫馬虎不得。筆者小時候聽父親說家鄉的人蓋房子時常要放一些「鎮物」,即是擺放吉祥物件在房樑上,或牆壁內,使住進這房子的人家業興旺,因此主人家對蓋房子的工匠十分禮待,不敢稍有怠慢,怕的就是工匠在蓋房子時暗中做手腳,壞了風水。

    曾有一個故事,和房樑有關。有一財主,家財萬貫,但為人刻薄,蓋新房子時對工匠剋扣工資,工匠們敢怒不敢言,便靜悄悄的在房樑上做了手腳。財主一家人搬進新房子後,沒多久財主的兒子便染上賭癖,日夜流連在賭坊,不肯回家,且逢賭必輸,從未贏過。財主一氣不起,兒子變本加厲,偌大的一份家產被他輸得七七八八。家人如何苦勸都沒有用,幸好財主的媳婦是位賢良的女子,平日常做好事,以求夫君能浪子回頭。有一晚她睡不著,忽聽到隱約傳來叱喝之聲,似有人在賭錢,於是她起床四處探視,發現聲音從房樑上傳來。她十分奇怪,便找了一把長梯爬上去觀看,聲音忽然停止,但發現在房樑正中間放有一個碗,裡面有三粒骰子,擺成么二三的模樣。她心中雪亮,遂不動聲色地把三粒骰子改成四五六,過後也不對人提起。奇怪的是財主的兒子自此逢賭必贏,從未輸過,結果輸去的家產又被他贏了回來。到此媳婦才帶了夫君一起爬上房樑,把原委告訴他,並把碗和骰子一併毀去,財主的兒子不再賭博,洗心革面的做人。

    以下兩則事件是父親告訴筆者的真實個案,發生在家鄉,而且其中一位是遠親。

    遠親蓋新房子時,其中一位工匠是其好友。在房子蓋好時,工匠一番好心,打算在房樑上擺放吉祥鎮物,鎮物是一輛車。但按規矩在放鎮物時不能被人看到和知曉,要秘密進行,否則就不靈驗了。但偏偏在放的時候有人進來,工匠在匆忙中錯把車頭向外擺放。原來放車子要車頭向屋內,代表把金銀寶貝運送入屋,由於錯把車頭向外,反變了把屋內的財寶運送出屋外。遠親住進去後事事不順,弄到山窮水盡,最後要賣掉房子。新屋主在搬進去之前把房子粉刷一番時才發現房樑裡面的鎮物,事情才水落石出。遠親不由慨嘆天意弄人,自己沒有福氣。

    另一事件的主人翁則淒慘得多,且稱其為甲君。甲君不知是否得罪工匠還是工匠跟他有仇,房子蓋好住進去後,甲君每晚都做惡夢,不是夢見被人打就是被人殺,還經常夢見鬼魅,弄得精神恍惚。接著家中各人連連發生不幸的事,一一生病去世,弄得家破人亡。到此甲君知道房子出了問題,找筆者的祖父商議。祖父是蓋房子的行家,知道事有蹊蹺,便叫甲君把房子拆掉。原來放鎮物時除了不被人知及看到外,有時擺在那個位置都不得而知,所以一定要拆房子。

    拆房子那天,父親跟了去看熱鬧,結果發現房樑兩邊各釘了三口大鐵釘,樑腳地底下埋了兩口相痕煽癟驉A圍觀的人不禁嘩然。原來棺材相疊代表死亡,大鐵釘更有傷人之意。祖父罵了一句:為何下如此歹毒的鎮物?事後甲君要找工匠算賬,卻發現在拆房子那天,工匠忽然吐血暴斃,故甲君為何被工匠如此對待之真相也一直成為謎團,但害人終害己卻是事實。

    研究風水的朋友都知道房子風水的好壞要講究巒頭理氣、座向等,鎮物能發揮到如此大的功能,很值得研究。不知其中是否牽涉到茅山術,或是一種精神力量,則不得而知。筆者曾問過父親有關鎮物的內容,但父親總是不大肯講,大概怕筆者會去胡搞,或不想傳揚出去。間中只透露了一些,例如吉祥的鎮物有車輛,車頭要向屋內。元寶、如意、小棺材都可以放,但棺材內要擺錢。還有筲箕,類似筲箕的物件,用作篩米之用,代表豐衣足食。至於不好的物件,父親就一件都不肯說,這是父親厚道之處,害人的東西還是少知為妙。(待續)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