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香港風水學家黃頁

劉乃濟其他文章

                                        文•劉乃濟 

 

聽李光耀馬來話演說        


  

    多位讀者電郵給我,表示對於研習相法很有興趣,但不知道如何才能涉獵這門學問。亦有人詢問研習看相,是否有終南捷徑?因為他們希望很快便能學有所成,可以掛牌替人家看相。


 由於我熱愛傳媒事業,對於寫作至今仍是興致勃勃。再看自己的掌紋,事業線由手腕直透中指,可見此生無緣轉換行業。所以對於研習相法,只能當為一種興趣。所以,我也鼓勵別人,把研習相法當為一種興趣。至於想找尋捷徑而成為執業相士的讀者,請見諒我是沒有資料可以提供了。


 研習相法,確實會帶來不少興趣。譬如說,一個與你毫不相干、甚至是從未謀面的人,你郤能從面相和掌紋,知悉他的過去、現狀甚至將來,那是多麼的有挑戰性。當你看對了,那種滿足感確實令人興奮。若是看錯了,那就是自己學藝不精,功力未夠,必須在研習方面再下工夫。這種精益求精的競爭精神,也是一種情緒上的享受。


 研習相法的機會,其實是無處不在,但當疑團未解,心情亦極苦惱。有一件往事,至今我仍然縈繫在心頭。當年受聘到吉隆坡《馬來亞通報》任職,幾年後鳥倦知還,同事們羅漢請觀音,在酒樓擺了幾桌歡送宴。上菜時,我發覺一個捧菜女工,大約卅歲左右。無論從面貌、身型、儀態和聲音來看,她都不該做這種勞動的工作。於是,我便對她特別注意,設法找尋她的缺點,可是看來看去都找不到。在這個我是主賓的宴會中,竟然弄到茶飯無心。


    酒樓經理過來打招呼,他說拜讀過我許多文章,而且知道我會看相。他也是同道中人,曾經想來報館拜會,因為恐怕唐突而遲疑不前。料不到識荊之時,郤要和我說再見,真是相逢恨晚。


    既然這位經理說自己也喜歡研究看相,我便對他說,你們這埵酗@位同事,我覺得她的相貌和目前的境遇很不相符。他立即哈哈的笑起來說:「我知道你說的是誰了。她來上工只是兩個月,我對她的情況不大清楚,她自己亦不肯說。等到我找出了原因,你下次來吉隆坡時,我一定會告訴你。」由此可見,只要對相法有興趣的人,隨時隨地都有研究的對象。這位酒樓經理,和我郤是志同道合。


    為了答謝傳來電郵讀者的拳拳盛意,我不妨獻醜的把自己研習相法的心得說出來,給予大家參考。我以為:看相就好像猜謎語,若從謎面去猜謎底,那就等於從人家的面相,去判斷對方的窮通得失,那當然是很困難的事。假如變通一下,把因果掉轉過來,若是預先知道了謎底,然後再看謎面怎樣寫,那就容易得多了。


    積聚了相當多的謎底之後,以後只須一看謎面,就很容易知道謎底是甚麼了。也就是說:當你知道人家的身世遭遇,或者最近曾經發生過甚麼事情,再察看他的面相有甚麼變化,把這些變化記憶下來,日積月累,便是看相的心得。以後,當你看到某些人的面相,便會知道他近來的際遇是如何的了。


    譬如說:有人的父母患病入院,你便留意他的面相上,會有些甚麼特別的變化。這種變化是顯示吉人天相,抑或凶多吉少?看得多了,便能心領神會。以後若有人關心尊長安危,只須一看他的面相,你便可以一口說出答案來。


    多年來,我就是用這種方式來研習相法,有時想起來,也覺得自己痴迷得可笑。有一次,我去到新加坡,住在酒店堙C剛好遇上當地的國慶日。當時是李光耀做總理,電視機上正在播映他發表演說,他說的是馬來話,我一句都聽不懂。


    若是別人,當然會把電視機熄掉,圖個耳根清靜。可是,我不但沒有關機,還端坐在電視機前,目不轉睛的望著屏幕。由於大部份是特寫鏡頭,連李光耀的眉毛都看得很清楚。


    因為在前兩天,我買了一本李光耀的傳記來看。這本書從他求學時代開始,記述到如何領導人民行動黨,建立新加坡國,那一年最艱辛,那一年最順利。我把那本書找出來,依照著書中的情節,看他面相的流年部位,果然十分配合。這樣的收穫,使我喜出望外。


    幾位當地朋友來探訪,看見我正在看著李光耀用馬來語演講,不禁驚訝起來,以為我在吉隆坡才住了一段短日子,竟然連馬來話都聽得懂了,真是了不起。我沒有說出實情,就讓他們驚奇一下也好。


    我就是這樣的自我摸索來研習相法,一步一腳印,沒有甚麼捷徑,但幾十年來,也算略有所得。如今讓我把這種笨方法說出來,獻給有興趣研習相學的朋友聊作參考。(篇完)
    
  

劉乃濟網址:http://www.naichailau.blogspot.com

劉乃濟電子郵箱:naichailau@yahoo.com.hk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