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香港風水學家黃頁

劉乃濟其他文章

                                        文•劉乃濟 

 

替兩代人看相        


  

    寫這篇文章時,我已經身在溫哥華了。此時正是當地全年氣候最舒適的季節,氣溫在18至20度之間,陽光普照,清風徐來。呼吸著新鮮的空氣,眺望著恍如童話世界那般美麗的風景。與喧囂繁亂的香港比較起來,簡直像走進了另外一個世界。


    在香港住了幾個月,竟然患染了三次感冒,都是因為抵受不住巴士上的冷氣,和在地鐵車廂內對著風口而引起。在香港,看病很方便,廿四小時都有醫生服務,收費亦不貴,何況感冒也不算得是甚麼大病,吃幾次葯,睡兩天覺,噴嚏與發燒便可痊癒了。可是,吃盡了多少咳水咳葯,咳嗽郤不停止,咳得眼前火花四冒,咳得晚上睡不著覺,咳得人家掩面而過,臉上露出討厭的神色。說也奇怪,回到溫哥華,恍如奇蹟一樣,咳嗽竟然戞然而止。看來那是因為香港的空氣實在太過混濁,連我這隻歸來老燕也抵受不了。


    因為病了,今期不能向《新玄機》依時交稿,只好電郵向主編請假。主編很體貼,吩咐安心休息。她還安慰說:「因為我們是上網雜誌,甚麼時候來稿,都可以加插進去,這亦可以向讀者交待。」主編的好意,我是衷心感激。


    向《新玄機》投稿,不經不覺已有三年了。它改為網上雜誌以後,若以看相的術語來說,那就是「運程豁然開朗」,如今稱它是「全球銷路最廣、讀者最多的中文玄學雜誌」,也是實至名歸。


    這個稱譽,不是「空口說白話」,而是有事實可以證明的。我從事寫作數十年,當然收過不少讀者的來信,就算全數加起來,都比不上如今一個月內所收到的電郵那麼多。讀者傳來的電郵,來自世界各地,我實在很難想像得到,連歐洲都有讀者看我的文章。這種情況,一來顯示我們華人無處不在;二來亦可說明,《新玄機》網上雜誌的涵蓋幅度,竟然是那麼廣闊。


    讀者傳來的郵電,多數是垂詢掌相上的問題,更多的是要求我給他們看相。由於盛情難郤,便在《新玄機》我的文章後面登上聯絡電話,趁著在香港稍住的這幾個月內為讀者效勞。


    想不到讀者的電話紛沓而來,每天至少接到幾個要求看相的電話。其中也有從外地打來的,最遙遠的一位讀者,該算是來自北歐瑞典的了。由於約好了時間,我終於替這位女士看了相。有一位太太本來已用電郵聯絡好了聚晤時間,但她在夏威夷起程時還打來電話:「我現在登機了,別忘記了我們的約會。」第二天,到了約定時間,她偕同千金和公子出現在我面前,我給他們三人都看了相。


    由於我每天都要寫吉隆坡報刊的專欄,《劉乃濟論相》的網頁,也由自己親手編排上網。在留港這段期間,又應老友方寛烈的邀約,替他主編的《文學研究季刊》第六期,寫了一篇一萬多字的「廿世紀中期香港週刊的特色」(天地圖書公司有售)。最近,又答應了澳洲一個華人藝術團體,在他們明年出版的《任劍輝逝世廿週年紀念特刊》中,寫一篇一萬五千字的「戲迷情人任劍輝熣燦的一生」。


    由於手頭上有著那麼多的工作,即使我不肯服老,畢竟是歲月不饒人,精神不濟,也是無可奈何的事。因此,我限制自己每天只能替兩位讀者看相,在患染感冒期間,更加不能會客。所以,到了我要返回溫哥華時,有些讀者還未能夠排到看相的時間,內心十分愧疚,謹向讀者致歉。他日再來香港,若是有緣,定能聚晤效勞。


    不過,在這段日子有限的期間堙A也替百多位讀者看過相。我發覺到,來找我看相的人,可能與其他職業相士的顧客有所不同。第一,他們都是知識份子,經常上網,都看過我的文章。雖然是初次見面,但他們對我好像已經很熟悉了,談起話來,不會覺得生疏。第二,很多位讀者不但是知識份子,而且是高級知識份子。我約略計算了一下,其中有三位愽士,七位碩士,來自本地或外國都有。他們不但沒有把看相當作迷信,反而很有興趣去探索這種人文的奧秘。第三,來客多數是中年以上的年紀,熟悉人情世故,事業上亦有成就,有些人更是白手興家。他們在社會久經磨練,人生經驗豐富,看人亦具備眼光。第四,有人對於術數深感興趣,亦有相當程度的研討心得。彼此交談起來,就好像是學術上的研究,一點也不像是來看相。其中一位女士,說自己研究術數已有七年多,平時亦有替人看相收受相金。她這次來看相,是因為打算捨棄本業,今後打算以術數謀生,請我看她是不是吃這口飯的人。


    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來自北京的一封電郵,開頭稱我為燕青先生。我的電郵名字是劉乃濟,燕青郤是我替星馬報刊寫稿時用的筆名。發出電郵的是一位小姐,是馬來西亞華人,因為廿多年前,我曾在吉隆坡替她的父母親看過相,父母親一直說我看得很準。現在她在北京工作,最近有假期來香港,希望我能替她看相。我把返回溫哥華的日期告訴她,她立即請求公司將假期提前,終於在我啟程的前一晚趕到見面。


    她把當年的故事告訴我:她家堿O開工廠的,當時經營得很辛苦,正打算把工廠結束和清理債務。就在這時候,她的父母親來找我看相,我告訴他們,運氣正在好轉,必須堅持下去,好運就會到來。當時她的父母親,都看不到有甚麼利好的因素,只是相信我的話,把工廠艱苦維持下去。說也奇怪,以後業務然竟然好轉起來,財政亦轉虧為盈。後來家境寛裕,把她送到澳洲讀書。


    她在澳洲讀了個會計系碩士回來,立即受聘去中國任職。埋頭苦幹了十多年,忽然覺得自己除了工作之外,人生好像失去了目標。想起父母親以前時常提起燕青,她便在網上搜索我的資料,她說:「我很幸運,半個鐘頭就找到了,」她說:「這次來香港,是專程來請你看相,接著我便回去吉隆坡,探望父母親。如果對他們說,燕青替我看過相,他們一定不會相信,因為你替他們看相時,已經是廿多年前的事了。」


    我請她代為問候她的父母親,至於她的父母親是個怎樣的模樣的人,我一點印象都沒有,因為這畢竟是廿多年前的往事了。 (篇完)

    
  

劉乃濟網址:http://www.naichailau.blogspot.com

劉乃濟電子郵箱:naichailau@yahoo.com.hk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