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香港風水學家黃頁

劉乃濟其他文章

                                        文•劉乃濟 

 

陳卓愉的八年大運        


  

    溫哥華的列治文,是近年來才發展起來的新市區,居民中起碼有一半,是近20年才移民來的華人。我本來住在距離市區較遠的高貴林,由於年紀大了不駕車,兩年前也搬來列治文居住。因為這媮c榮得有「小香港」之稱,買東西、上茶樓和搭巴士,都很方便。


    這天,我們夫婦在時代坊商場閒逛,聽到有人叫喊我的名字。回頭來看,原來是老友胡嘉謀。他最近有新發展,被大財團聘任為傢俬公司董事總經理,在豪華的時代坊商場,開著三間門市部。


    老胡給我一張名片,囑咐我有空便打電話約他飲茶,因為換了新崗位,他要請我觀看近來的氣色。我歉說恐怕老眼昏花看不清楚,他說道:「你連陳卓愉行八年大運都看得出來,點到我唔服?」


    老胡提起的的往事,是在1995年。那時我剛移民到溫哥華來,連東南西北都分辨不清楚。比我早兩年移民來的《香港新報》社長羅斌,約我到列治文飲茶。座上還有兩位朋友,他給我介紹認識。一位是國會議員陳卓愉,另一位是歐化傢俬公司的總經理胡嘉謀。歐化公司是羅斌開的,老胡那時候是他的夥記。


    過了幾天,胡嘉謀打電話給我,說陳卓愉要請我飲茶。我依約去到列治文的嘉麟閣酒家,胡嘉謀和陳卓愉夫婦已經在座。原來羅斌說我會看相,陳卓愉便請我替他看看。


    當時我只知道陳卓愉是國會議員,其他一無所知,於是以相論相,直說他此時正是鴻運當頭,就算面前有幅牆都擋唔住,行足八年大運。老胡插嘴說:「照老劉這樣說,看來今屆大選,自由黨會嬴梗!」由於不了解加國的政情,他這番話,我聽得一頭霧水。


    歲月匆匆,轉眼間我在溫哥華住了12年。由於我是報紙佬,不但把陳卓愉的身世起了底,對於加拿大的政壇動態,亦都摸索得一清二楚。


    陳卓愉祖籍廣東恩平縣,1951年出生於香港。父親早逝,在母親鼓勵下,1969年來加拿大投靠姐姐,據說他當時身上只有加幣25元。


    為了謀生,又要攻讀大學,陳卓愉一個人捱三份工,甚麼粗重的工作都做過。1977年在卑詩大學畢業,取得應用科學學位,由於成績優秀,獲得卑大留在核子研究所任職,曾經做過研究組長,直到1993年。


    1989年,中國北京發生「六四事件」,當時海外僑胞發動支持民運,加拿大亦有人組織支聯會。陳卓愉從象牙塔堥咱X來,成為活躍的民運份子,並當選為溫哥華支聯會主席。


    當時加拿大國會沒有華人議員,華人團體認為國會內也該有著華人的一把聲音。正值民運進行得如火如荼之際,時勢造英雄,陳卓愉既具有知名度和團體實力,便有人建議他投入政壇,為華人出一把力。


    陳卓愉在1991年加入當時執政的自由黨,1993年在華人聚居的列治文參選國會議席,果然一擊即中,如願以償的成為國會中惟一的華人議員(到了下一屆才有另一位華人議員梁陳明任女士)。


    我替陳卓愉看相時,大選將快來臨。這次國會大選,因為對手太弱,簡直是秋風掃落葉,自由黨大獲全勝,仍然執掌政權。陳卓愉的議席亦獲得連任,被總理克里田委任為外交部屬下的亞太事務部長。


    此時真的是陳卓愉最風光的時刻,因為是職務是亞太事務部長,時常陪伴總理出訪亞洲及太平洋各國,其中最需要打好關係的,當然是「大國崛起」的中國。陳卓愉熟悉中國政情,言語相通,在增進加中兩國的交誼上,確實盡了不少氣力。


    2000年的大選,陳卓愉竟然馬失前蹄,保不住列治文的國會議席。有人說他因為太過重視部長的公務,以致忽視了對選區的照顧;亦有人說他當日慷慨激昂、為民請命,如今郤成為釣魚台賓館和人民大會堂的貴賓,那些曾經一起上街吶喊示威的「鐵哥兒」,覺得很不是味道,紛紛與他分道揚鑣。


    我是冷眼旁觀,陳卓愉這次失去國會議席,完全是「城牆失火,殃及池魚」。因為在多年前,加國政府岐視華人,不合理的徵收人頭稅。此時華人團體要求政府作出道歉和賠償,群情激憤,但自由黨政府嚴詞拒絕,招致大多數華人反感。


    華人對於同性戀很有意見,不少團體曾請陳卓愉向政府表達他們的看法,陳卓愉亦表示會盡力爭取。恍如晴天霹靂,自由黨政府竟然主張同性戀合法化,並下令黨內的國會議員一律投票贊成,陳卓愉也投了贊成票,這麼一來,他對於本區的選民,郤是無言以對。最諷剌的事實,那個取代陳卓愉而坐上國會議員寶座的人,竟然是個公開承認自己是同性戀者的意裔人士。


    自由黨長期執政,克理田也做了十二年總理,態度十分傲慢。「永遠的權力會帶來永遠的腐敗」,確實是至理名言。在魁北克省獨立公投時,克里田屬下及親友的貪污醜聞滿天飛,失去了大批選民支持,陳卓愉當然會受到拖累。


    加國採用英國的議會制度,內閣成員必須具有議員的身份。陳卓愉輸掉了議席之後,就連官職亦化為烏有。此時他恍如從雲端掉下來,恢復了平頭大百姓的身份。從1993年當選國會議席,平步青雲做到部長,2000年打回原形,前後恰好是八年。


    陳卓愉在四年後捲土重來,奪回列治文的國會議席。克里田因醜聞而下台,新總理馬田委任他做文化部屬下的多元文化部長,雖然都是部長職位,但與亞太事務部長比較起來,風光相差得實在太遠了。


    由於貪污醜聞及內部分裂,自由黨的國會議席大為減少,形勢笈笈可危。馬田領導的自由黨政府,不久便在國會不信任投票中被趕下台,換上了從未執政過的保守黨。


    一夜之間,自由黨從執政黨淪為在野黨,陳卓愉的官位當然也泡了湯。如今他只是個「陽春」的國會議員,如果想東山再起,除非是自由黨重新執政。惟是自由黨經受此番重創之後,元氣大傷,變得聲沉影寂。目前的黨魁藉藉無名,甚至許多傳媒朋友都說不清楚他的名字。


    相反的,保守黨上台後運氣很好,經濟情況大為改善,石油及其他資源增產,國庫大有盈餘;樓價上昇帶動建築行業興旺,國民失業率達到新低點。自由黨若想奪回政權,在可以預見的將來,看來極不容易。陳卓愉即使能夠穩守列治文這個地盤,那個陽春的國會議席,亦會形同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我沒有看錯,陳卓愉確實行了八年大運,老胡當時亦聽得很清楚。人生的起伏與運程的窮通,冥冥中自有主宰,點到你唔服!? (篇完)

    
  

劉乃濟網址:http://www.naichailau.blogspot.com

劉乃濟電子郵箱:naichailau@yahoo.com.hk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