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鈞洋師傅其他文章

                                                文•吳鈞洋  

「數口之星」話天機

    丁亥立秋(戊申)月令四化「天機化忌」,同樣明年戊子年四化也是「天機化忌」。不幸的是立秋前後本地發生了幾單切膚之痛之「大事」,計開:先有「九龍皇帝」駕崩,繼而「香港皇后」被廢,接著「九龍樹王」枯死……。對於上述之所謂「大事」讀者或許會嗤之以鼻,關心箇中「神兆機動」玄機者恐怕不會有幾人。相對最近城中股市暴起暴跌,由於切身利益關係卻鮮有幾人無動於中。


    姑勿論上述所發生的所謂「大事」是無稽之談抑或真箇含有「神兆機動」意義,既然與「天機星」扯上關係,靈感不期然觸及此星對它產生濃厚的探討興趣。


    「天機」古書評論為南斗第三星,與「太陰、天梁、天同、巨門」四曜關係密切。


    在斗數十四主星中「天機」五行屬於弱木類別(即乙木),和「貪狼星」所屬的(甲木)有樹木與花卉之區分,初春卯月(二月)可以說是「天機」司權的月令。


    以往曾經在評論「天梁星」文中提及到:對命理五行有研究的讀者應該清楚認識(乙木)的性質,斗數中的天梁星正是擁有乙木的優與劣,和乙木一樣擬作人體腦部管:思考、計劃、靈感……的神經部份……。如果說「天梁」可以配套入五行擬「乙木」的話,那麼「天機」本身就是如假包換的「乙木」。


    古書形容「天機」為「善算之星」、「浮動之星」,甚至「油滑之星」,其性質獨具先天原始動力,是屬於典型「腦力並行」的星系。


    所謂「腦力並行」是指凡事既用機心盤算、又著力行動以求成,如是者五行「乙木」所擁有的:思考、計劃、直覺、敏感、多疑……等等特殊性質,是優是劣「天機」均照單全收而無一或缺,不單如此,甚至「乙木」性質所沒有的「機心與油滑」,「天機」也一樣擁有。若然對「天機」作個全面透視,可以察覺到「機心油滑」是此星的「基因」,優劣程度端視星系本身所受輔星、煞曜及四化……影響而取決。此星若與「太陰、天梁、天同、巨門」各星曜會照的話,其運籌帷幄和鬥爭鋒智味道極其濃烈,善算、油滑之特性盡皆表露無遺,有所謂「機月同梁」的特定組合、就是「天機」會照「太陰、天梁、天同」星曜於三方四正,古人稱之「吏人」組合、意指「官字兩個口」的意思,也是香港人所謂之「大蠱惑」。查實這種會合「格局」也非完全負面和受低貶,當今功利社會若然少了「機月同梁」這類格局的人相信幾難有建設性的進步,許多國家政客和大機構主管的命格都是優質的「機月同梁」格而對社會有極其卓越之貢獻。一如上面所評論,此格的優劣程度端視星系本身所受輔星、煞曜及四化……影響而取決,當然劣格組合而成心地險惡的所謂「大蠱惑」這一層是無可避免。不單如此,設若「機月同梁」破格而帶煞忌者、古時評論是僧道之人的命格,現代即係泛指「孤獨晚年、臨老不能過世」之劣命人。然而不論是優是劣,「機月同梁」格的人情緒不穩定卻是事實,只不過格局優良的人善於紓解壓力,劣質格局的人無可避免會陷入精神困擾,嚴重者還有可能患上「焦慮症候群」呢!


    至於「變幻莫測」則是「天機」固有不安現狀的另一種性質。「天機」一星在「十二主星曜」中是浮動與油滑最明顯之星系,與其「太陽、太陰」兩星同樣「動象明顯」,唯獨後者因是日月之故,循晝夜時刻分秒之移動乃本份,無論地方和環境如何遷怎樣變,變動過後皆得以安定。然而「天機」之浮動卻似是漫無止境地自作循環而變幻莫測,其動象含有「神兆機動」的蛻變意義:循環不容靜止、忙碌醞釀生成、靜極必然思動、動變生生不息。


    由於善算、浮動和油滑……是該星固有性質使然,故十二正曜星中「天機星」所擁有的靈動性和敏感性乃星曜中之最,它認了第二無其它星曜敢認第一。固然「太陰、天梁、天同、巨門」諸星同樣也有敏感性的一面,唯獨說到優質「足智多謀」、劣質「虛浮魯莽」,上述諸星相比卻差了一大截。


    至於「天機星」其吉、凶、良、莠許多時均受到「四化」、「輔星」、「煞曜」絕對影響,相對比起其它正曜來得直接和強烈。同時間,優良的「輔星」同宮未必對「天機」帶來極速吉驗的效應,然而只要六煞星:「火、鈴、羊、陀、空、劫」任何一煞星同宮其休咎即立竿見影地踵至。


    上面提及到「四化」、「輔星」、「煞曜」對「天機」的影響是絕對性的,這一段首先簡單討論其影響及的性質和程度。1).「天機化祿」是典型腦力並行結構,其浮動性和油滑性更顯得強烈,除了頻密轉換工作和居住地方之外、更加有如「百爪之蟲」無事不欲兼顧,舉凡有利可圖的地方必然見到化祿天機的蹤影,對於投機賭博的場合更少不了它的份兒。2).「天機化權」化權可以改善天機浮動、油滑、善變……等等性質而趨於穩定,更有機會增加其機巧、靈活、智慧……等等潛質,同時少見的謹慎和穩重性也不期然而產生,也因而有利於加強辦事效率、進而鞏固領導權力,唯獨是忙碌也相對增加。3). 「天機化科」最有利於考試、策劃、談判……等等,是可以令「天機」大出風頭的化星,當然也不能否定它擁有聰敏和智慧的特殊影響力,唯獨同時間也增添了「天機」本身浮動和油滑的性質。4). 「天機化忌」如果論到星系之化忌,經驗所得「天機化忌」在十二星曜中是最令人顯得苦惱與無奈,並不是說它的化忌比其他星曜更多不吉甚至災深禍重,只不過相比而言此星對化忌猶為敏感、同時帶有虛驚和追悔的成份,特別是謀事失敗和財物損失過後的追悔,許多時由於個人失機和失策而造成,歸根究底也是星系「虛浮魯莽」以及「自視過高」性質所導致。


    說過天機星「四化」的吉凶良莠之後,以下不妨談論一下「輔星」、「煞曜」對「天機」的直接和間接影響。


    凡對紫微斗數稍有研究的人都知道諸星中以六煞(空劫、火鈴、羊陀)最為不吉,普遍來說六煞星會入命宮的三方四正都是凶多而吉少,對於敏感的「天機星」而言負面影響相比其他正曜猶深。例如:1).煞星之王「空劫」同宮或會照,絕對性地加強了「天機」的「虛浮浪蕩」性質、甚至趨於狂妄不吽A若然天機居陷宮再加上煞忌沖起,於感情而言往往使人慾令智昏,說到財物之破敗許多也是因這對凶星而導致「天機」失機。2).火明鈴暗之「火鈴」兩星、對於擬甲木的「貪狼星」而言是橫財突進之吉曜,唯獨擬乙木的「天機星」遇上卻是枝節橫生的晦曜,猶其鈴星與天機同宮的機會不少,縱使三方四正會照不差、對於「天機」優良的性質也肯定打了一大截折扣。3).「羊陀」併「天機」直情是金木相戰的凶象,如果三方四正組合不吉、再加上「天機」居「申酉戌」金垣而見擎羊助紂為虐的話,官司、意外、傷險……等等必然避無可避。至於纏上陀羅或許鮮見凶事發生,唯獨沉吟煎熬也使人足夠好受。


    「六吉星」同宮及會照三方四正、雖然對「天機」帶來吉驗的效應不及「凶、煞、忌」來得明顯,但只要組合上並非吉凶交侵的話,對輔曜敏感的「天機」、吉星的優點頗能增加它的輔佐力量。1).「左輔、右弼」兩星一主包容、一主踏實,對於略帶虛浮的「天機」而言可以改善其華而不實的一面,加上兩星同樣含有「貴人、桃花」性質,足以增添「天機」的社交能力。2).「文昌、文曲」兩星主:學術、技藝、名氣、人緣……等等,「天機」會照或同度此對星、必如虎添翼於事業、學業甚至仕途,猶其「機月同梁」纏「昌曲」再加上「左輔、右弼」是大貴格局兼且受人景仰,古人有所謂:「機梁左右昌曲會,文為顯貴,武為忠良」。3).「天魁、天琚v兩星即係神煞之「天乙貴人」,含有官貴科名意義。另一方面此對星也帶有「逢凶化吉」的先天力量、以及「神兆機動」的後天修為,以「天機」星系典型敏性來說,會照或纏上此對星曜肯定擁有敏銳的觸角和神秘的感應力。


    過敏的「天機」星除了比其它星曜更受「四化」浮動與安定影響之外,居十二宮垣更加觸動其「星性」神經,入廟固然能起安定的作用,惟落陷則無可避免深化其浮游動變性質,猶其太陽居廟陷宮垣對擬乙木的天機而言,相關影響力幾乎相等於自坐宮垣旺衰。「天機」居廟旺是:「子、寅、卯、辰、午、酉、戌」七個宮垣,居平陷是:「丑、巳、未、申、亥」五個宮垣,由於萬物生長靠太陽之故,居「未垣、辰垣、巳垣、午垣、申垣」之「天機」所感受到的太陽均在廟旺地,足以令乙木性質所屬天機起「光合作用」而有生機,因而居廟旺宮垣自然能發揮其優良性而無遺,縱使居平陷宮也可以減輕它的負面休咎。


    最後也想簡單討論一下讀者所關心的「天機」星能引發出的疾病種類,「天機」本質屬乙木,故疾病根源在於木所生出的「風」,木榮而壯則健康、木虛且枯則多病。疾病多發生於:肝、膽、胃、整個消化系統。神經衰弱、焦慮症候、中風。腳、四肢……因神經傷損引發骨疾。腺體(分泌荷爾蒙器官)、婦科良性惡性腫瘤、乳腺病。「機月同梁」組合格局中猶其要審視原局和運限,天機自身與及太陰、天同、天梁各星系有否「化忌」,另外「煞曜」會照多寡……等等對於判斷「天機」疾病性質和嚴重與否有頗有佐證作用。
(本篇完)

 

吳鈞洋網址:www.ngkwunyeung.com.hk

吳鈞洋電子郵箱:raymondnghk@yahoo.com.hk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