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香港風水學家黃頁

邵志榮其他文章

                                       文•邵志榮    

拾易意境                                                        

    中秋佳節,天人合歡,氣氛一片祥和,亦正合開張、入伙、嫁娶的好時機,故此,筆者亦剛才忙完為黃小姐的公司安排開張的儀式,一切祥順,熱鬧的場面,所見的事情、人物,令我回想起兩年前的一件事情,就是黃小姐當時來問的一卦:問事業(請參圖一),卦象所示:澤雷隨卦變澤火革。
 

圖一


    卦象明顯地現象出,公司內部的不協調,而引發的是非、事端,不斷地騷擾黃小姐當時的部門經理的地位,而且工作的變化是必然地發生,因此,筆者將實際的狀態、人事的變化、自我的能力條件、將來的發展,一一為黃小姐表達清晰,並支持、鼓勵黃小姐為未來的個人發展多做佈置,為突破個人的事業努力。

    當時的黃小姐,似乎一頭霧水,這天才萬般擔心自己的工作得失,哪有信心在事業的另一突破呢?(參變卦)當然問卦之後,一直有保持聯絡,其中亦做了相當多的工作,回想今天黃小姐真正開辦自己的公司,從事中港美法的國際商貿生意!

    這一意境,又令我追憶一篇乾隆和身邊紅人紀曉嵐的軼事(請參附篇二)。
 

    各位看官,何有感到受到社會的各階層、界別在易理應用的精彩意境和故事,你有善於利用嗎?(本篇完)

 

 

附篇二

 

    乾隆33年8月(西元1768年)紀曉嵐被乾隆降旨奪職滴戍烏魯木齊,當他在這秀野亭,以罪臣的身份進入烏魯木齊時,他以為,也許從此他要客死在這平沙莽莽的西域了。
    一晃將近四年,今天,又在這烏魯木齊郊外的十堥q野亭,文武官員們來給他送行了。 ( 在回京的道上 )
    驛王上的沙礫石,已經被太陽曬得發燙,用當地哈薩克話來說,抓幾塊暴熱的石頭,就能烤熟一腔羊。然而,從天山上下來的風卻還帶著隔年積雪的寒意。  
    送行的行列中,那幾個哈薩克軍校也在。一次,他們請他吃“火石烤羊”,這幾個軍校,殺翻了一腔羊,就把羊扔在一堆被陽光曬得滾燙的沙礫石中,然後就避在坎兒井旁的白柞亭內,以免烈日暴曬。不久,就聞到一股焦味,過了一陣又聞到陣陣香味。烤肉香味越來越濃烈。這幾個哈薩克軍校高興得呀呀叫,還攤開了幾隻羊角杯,拿起了熱瓦甫與冬不拉。準備邊撕羊腿,邊喝烈酒,邊彈冬不拉,邊狂舞豪唱。紀曉嵐也入境隨俗,準備和他們一起茹毛飲血,歡歌狂嘯。紀曉嵐雖然是個文人,但平生有兩大嗜好,一是煙癮特大,他特製了一個大煙袋,一次可裝4兩煙,可從北京虎坊橋的紀宅直抽到圓明園。一次煙袋遺失,後在前門大柵欄的貨攤上複得,因為誰也不需要那麼大的煙袋。因此人們又稱紀曉嵐為紀大煙袋。另一個嗜好,就是酷愛吃肉,看見肉就精神百倍,一次可吃十幾斤肉。這天,他聞到那陣陣烤肉的香味,興高采烈的樣子,當然也就可想而知了。
    正當他們想大嚼一頓的時候,忽然來了一陣怪風,頓時飛沙走石。事後,紀曉嵐想起了唐代邊塞詩人岑參的詩的意境:“平沙莽莽黃入天,輪台九月風狂吼,一川碎石大如鬥,隨風滿地石亂走……”。風驟來驟息,那一堆碎石與一腔羊已被刮得無影無蹤。就在那烤羊的地點,不知從哪里卷來一架破風車,它的風翼的殘片,還兀自骨碌碌地轉。仿佛在取笑他們。這些哈薩克軍校,圍著風車轉了幾圈,看到確實再也找不到那匹烤羊,也不懊喪,依然圍著這架破風車,跳之、舞之、蹈之、唱之、彈起了冬不拉與熱瓦甫。

    不知是被這些反對大自然的暴虐,毫不為意的軍校們所感染呢?還是想到自己在宦海風波中的浮沉。紀曉嵐居然也與這些軍校們一起,模仿他們的動作歡舞起來。
    今天,這幾位軍校,還專門烤熟了兩匹羊,送他在歸途中享用。
    從天山的峽谷中,又刮來了一陣寒風。
    不知乾隆這次賜環東還,對他來說是喜是憂?
    乾隆的諭旨,只有短短的八個字:
    賜環東還,兼程還京。
    連烏魯木齊將軍巴公彥弼,對乾隆的旨意也並沒有更多的瞭解。
    於是,人們就憑各人的想像,對這王禦旨作出種種猜測。
    兼伊犁駐防大臣的巴將軍,認為這是喜訊,以致破格餞行,還親自送至烏魯木齊城外十堛漕q野亭,另送上品伊犁酒十壇,供紀曉嵐路上品用。
    副都統劉公鑒與參將海起雲是紀曉嵐在滴戌期間的好友,他們也曾在宦海中翻過跟鬥,因此作出的判斷很審慎:皇上此選,難以捉摸。
    唯有烏魯木齊虎峰書院掌院陳執禮認為是大喜在望,可慶可賀。陳執禮還是個僂禲m易經》的學士,並還會一手拆字木。紀曉嵐剛奪職帶罪戍邊時,難免神情有黯然之時,陳執禮曾要紀曉嵐書寫一字,以拆算一下。紀曉嵐就寫了一個“名”字。陳執禮略一思索,對紀曉嵐說:   
    “名字,下為口,上為外字偏旁,是口外也。”
    陳執禮用筆蘸墨,在雪花紙上邊書邊析:
    “日在西為夕,因此購兄戍走西域。”
    紀曉嵐(紀陶是他的官名,紀曉嵐是他的學名)點點頭:
    “將來有希望得歸否?”
    陳執禮用鎮紙拍著手掌說:
    “字形類君,亦類召,必賜環東還也。”
    “何年?”
    陳執禮又邊書邊析:
    “口為四字之週邊,而中缺兩筆,也許不到四年,——今年是戊子,至第四年為辛卯,夕字卯之偏旁。看來,辛卯年有東還之望。”
    居然被陳執禮言中,在乾隆36年辛卯春(西元1771年)下旨東還。

 

〔不才見識淺薄,各位高明請賜教。電郵:mastersiu@gmail.com

邵志榮網址:www.fengshui-master.com.hk/ewin

邵志榮電子郵箱 : mastersiu@gmail.com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