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龍玄學會

觀龍師傅其他文章

                                   圖、文•觀龍   

論信和黃廷芳宅巒頭之格局                                  

                                                      〔撰文日期:1992年4月25日,原載於《超級富豪風水屋》 〕

 

                                                                      

                                                                                      黃廷芳金馬麟山道豪宅

   

    黃廷芳,福建人,出身於一個製造醬油的家庭,但他很小的時候就離開家庭,往南洋一帶發展,成為東南亞的大地產發展商。在新加坡建立自已的王國——遠東機構——以後,又進軍香港。


    在新加坡,黃廷芳是除了新加坡政府以外的第二大地主。一九七四年,黃廷芳帶五十萬港元來到香港投資,今時今日,他所控制的資產已超過一百億港元。


    在香港,黃氏最初是以「果園」的名字進行地產投資,以後才打出「信和地產」、「信和置業」兩間上市公司的旗號。黃氏父子極富進取精神,被公認為香港地產界的大好友,香港官地競投,很多時都少不了黃氏父子的份。八九年全港拍賣三十幅官地,信和便投得了九幅,佔了三分之一,而且每幅出價皆甚高。其中一幅七萬七千八百多方呎的非工業用地,便是由黃志祥和新鴻基聯手以三十三億五千萬港元壓倒實力L大的對手(包括劉鑾雄、李嘉誠、羅旭瑞、鄭裕彤等)而奪得,轟動一時。


    購入這麼多的地皮,難怪被人視作是「地產大鱷」了。無論如何,這都顯示黃氏看好香港前景。


    黃志祥是黃廷芳之子,屬黃氏家族的第二代傳人。他現時與父親同住。


    香港巒頭山脈多帶倉帶庫,頭圓身肥,體態肥滿,利商賈,故香港來龍為發富之徵。經云:眾山皆長我獨短,故以短為奇。黃宅位於金馬麟山道,北朝維多利亞港,成「釋s過案」局,兼得兩重近案特朝,克應更顯。

 

    相山如相人,跑慣山的地師一定會同意這句話。


    人的面相,有吉有凶,有謙和、有暴戾,更有庸愚機智之分,凡俗清奇之別。此猶如人之脾性,有平和謙恭,亦有桀驁不馴;有謹慎耐性的,亦有急躁猛進的。


    一個巒頭(山形)的格局,就如上述的人性與形貌之區別,有了這種天稟的賦性,就必會當運而應。


    「應」,在中國山醫卜星相中的重要概念,相信讀者從過去本欄論述風水的個例中,已有一定的理解。


    「應」還有一些重要訊號是「轉移」。譬如,在命理堙A命帶煞星的多脾氣暴躁,此人不過剛愎猛烈,遇事不理三七廿一,炒蝦拆蟹,燒過「炮仗」就無事;但是,帶煞之人若果勉強抑制自己不發脾氣,則此人必多病痛,此之謂「轉移」自受也。此術數之「應」,從人性而言亦不難理解。


    風水亦然,一個堂局帶有急進犯險之局,亦須克應,此克應即順其氣,則雖遇難亦呈祥,反之「轉移」自受更為不少,當然,實和平正的堂局,自然比侷促偏狹的缺點少,不論順逆其氣,亦利多於弊。


    所以一個堂局對於宅內人的影響頗深,不過很多時「人選擇地,地亦選擇人」,箇中玄秘,最重要的還是一個「應」字。


    今期本欄引信和地產黃志祥的屋宅為例,以論述巒頭(山形)氣質之「克應」。

 

   

    渣甸山,山形圓滿,術家稱為太陽金,金馬麟山,形體圓而帶方平,稱為太陰金,古云:「十個金色九個富」,聶高臣山方平而帶偏斜,故主偏財,利投機和跑馬事業。


    先從來龍說起,香港的巒頭山脈多帶倉帶庫,例如渣甸山的形體,頭圓身闊,體態肥滿,形如古時農務稼穡,禾稻堆放在倉前的形貌。


    又如聶高臣山,其形平方端正,五行屬土,亦謂天財星,形貌則如櫥櫃庫房。


    以上兩種星體,利商賈,故香港來龍為發富之徵。


    此外,金馬麟山,頭圓帶方,五行土金形體,故示利財。


    此三星體巧合地連藀b一起,故在銅鑼灣,跑馬地,灣仔一帶,都稟受其氣,加上水聚天心的維港,九龍群峰環抱,自然乘運興發起來。


    至於,在龍氣之中,堂局又如何呢?這就沒有朝對那炬M晰明朗,一望就知的條件,如上述例子,很多風水地師,都知道維港「明堂容萬馬,富貴傳天下」,一般不理三七廿一,一律判為吉,然而,不能忽略的是,明堂廣闊,則朝山必遠,此除了克應得遲之外,明堂之氣,亦易被散蕩。
 

    當然,一個屋宅的形態,大小,能足夠收納大明堂的氣,則不畏散蕩,而小堂局的屋宅,則會經受不起大堂氣的衝擊反為不吉。


    故判吉凶,不能單看外局,而忽略受耵滷囓鞳A此題外話打住不表,這堶n說的是,有時風水地師太過茩咻n的,明顯的大堂局,而忽略了另一些隱藏的好堂局。


    就以維港為例,很多地師m過份偏重朝維港一方的風水,而忽略了逆朝一方的優點。


    此「見水就好」派的風水論說,似乎是香港的特產,不少新進地師,有理無理,見前朝有水,就忽略其他因素,鐵筆斷言為吉局,此大失周詳之判,此「失之毫釐」之弊致令正統地師在一般人心目中的地位,大打折扣,可謂遺毒堪輿的學術研究。


    言歸正傳看看「大家」都忽略了的逆朝一局的黃宅。

 

    黃宅在金馬麟山道,此山向北朝維多利亞港,南向香港仔及鴨c洲一帶。金馬麟山,土名叫蜈蚣山,故其橈棹特多, 橈棹多的山脈,向下傾瀉的形勢亦特別急猛。


    兩個斜坡空出中間的山溝,雨水沖流成溪,亦相當湍急。


    此局勢,有勇猛急進之外氣。

 

    而黃宅所騎的龍脈,為群龍脈中最短促的一枝。(如圖所示)

 

黃志祥屋前朝二重案,遠有水聚天心,蓄瀦十水歸一塘,為中小二明堂,快而速發之富宅。


    經云:「眾山皆長我獨短」,故以短為奇,長龍反為護衛,亦由環抱向內,使短龍之氣不散,回轉入宅,故為吉應。


    黃宅釋s位,有一枝龍脈環抱有情,作為下關砂手,兜收金馬麟山一帶溪水,造成「釋s過案」局。


    經云:「凡山有案,便吉,若得龍虎過案,其福力更重」。


    所謂龍虎,即貼身的左右山脈。過案即陽宅向前有一低平的巒頭山,形如案桌,此案桌又必須在陽宅兩極點之正中,為合格。


    卜氏曰:「外鎮千重,不如眠弓一案」。


    外鎮即遠山環抱,此句即說大明堂雖佳,氣勢雄厚,不及近身一案,來得親切受用。


    黃宅不僅得此一眠弓案之利,其屋貼身近前方,有一別墅成一字三台形,構造其下,此又成近案,即得兩重近案特朝,「克應」更顯。


    東湖主云:「外鎮之砂,離穴中遠,近身之案,至為親切,最為要緊,客砂為案,氣緩福快,若是本身生出回抱成案,其力不假他人,故加倍重。」


    此二重近案有「不假他人」之利。

 

  

〔左〕豪宅前有車場,得陽光融和之氣入宅,所謂三陽啟泰,吉氣郁郁。

〔右〕黃氏前朝一字三台之別墅,經云:「古人一字值千金,高要齊眉低齊心。」此乃案之高低要合適,近案朝對有情有義。


十山同聚必有十水
 

    《雪心賦》:「求吾所大欲,無非逆水之龍。」「使我快於心,必得入懷之案。」


    「入懷之案」必然是近案,近則堂局小,堂局小生氣近而聚,發富亦快而速,但氣勢難與大明堂相比。


    然而案上有案,好比踏腳之石,上得一個高峰又可再上一個高峰,可補其堂局狹小之弊。


    與大明堂比較,此屬於中明堂之論。看過明堂,再看砂手,左右得班納山數條龍脈俯伏環抱有情。


    右方白虎位,為寶雲山、歌賦山、太平山、西角山,一列屏嶂,侍立於旁。


    此左右砂手,拱照有情,護從深密,形成大會明堂,山溪雨水,逆朝橫過,有十餘條,皆聚在黃宅之前。


    楊公云:「假如十條山同聚,必有十水聚一處,其間一水是出門,九山同來作門戶。」


    如果「見水就好」派地師,知道有山必有水,就不會犯「見水不見山」謬誤。


    黃宅故有重山亦有重水暗藏,不可謂不佳。


    除了暗藏之外,此「十水」同時嬰X於香港仔水塘為明水,水塘又為上下二兩塘水,又成二重朝水。
 

  

〔左〕大門前有蔭龍水傾瀉而下,日夜流動,大雨時常產生噪音,乃小節之癲。

〔右〕黃氏屋宅總出入口,門前為彎曲斜路,有抽洩宅內吉氣之勢。

 

短暫逆勢亦可突圍
 

    黃宅外局,得二重近案二重朝水及龍虎砂手,十山十水暗拱,是一個中明堂聚水格上佳陽宅外局。


    至於內局,黃宅正中央為兩層高粉紅色瓦頂,白牆的洋房,前面是花園草場,網球場在左側,門前開揚,三陽啟泰,屋宅總大門口,在白虎方,馬路斜上,形成假曲水,門前外有山溪,直瀉而出,其勢頗急,大雨聚水而下,水流聲浪亦頗噪。


    由於屋宅築於短龍之上,兩側護蔭龍水亦隨之急傾而下。


    以上三種局勢,m是急促的形格,再加上外局憢棹的對應,急上加急,形成一個不太安定的形勢。


    從好的來說此急勢,促使屋主,處事比較果敢決斷,無拖泥帶水之弊,但若克應得不好,則易冒險犯難,有考慮欠周詳之弊。


    此種「以快打慢」的形格,在瞬息萬變的股票市場,有時是佔盡優勢的。


    總體來看,一個急進的格局,配合二重近案,二重朝水的佳局,急速決斷上多有得利,然而,由於門前曲水溪流,兼且黃氏別墅地基高建在斜坡上,亦減了一此堂氣,故間中亦有損手爛腳之時,唯其遺害不大。


    黃氏的地產事業,一直m是以大好友姿態出現,在九七逆流下,亦勇往直前。


    故能夠在短暫的逆勢中,突圍而上,亦克應此局;至於未來運勢,也必然是一重踏腳停半步,始可以再踏一步。如果黃氏能在半步的停佇中,重新調整部署,下一步必然跨得更遠更大,此為黃氏大局之總結。
 (本篇完)        

 

觀龍網址:www.koon-lung.com

觀龍電子郵箱:koonlung@koonlung-fengshui.com.hk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