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香港風水學家黃頁

陸毅其他文章

                                                 

道家的飲食〔八之一〕    

〔初刊於本刊印刷版第七十五卷--03年9月〕          文•道教 金蘭觀 陸毅

 

    持齋,已經超過五年了。五年多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


    在這五年,對於道家為什麼要持齋,內心越來越洞徹清明,也越來越深深感受到,道、佛中人那種大慈大悲的胸懷,與嚴格的戒律。


    說起持齋的事,不能不先說我過去對別人持齋的看法。


    我的親人當中,有一位早在十多年前,因為入道,就已經開始持齋茹素了。每當親人間聚會,我們大塊大塊的把鮮魚燒肉肥雞向嘴巴塞的時候,見她什麼也不肯吃,只吃一點自己帶來的素菜時,就總覺得這個人看著礙眼,是不是太執著了?有時上來的小菜根本就是素菜,比如炒芥蘭、菜心一類,總可以吃一點吧,然而她還是不吃,看著看著,心裡有點動氣了。


    你是不是太執著呢?這些是清菜,也算是素菜吧,你看,這些食物吃不完,浪費了,不是更大罪過嗎?想想,濟公為什麼大塊肉,大杯酒呢,「酒肉穿腸過,佛祖心中留」,不就是叫你們不要執著嗎?動物生來不就是給人吃的嗎?不吃肉,那裡夠營養呢?


    這位親人在眾口之前,加之一些道理仍未弄透,難免答不上來,總是默默的就算了。


    現在回想,這是多麼慚愧。如果這位親人,因為我們的說話,而生起了倒退,破了齋戒(稱為開齋),不但去她的福澤,我們也是罪過啊。自己愚蒙閉塞執著,反倒以為別人執著;不理解別人,反要教訓別人。世事往往就是這樣顛倒,黑反為白,非反為是,難怪眾生要在痛苦、煩惱、疾病、災劫、生死中輪輪轉轉了。


   
一個對持齋如此看法的人,是怎樣出現轉變,反過來開始持齋的呢?


    轉變的開始,是六年多前,妻子不太願意去市場買菜,說經過肉檔前不舒服,用餐時吃肉也少了,說覺得有點噁心。當時我也開始覺得吃肉的感覺大不如前,但暫時還未有她不舒服的感覺。


    過了一段短時間,直到記不起那一天,經過家居附近一家海鮮酒家,當時一輛運送鮮魚的,是那種有水管向車內水箱射水的貨車,停在旁邊,一個工人在路邊地上設起斬板,按住一條非常大、足有兩三尺的大魚,手起刀落,在魚背上砍出一個大V字來。一煞那,大魚拼命激烈蹦跳,紅色的血水向四周飛濺,彈到十來呎外我的腳下,大魚的無助的眼光好像向我求援,也好像在問我為什麼?


    這一煞那,彷彿電影中的定鏡,凝固住了,嵌在我的心坎。是啊,這是一條生命,它也有痛苦,也有感覺,也希望生存,為什麼我們就要剝奪它的生存權利呢?


    我忽然就想到,偌大的街市,不就是一個屍場嗎?那些豬、牛、雞的屍骸,一寸一寸,被人論質論量論價,互相交易。如果倒過來,吊在那裡的是人的屍骸,買賣的是眾動物,這一位要人頭,那一位要人肝,各位「人」兄,又有何感想呢?


    這一日,忽然間令我對吃肉生起了一種不能接受的歉疚,遠遠有肉,就感到它受屠宰的慘處,當然更無法舉箸下嚥。


     這一日,我忽然明白了道家、佛家說的眾生平等的含義。是啊,在最基本的生命權來說,誰可以剝奪其他生命的生存呢?


    就這樣,我們一家持齋開始了。是感情上的慈憫,是對其他生命的同情,但是,有沒有問題呢?
(待續)

金蘭觀網址:www.kamlankoon.org

金蘭觀電子郵箱:info@.kamlankoon.org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