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鈞洋師傅其他文章

                                                文•吳鈞洋  

雙掌劈開生死路,一刀斬斷是非根

    前晚(14/12)剛從星架坡回來,由於舟車勞頓加上「一肚氣」緣故本來想早休息,無奈一早約好了財經界的陳君(嘻嘻!還記得上次我們談到二萬五千里長征死了很多人那位陳君嗎?),這次他帶來一位內地朋友看流年。

 

    見面寒酸過……唉喲!寫錯字了、是寒暄才對,繼而為那位內地朋友做妥正經事之後,大家又打開話閘閑話「天下事」……。「大師,看你好象有些不開心似的?」陳君問,「哈哈!眉宇間之小瑕疵也逃不過你雙目,相學大有長進……真的小事,或許自己小器而矣!事關這個月是星架坡學生假期、回程機位大多數航空公司爆滿整月,無奈又要急去急回,唯有光顧(捷星Jet★),想不到這間回教國家航空公司的空姐竟然種族岐視,厚待美國佬而蔑視黃種人……也不想說下去了」我沒好氣地回道。陳君聞後開玩笑地說:「下次出門之前一個月,切記天天用鮮奶沐浴、上飛機前要將頭髮染成金黃色……之不過若然遇上劫機你就不好彩矣!」大家不禁開懷大笑。

 

    略為沉默片刻,陳君若有所思道:「大師,你那篇(做世界)文章寫得真精彩……」我回他:「嘻嘻!你真壞,我寫了這麼多字你不提,光是記着(做世界)三個字!」大家忍不住又哄笑一翻……陳君繼續說:「你說得不差,地運因陰陽反目導致失運是常事,有沒有計算過運程的趨勢是(事出有因並非無由呢?)」我心知肚明陳君言中有物,故以眼色示意叫他說下去「例如你說:港九陰陽大局來說,如上述之(陽地結陰穴)採陽補陰法,二奶爭寵味道極濃,如此一來港島那邊大婆個穴肯定(空多吉少)矣……但不要忽略是港島陰地犯賤,紅杏出牆在先喎!」陳君瞇著蠱惑笑眼而言,「你是指國際金融中心(IFC)那條(是非根)?」我忍俊不住而笑問,(對方頷首):「一早已經被(中銀大廈)之三角銼斬去,去勢了!須知道地理陰陽只有獸慾而沒有人類的感情。至於(IFC)的真正作用我懷疑只不過為(立法會)風水擋煞多於用作地方上滋補。」我邊說邊拿着筆作斬人狀「唉!此(刀鋒煞)建築物總之累事啦,當初落成後,先斬殺港英立法局議員、繼而港督,隨之(怡和)遷冊……後來開發大嶼山加上填海越來越近、白虎勢大加強了(刀鋒煞)威力,尖沙嘴硬過來那話兒也越發有(去勢)危機感而令人心寒。」「不是說(長江大廈)的建築是挨義氣擋煞嗎?」陳君問,「一樣死,李嘉誠差點兒連個長子也給賠上了!」我答道:「如是者,那(是非根)一下子成了毛澤東……哈哈!」

 

    話過之後我發覺那位國內朋友臉色有些兒不太自然似的,陳君忙笑着將說話帶過來:「毛主席身後仍足以鎮攝鬼神,(IFC)若然真箇命名(澤東國際金融中心)未嘗不可以擋得住眾煞,包括大嶼山白虎煞……甚至連廣東省也鎮得住」我聞後縐眉不明:「吹縐一池湖水,又干廣東省何事?」陳君繼續答道:「不是你寫的嗎?首都未遷一日香港都是正向、朝北以面聖,唯獨不論(南水北調)抑或(北水南配)廣東省貪官必抽水在先而且食水頗深,除了(搗亂國家)金融秩序罪成之外,(剋扣南方貢水侵吞北方源流)所構成欺君之罪更不可以言赦,至於省內官員勾結奸商,貪污舞弊、作奸犯科、魚肉百姓……等等罪行已經達至天怒人怨地步……」,「寃氣再度直沖牛斗。中央若然對廣東省不進行一次徹底整頓的話,未來(天修)肯定來一次比(非典)更嚴峻和慘烈的懲罰」我極之感愾而言:「山高皇帝遠,萬一曾蔭權與廣東省貪官勾結起來,豈不是將貪污舞弊引進香港特區?」我繼續說:「董建華雖然無能但到底憨直,煲呔蠱惑仔一名、確實不敢擔保。」「說開又說,你姪兒賄賂公證人員及鄉間幹部發出虛假文件一事有沒有下文?」陳君若有所思忽然問道,「還沒有呀!既然(江門市新會區外事僑務辦)白紙黑字承認了發出過與廣東省公安機關現存1958年歴史檔案不相符的文件,亦多番投訴至;胡錦濤、溫家寶、中紀委……等等,早二個月甚至得到廣州市紀委蘇志佳覆函說密切注視事情發展……」我答道,「吳師傅,你就信以為真?」這時候那位內地朋友忽然發話:「你知不知廣東省境內的所謂中紀委還不是那班貪官?」我回他:「你意思是說,兩個(公章)同一幫官員共用,神又是他們、鬼又是他們?」他答道:「正是,你以為地方中紀委真的像你們廉政公署乎?他們還不是利益相同的一幫人?日間各自欺 下瞞上,晚上聚首飲酒作樂,這是公開秘密、還知道他們的人際網絡關係,你有沒有發覺到每次他們覆信時間大致上都相同,內容更加有連貫性?」我略作回憶不禁點頭:「呵!原來如此,共產黨從此不可信矣!」對方笑道:「也不能一竹竿打翻一船人,現在的中央領導人非常清廉又關心民間疾苦,地方的投訴他們瞭如指掌,適當時候會採取行動。」

 

    我偷望陳君,但見他微笑間眼神略帶神秘感,觀微知著知道他帶來的朋友身份微妙並不簡單,所以迅速將話題帶開:「股神,如何看最近個市呀?」陳君打個哈哈:「莫亂叫,股神香港只有一個……」我嘻嘻笑道:「那位我已將他封皇,是香港股皇,要知道天上玉皇大帝管神管仙,似你股神理論上也歸他管!」大家又哈哈笑個不停,笑過之後陳君問道:「大師你今年常掛在嘴巴的(刑忌夾天相)我想知道(天相)其實和銀行有多大關係?」「逢(天相)看(天府),後者係銀行、前者係:銀庫、鑰匙、印章、產品……換言之,(天府)是銀行統稱、(天相)是擁有實權的董事局。」我答道,「嘩!原來紫微斗數驗事這麼準。如此說來,是否年運刑忌夾天相一過,次按危機就可以解決?」「哈哈!你剛才說甚麼?」我問,答道:「次按危機就可否解決?」「你既然說得出(危機)二字,明年(天機化忌)、危機又如何會迅速解決呢?」我說着說着……忽然觸起思潮:「是了,說到(天機化忌)有如骨梗在喉不吐不快,那(硬停360)不是說快要復「行」乎?肯定又再戴高樂!到時不知那一部分再出禍事,希望不要搞出人命!」國內朋友問:「甚麼叫戴高樂?」陳君答:「是香港人粗話」,大家不禁又咧嘴大笑。

 

    「喂!你還未答我話,如何看個股市?」我笑語陳君,「我看非下試二萬三點不能說調整完畢!你看法呢?大師」陳君反問,我答道:「英雄所見略同……陳君笑着打义說:「股壇英雄係大鱷,嘻嘻!我不敢當……」我笑着作啐痰狀:「吐!算我說錯了,應該:我們所見略同,只不過,能速跌至二萬三點之下反是大慈大悲好事,否則我以往提及之(二五交加)和(二萬五千里長征)之大數肯定死人無算!」說到這裡那位內地朋友要尿尿,待他走開之後我小聲問陳君:「何方神聖?」答:「共青團……對不起,不便多說」,我點頭示意明白:「多謝有我心,希望以後多來閑聊!」「是你說的呀,莫到時又討厭我礙着你會客……哈哈!」陳君笑語,我誠意答道:「豈敢!豈敢!一早視你為良師益友矣!」,大家互相吹捧過、高帽也彼此互換了幾頂……陳君之內地朋友這時候也尿畢回來,於是又再別過。(本篇完)

 

吳鈞洋網址:www.ngkwunyeung.com.hk

吳鈞洋電子郵箱:raymondnghk@yahoo.com.hk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