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鈞洋師傅其他文章

                                                文•吳鈞洋  

黑人當選美總統,藏獨搭上阿蓋達

   

    15/4下午剛從澳門勘輿完一幅陰地,在回港途中那位舊同學大編輯已經連翻催促我到埗後行過去招商局「澳門賽馬會餐廳」晚膳。由於好似催命鬼咁不停來電,心忖:「咁急約我莫非有甚麼好路數?」在好奇多於貪念之心理驅使下,落了船之後便急急腳走去目的地。

 

    「咦!這麽巧你也在呀,政哥仔!」原來內子那個半咕碌親戚也在座,說來也算是緣份,半咕碌自從上次在敞館被編輯老友「逗過」之後竟然逗出了友誼,一個老頑童一個憨小子,兩個「怪雞」現在成了好朋友。「係呀!橫掂拉登老弟今天有空,所以順道叫埋嚟請食飯,哈哈!」大編輯嘻皮笑臉地用眼尾逗着半咕碌。(半咕碌中文姓名叫「鄧乃政」,被朋友倒轉來讀、取了個令他極其反感的花名叫「正拉登」)「我的名字不是叫拉登,請餐Noway!」半咕碌瞪了大編輯一眼而鼓着氣。後者伸伸舌頭扮了個鬼臉:「對不起囉!叫政仔可以吧?」「唔,這就差不多。」半咕祿很快地消了氣。這邊半咕祿氣才下,那邊老頑童很快又有了新的搞笑鬼主意:「政仔,打官腔如何稱呼西藏那個老而不?」半咕碌笑而操着半咸半談的普通話說道:「打哪……喇媽……」聽着他那「鬼腔怪調」……大編輯漲紅了臉強忍着笑,而我卻忍不住連眼淚水也笑了出來、指着大編輯罵道:「你個衰人,竟然教他講粗口!」,這時候半咕碌尷尬地用埋怨眼神盯着大編輯、好像受了委屈的孩子似的。「冇喎,對天講!我在電視聽到溫家寶確係如此稱呼那老兒的,須知道(喇嘛)二字,廣東話讀成(啦麻),普通話應該發音(喇媽)」大編輯慢條斯理道:「超!對着這條借助外國勢力搞分裂的神棍,就係用粗口鬧佢都不算過份……」。對於大編輯的說話我也表示認同:「鬼子佬生安白造話中共武力鎮壓哪班禿奴,難道中國人冇事搵事做,特地去西藏挑起事端以打擊奥運乎?哈!不記得以前毛澤東那本(紅語錄)有句說話如何形容?」「是(搬起石頭打自己的腳),誰會這麼笨呵,哈哈!」編輯老友笑着答道:「最令人氣忿的係CNN主持人卡佛蒂早輪談論北京奧運時,指中國人過去50年一直是一幫蠢貨和暴徒……」,我聞後朝西方豎起了中指:「嗱!(七蚊兩枝筆)啦!半禿鬼子、語無倫次!看來你蒙耶和華寵召的日子近矣、有福了……」大編輯學着我的手勢向半咕碌調侃而笑問:「嘻嘻!咪住,你聽到雷叔叔他剛才說甚麽嗎?」,半咕碌樂而大笑:「當然知啦!我以前在上海住過嘛,吃吃吃!」大編輯還仿着我剛才的手勢:「還有,你雷叔叔怕要(斷)卡佛蒂之(背)也,哈哈哈!」我和半咕碌聞後罷笑不能、幾個人嘻嘻哈哈笑作一團……隨後我笑着回道:「我……我哪有如斯逐臭之本事呀?吃吃吃!還是留待那位在記者招待會中,五分鐘內先後五度鞠躬的名人去為國(爭光)吧!」大家又再次笑過不停。

 

    及後大編輯正色問道:「說了如此多笑話,想老實問句;今年流年玄機如何看北京奧運?」「唉!流年講明係天機化忌,許多事情均突發而來,沒有甚麽可以真正算得準。」我說邊敲着筷子答道:「流年戊子干支是(水雷屯)卦,卦象:物之始生,萬象發生,創見、創立,見而不失其居。意義:上卦(外卦)為坎,水之象。下卦(內卦)為震,雷之象。屬陽爻之震欲震動而起,惟遭水橫阻於前而進退失據而停滯,屬於四大難卦之一,也是不能隨心所欲而施展才能的逆境卦。」

 

    我繼續說:「流年八字如下:

 

         甲 甲 甲 戊
         戌 戌 寅 子

 

    五行日元甲木生正月木旺之際,天干朋透甲木、坐祿存扎根於月提寅木。四柱同時土旺逾度,五行缺金欠火而滴水蒸干,格局呈現兩神成象。雖然木壯剋土而財來就我,唯獨五行不全,全盤大象顯得偏枯。

 

    最怕係(枯木逢春)而陽壯力堅、一如大編輯你剛才那(斷背)手勢……」大編輯笑着打叉:「不是你的手勢堅挺些嗎?吃吃!」我回道:「莫謙矣,還是你堅啲!……對於奥運主辦國;中國(青龍)來說,陽壯力堅未必好事,其結果必然招來金刃沖激,西方白虎肯定搞搞震。局面很大機會出現兩難:青龍假如企硬;白虎肯定敬而遠之而(抵制),若然青龍軟下來;白虎則絕對會欺上頭來敲詐勒索……」我繼續說:「有鑑及此,舉凡體內流着華夏血液的同胞,若然希望奧運辦得成功、沒有藉口給人揸住「做世界」的話,各人千萬要用個(忍)字而取替個(勇)字。鬼子佬和藏獨就是希望在奧運前夕運用種種卑鄙手段以刺激起華人的愛國情緒至失控程度,然後大作文章以資證那個半禿鬼子卡佛蒂之所謂:中國人過去50年一直是一幫蠢貨和暴徒……謬論是(正確無訛)」。

 

    「喂!你估藏獨分子有沒有和疆獨聯繫?」大編輯問,「疆獨是甚麼東西?」未待我答話半咕碌搶先發問,「他們不是東西!」我用普通話回他,由於半咕碌曾經在上海復旦大學進修過半年普通話,所以會意「不是東西」的真正含意,和大編輯一起哈哈大笑,我繼續對半咕碌解釋:「新疆是中國西北邊疆的一個自治區,稱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是現時中國陸地面積最大的省級行政區,首府位於烏魯木齊……」,「哪為甚麽叫他們疆獨?」到底半咕碌的中文程度有限所以有此發問。「他們內部有些壞分子希望新疆從中國分裂出去獨立」我向半咕碌解釋過之後、隨即回編輯老友:「據讀者來料:中情局60年代每年給西藏流亡政府提供170萬美元,其中18萬是給達賴的津貼。在1951年建立了一支情報行動組,積極為藏人提供武器、軍事訓練及資金,稍後更被中情局訓練成游擊隊,空投到西藏執行任務……」,「喂!再問你一個問題,如果藏獨(流亡政府)開支浩大而入不敷支的話,另外再接受阿蓋達資助後果會怎樣?」大編輯忽然提出了一個怪有趣的問題,「咁就過癮了,班(藏獨、疆獨)無毒不丈夫,肯定搞完奥運之後再聯結阿蓋達恐怖分子掉轉槍頭……哈哈哈!」我大笑着回答了大編輯的問題。隨即似乎機關有所「觸動」:「今年天機化忌,有許多事情會出乎人意料之外發生……記得我在年初有篇文章說過:天機屬木是禾稼之木,提到禾稼自然會耽心今年的天氣,觸覺再聯到白居易《杜陵叟》那首詩,禾稼者(穗也),《杜陵叟》所針對的是地方官吏,不用多作提點,大家心中有數今年廣州市將(戴高樂)……話音剛落,世界糧食竟然出現短缺,到處都出現(輪大米)潮」大編輯笑道:「講講下恐怖分子,何解又扯上(穗市),難道你神兆機功動到甚麽?」我屈指而沉吟片刻答道:「無可奉告,皆因時辰未到……」,大編輯聞後朝半咕碌道:「你看你雷叔叔吞吞吐吐……算了,喂!你知不知道(輪大米)是甚麼意思?」回道不知,大編輯於是說:「我也學你雷叔叔天機不可洩露,否則又話我教壞你……」。我忽然未言先笑嚷道:「喂!說不定美國民主黨那位(黑社會)仁兄當選了總統後,發動第二次革命……」編輯老友這時正喝着茶,未待我說完忍悛不禁噴了一檯水:「唉!好心你咪時不時搞些笑料啦,拉登嗬……呵呵、講錯說話了,應該是政哥嗬!」半咕碌聞後點頭陪着笑:「他如果當選,很大機會(嗤梨)吃吃吃!」編輯老友聽不明他說甚麽:「你講多次,不明……」半咕碌不理他只管望着他笑(可能心想:我都俾你整蠱得多囉!),看在眼裡我也覺得好笑:「(食泥)呀,即係中槍扑街呀,哈哈哈!你聽明冇?」大編輯聞後道:「想不到你條死鬼仔也識得這兩個字……如果他當選說不定會邀請拉登和金正日訪美,並授以(反美英雄勳章)給他們……哈哈哈!」大家又笑餐飽。

 

    「喂!你知不知何厚鏵大派銀紙?」大編輯問,我答道:「派乜都冇用!你最近有冇去過那邊?如果話香港冇運行、澳門仲慘!最近去多了勘察風水,發覺整條澳門街畸形之極,各間賭場旺就旺矣!唯獨旺丁不旺財,只多了國內觀光鴨仔團。至於新馬路那幾條大街,莫說比美香港旺角區矣!就連深水涉老區的(老人街)行人也比它多,可憐!」。沉默了一陣子,半咕碌忽發奇想自言自語:「真希望我有份傳遞聖火……」不待他說完大編輯搶着打叉:「聖火棒在香港是(愛國愛黨)的人才有資格揸,有你份兒揸的就只(性火棒)而矣,呵呵呵!」「呀呀!你罵人……」半咕碌聽後呱呱地叫着,「哈哈!到時烈日當空,真怕哪幾個(愛國愛黨)名人傳遞者一個不小心被火燒燶眼眉,事關名人肯定又老又(論盡)」我笑着附和編輯老友,並向半咕碌說:「他不是罵你,只係問你除了(性火棒)你合資格揸外,嘻嘻嘻……!你自己數數夠不够班傳遞聖火?」,「我愛國呀……」半咕碌答道,話音剛停我和大編輯又再笑到眼淚水都出埋,我指着他笑駡:「你你你……條粉腸既揸美國護照,老母又係鬼婆,、竟然夠膽死在我哋面前話愛國!信唔信濕你呀!」半咕碌無言以對而望着我們傻笑。我繼續說道:「須知道目前話就話係(香港獨立行政區),實際上甚麽話事權都掌握在廣東省班貪官手上」,編輯老友點頭道:「我贊同,現在〈廣東省中共中央〉權力大過〈中共中央〉,嘻嘻!值錢就值在(廣東省)三個字,所恃甚麽呢?第一恃是山高皇帝遠,你胡錦濤遠在北京城,管得到咩!第二恃係江老總還有權力在手,全力射住廣東省,你中央吹叮泵咩!」。(本篇完)

 

吳鈞洋網址:www.ngkwunyeung.com.hk

吳鈞洋電子郵箱:raymondnghk@yahoo.com.hk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