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國強師傅其他文章

                                                         圖、文•鄭國強  

 

粵港風水實錄之一一 二:

 

 

四川——北川災後重建       

   

                                                                                                                                                      

    2008年5月12日下午2:48分中國四川汶川發生八級大地震,在持續3分種的災難中,頓時便超過十萬平方公里(相等於一百個香港)面積,包括67個縣市損毀房屋1587萬間,夷為平地,受災人口2792萬人痛失家園,死難人數超過十萬人,可說比1976年唐山大地震之傷亡人數及環境破損有過之而無不及。災情較嚴重之處計有:汶川、都江堰市,茂縣、雅安、成都市,彭州市、什邡市,德陽市、北川、遂寧、綿陽市、青川縣、廣元、綿竹市,阿壩州等縣市傷亡較嚴重,而北川更因破損嚴重,需要另覓新址重建都縣,各路專家除了繼續營救災民及全面展開消毒的防疫工作,以防災後爆發疫症外,更派出專家小組研究各災區之重建工作等應變措施。

 

                        


    汶川大地震後第七天晚上十時,中國國務院宣佈五月十九日至二十一日全國哀悼汶川地震死難者,哀悼期內全國及各駐外機構下半旗致哀,公共娛樂活動暫停,而十九日下午二時廿十八分全國默哀,歷時與5.12當日大地震的震動時間相同,期間一切車輛、船隻將鳴笛,防空警報亦鳴響三分鐘。中國奧會亦同時宣佈停止境內傳遞聖火三天。是中國繼毛澤東逝世後,另一個最高規格的全國哀悼日,亦是中國歷來首次因自然災害舉行的全國哀悼活動。

    香港方面五月十九日(星期一)早上七時半,香港灣仔金紫荊廣場的升旗上杆頂後,旋即徐徐下降三分之一,這是根據國務院宣佈全國哀悼三日的指示,香港特區下半旗向汶川地震死難者致哀。

    這天香港天氣並不穩定,不時下著雨,下午二時二十八分全國默哀三分鐘時,行政長官曾蔭權與夫人,聯同全體司級官員在中環政府總部門外默哀,而全體立法會議員、政府各部門及絕大多數中小學亦組織了默哀,聯交所亦停止交易三分鐘,而香港賽馬會則取消該週三的夜馬賽事。

    默哀期間大批市民亦自發聚集在銅鑼灣時代廣場,中環皇後碼頭等地弔唁,部分更流下熱淚,而維多利亞港兩岸同時響起汽車響號聲,港內一些船隻亦拉起氣笛,可見香港市民一直心繫災區,心繫災民,血濃於水。


    汶川大地震後,由逾十萬武警解放軍,包括香港等本地和國外救援人員組成的搶救隊伍,連日來不眠不休,在汶川、北川、綿竹、茂縣、什邡等重災區進行搜索,雖然搶救被埋傷者的最佳時間(黃金七十二小時)早已過去,但救援人員絕不放棄,只要有一線希望,就做足一百分努力,令地震中獲救的人數不斷增加,至十八號(星期日)中午,獲救人員己達三萬六千多人。

    但隨著時間的流逝,估計各鎮內尚被活埋的災民,能獲救生還的機會己愈來愈來愈渺茫,而廣泛的災區,此刻又面臨極嚴重的防疫、防洪問題。

    地震發生後,當地天氣變化相當大,時而下雨,時而太陽高照,令埋在瓦礫中的屍體腐壞發臭,而大量痛失家園的災民,只能棲身臨時帳蓬,加上食水受污染,潛藏著爆發疫症的嚴重威脅。

    地震後第三天,大批衛生人員到各個受災鄉鎮進行消毒,並提醒災民飲用消毒食水和妥善處理糞便垃圾,但一些偏僻的鄉村道路尚未完全打通,數以千計的災民仍然缺水缺糧,存在疫症隱患。

    抗震救災指揮中心一名官員表示,國家衛生部共調派了一萬多民疾病及防疫人員到災區,並送了七十萬分人用疫苗和四十五噸消毒藥品。現時各地的罹難者遺體已陸續火化或安葬,當局規定土葬屍體必須深埋地面一米以下,穴內先撒石灰,安放貴遺體後再撒一次石灰,同時為防範瘋狗症,災區己下令全面人道毀滅流浪犬。

    另一方面,大地震後餘震不斷,四級以上的共達一百五十五次,汶川附近的江油市,十八號早上更發生六級餘震,除造成三人死亡和逾千人受傷外,市內一百八十七座中小型水庫頓成「黃台之瓜」,部份出現險情。早前的大地震已令十九座水庫出現裂縫,主壩沉降和滲漏等險情,其中十九個更屬高危。由於每年五、六月汛期將至,國家水利部已派出三百多名搶救人員,帶同重型裝備趕赴災區,緊急搶修受損較嚴重的水庫,並提早啟動長江上游,包括三峽水庫在內的四百多個水庫的自動水情監察系統,防範突如其來的大雨造成的禍害。除了災區的水利設施面臨餘震與汛期的威脅,因地震而出現的多個堰塞湖亦隨時引發新災難。

    原來地震導致山體移位,堵塞了汶江等河流的河道,形成二十一個堰塞湖,部份堰塞湖的蓄水已近兩個香港城門水塘的水量,但其主壩卻不是石屎水泥,而是一堆塌下的山石,在水量不斷增加下,部分堰塞湖已出現自然滲漏,一旦沖塌擋道的泥石,勢將對下游造成傷害。 

 

                                                    

    由於以上災情,因此國內極救小組認為,有部分災情嚴重地區者,宜另覓新區重建,首先尤以北川為第一遷移區。就此本人在深圳電臺94.2天地人和節目中,就以北川遷址一事作了為期大約六天的風水選址學問上的分析及探討,過程大約如下:

一、 四川汶川大地震中,為何以成都破損較少?

    四川古稱蜀國,三國時代魏、蜀、吳鼎足而立,孔明深知天時、地利,以謀取勝,根據四川之險,以成都之群龍盤聚之窩地作城廓,達到進可攻,退可守之目的,而現代之成都各交通幹道,亦看出多重八卦形之山路迂迴而下,可引證為群龍聚匯之大結地。而離開成都的汶川、都江堰、什邡、德陽、北川、綿陽市全部都在各大龍脊上開山而成各大交通國道,(因凡開公路,大多在山脊上鏟土而成路,這可能與建築公路的成本有關!就如萬堛曮陛C)但在風水學上易犯劍脊行龍與風煞,當地殼板塊移動時,往往是地球上的山脈(龍)易受破裂或斷開,而以上各縣市建在不化結的行龍脈上,自不然首當其衝受到破毀。

二、 北川現要選址重建,有何建議?

    就如古之族長、父老般請懂地理之風水師。在政府指定之範圍內,找出有羅城緊抱、紫薇、帝都局,天心十道、獅象守水口、悍門華表局之大地重建都縣。若無以上大地則次選後靠羅城大帳、龍虎重重,明堂廣闊之地為城鎮。若再次選則取後有高山(主壽及有靠),前有水流,但宜見九曲、金城、土城水為佳,則有「後高前低, 瑞氣高之應」,起碼風水無煞便是福也。

三、 深圳各區有否成局之貴徵?

    深圳羅湖區有梧桐山(展牿)顯貴及旺丁,深圳河九曲水主富,大頭山為龜,弘法寺——天上人間為鶴,晨鐘暮鼓,靈龜仙鶴主壽。福田區筆架山,鄧小平紀念銅像,加賽格廣場後天文筆,配世貿廣場與大中華二座御椅,來年中外聞名指日可待。南山區大南山禽星塞水口,遠望香港大頭金星連珠生官貴。青山法師筆捍門護水口。寶安及大鵬灣兩組獅像守水口。因此深圳自一九八四年開放至今,一日千里,風水結大地,未必無因。

四、 如無大地可選,依山而建有何考慮?

    如無大結地可用,可借後靠之山為用,但四川山高險峻,不宜太過貼高昂及垂直形之山體而居,可遠離作靠或以眠體山形為靠,較為安全。

五、 若無大地,只得較廣闊之山地作縣城,如何設計及趨旺?

    以政府機關、銀行、學校為主,設在當地之巒並沒有理氣最佳處,其他民房作左右龍虎包拱,門樓開在當元氣口上,或抽爻換象生旺之。

    最後提供,不論現時重建或中國其他現存樓房均宜要有關部門,重新審核各建築材料,以免出現「豆腐渣」工程,災難重演,則歷史有價矣!(本篇完)      
    

 

鄭國強網頁:http://www.chengkwokkeung.com.hk

鄭國強電子郵箱:szfssq@163.com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