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鈞洋師傅其他文章

                                                文•吳鈞洋  

刑忌夾印禍天府、三四木動亂四川

   

    「老吳,你捐了多少M賑災?」未見人先聞聲,大編輯的噪音伴隨着腳步聲,他和半估碌剛從四川成都回來,同行還有半估碌的山東未婚妻(美國大學同學),這次難能可貴的是三個人聯袂到災區,大編輯做採訪、其餘兩人做義工(兩人雖然只能局限在成都,更要大編輯拉關係才能成行,但能為災區奉献上一分綿力,對於兩位年輕人來說已經感到無限滿足和欣慰)。「老實說,平時奉献做善事視作破財擋災,包含的自私心較重,今次若然再抱這種心態去做善事的話,縱使人家不知、自己內心也有冷血的愧疚……」我嘆了口氣道:「天天看着電視螢光幕,入目的都是(生者斷肢成殘廢,死者入土變孤魂)……雖然心痛卻幫不上忙……你說哪種心情好受嗎?唯一所能做的只有捐献賑災,是與天無討價還價的真心奉献!」「我在災區實地採訪,矚目者幕幕皆令人傷肝裂膽……山東妹子不在話下,就連鬼仔看電視時也哭了不止多少次,」大編輯感嘆道。半咕碌開腔道:「雷叔叔,editor肥叔叔說得不錯……」大編輯打斷他的說話:「為甚麼硬要加個肥字來稱呼我,難道你雷叔叔不肥麼?」,半咕碌向他扮了個鬼臉不理他:「的確使人傷心,我也知道四川地震那天是Sakyamun the founder of Buddhism Birthday,衪不是挺愛世人嗎?為甚麼學上耶和華消滅罪人哪一套,難道小孩子也不放過……」,我不待他把話說完已用手指按按自己的嘴示意他不要再說下去,那邊大編輯同樣也向他微搖頭。

 

    「不過老吳,我也很想知道今次地震的術數玄機?」「你很想知嗎,但知道又如何,可以補救咩?」我無奈地踱着步,慢慢走到辦公室自己的寶座坐下,開了電腦編印出流年流月命盤:「你不妨看清楚今年立春八字,五行木亂剋土,猶其年柱戊土剋子水。其次係立夏八字:五行火旺逾度而缺金,年子水遙沖午火而被巳火蒸干,時干壬水受月丁遙合而盡於地支巳午……,整個年月八字均偏枯,大象顯得混混沌沌,既然火炎土燥而震木剋土,不驗地震可驗甚麽?」大編輯邊看亦邊搖頭太息,我繼續說:「至於年月飛星交入農曆四月立夏「五黃」重疊正南、中宮,雙二黑分別西南、西北相夾正西……今年廣州本犯煞、再加上怨氣直沖牛斗……我欲言又止,半咕碌不知輕重又想再發言,立刻被大編輯按着手而示意閉嘴:「我看你吳太師還有最重要一環未放屁,哈哈!在你個大字下面塞條甘油條入去讓你快些出……」大家聞後不禁大笑。

 

    我笑罷接續:「你個老而不,一世不會改變……唉!沒說錯,最重要的不吉徵兆是:流年立春斗數的田宅宮天府坐未垣左右受天機化忌及太陽夾,疾厄宮天相卻左右受天梁和巨門夾,到了陰曆四月亦即是陽曆5月斗數四化係巨門化忌。要知道看斗數「天府和天相」兩星係「逢府看相而逢相看府」即係評論天府吉凶要參考天相論斷,同樣評論天相吉凶也要參考天府去論斷。今年流年田宅和疾厄均涉及到天府天相、前者屬土後者屬水……」「哪麼,天府和四川地震有甚麼關係?」半咕碌發問,大編輯豎起兩隻手指笑着問半咕碌:「我在成都機場怎麼形容自己和你倆在一起?」半咕碌摸着頭思索了一陣子答道:「是(法國大餐剝花生),讓我想想……呵!是多舊魚花生」大編輯忍不住噗嗤地笑了出來再搖搖頭用手指指向天,半咕碌大叫:「記起了,是好吃的(天府花生)……咦!原來四川叫天府嗎?」我笑着對他說:「由於四川盛產農作物,自古以來被喻為(天府之國)」半咕碌聽了恍然大悟:「嘩!原來中國術數這麼Wonderful!」大編輯隨即對我說:「如此說來,既然農曆四月天府看天相而後者被天梁巨門化忌、刑忌所夾而出事,哪麼說來農曆五月芒種戊午、天機年月干均化忌重疊夾天府,逢相而看府,餘震加上未來天降大雨,災區因地震形成的(堰塞湖)險情豈不是持續加劇?」我黯然神傷答道:「何止洪水為患這麼簡單,你不看到今年粒天相星duck正響亥垣疾厄宮咩?(戌乾亥)西北,下個月五黃飛到而年月25交加,你以為瘟疫真不會爆發嗎?」

 

    大編輯這時眼睛開始紅了起來,自言自語:「戊子、無子,艮土剋子,最無辜是小孩子,一個個活潑精伶……樣子可愛……竟然、竟然……長埋於黃土之下,蒼天呀!你也實在心太狠……!」大家聞大編輯說話後都黯然神傷情不自禁流下了感性的眼淚,山東妹子更加哽咽起來泣不成聲、要半咕碌摟抱安慰。我嘆了口氣站起身開雜物櫃拿出紙巾分派給各人,邊派邊說:「廣東有句俗語是:(不要不信卦)。首先,流年戊子干支是(水雷屯)卦,卦象:物之始生,萬象發生,創見、創立,見而不失其居。意義:上卦(外卦)為坎,水之象。下卦(內卦)為震,雷之象。屬陽爻之震欲震動而起,(擺明指地震)惟遭水橫阻於前而進退失據而停滯(更擺明指地震後出現水災),屬於四大難卦之一,也是不能隨心所欲而施展才能的逆境卦。其次,立春八字擺明五行木亂剋土,木在五行是:三四(震巽),試看(四川)不是正好(四三)嗎?流年八字:戊子、甲寅、甲戌、甲戌,已排列出天干(三甲)加上地支(一寅)剛好三四木剋土(進一步指地震會發,更明言是三四月)……為何當初參不透玄機這麼笨!」「你以為自己是誰?若然當初真給你参出玄機而發表出來……不給你加上個:傳递聖火期間妖言惑眾,並且死不悔改地攻擊廣東省一眾廉潔可風的同志……那就奇了!說不定還要拉去……」「B!」半咕碌笑着接話,大編輯道:「罪不至於B,但要好像我哪位剛放出來不久的同業,寫張(悔過書)再加多封醫生證明書或者可以了事!」「超!就是真的拉我去B又如何?最怕是我還未被B時卻先驗了1976年唐山大地震的歴史翻版」「你是預言將有(經得起革命考驗)的國家領導(俺嗎里嗎里哞)?」大編輯問道,「甚麼是(俺嗎里嗎里哞)?」半咕碌不明,「鬼仔,我解釋給你聽,即如山東妹子說:俺媽家裡俺媽的熊……貓……」大編輯邊作逃走狀邊眼瞪着山東妹子鬼聲怪氣地打趣,這邊厢山東妹子立刻跳起來追着大編輯要槌打他,這次大輯躲得不夠快、膊頭挨了兩拳而作狀呼痛。「雷叔叔,哪麼隨後的日子還再有甚麼不好的事情發生?我真的很害怕!」我邊按起電腦的開關邊回答他:「農曆五月端午節後,五黃飛西北、與年二黑成25交加,年月戊干天機化忌而夾天府,逢相而看府,災劫移至西北發生,歐洲勢必洪水為患及執政黨下臺……至於災區傳染病流行肯定不能避免,只不過看大小程度而矣!另一方面,隨着煞氣連貫,中國大西北地域,小心又有新災難醞釀……」這時候。大編輯答話:「我反而最耽心七月立秋……」,半咕碌數數手指:「哪不是8月份北京奥運嗎?」我點頭認同:「該月二黑入中宮而沖起正南五黃成25交加,月五飛東北(以中國來說正是北京),慶幸有胡錦濤九五之尊鎮住,怕是怕來年正北五黃之氣漸進形成正北(末來五黃)、東北(月五黃)、西北(年二黃)煞氣連貫曜射中宮(月二黑)復刺激正南(年五黃)……不能掉以輕心而不防呀!」

 

    這時候大編輯要忙着出稿,山東妹子疲倦欲訪周公,我也有客差不多到步……如是者大家各有各忙又再別過。(本篇完)

 

吳鈞洋網址:www.ngkwunyeung.com.hk

吳鈞洋電子郵箱:raymondnghk@yahoo.com.hk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