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香港風水學家黃頁

劉乃濟其他文章

                                        文•劉乃濟 

 

陳繼堯心願未了        


  

    九龍油麻地永安百貨公司樓上,以前有一間富都酒店,董事長徐亨是我的老朋友。後來永安大廈重建,富都酒店在台北復業。我去到台北,必定住在富都,貪圖與老友聚晤。最近上網看新聞,徐亨的酒店業務已經發展到美國去。在新聞圖片中這位高齡已九十四歲的老朋友,雖然坐著輪椅,還是精神奕奕的接受傳媒訪問。  

 

    新加坡朋友葉世芙常來香港,來到必住富都酒店,因為他與徐亨更加老友。有一次,他來到香港,打電話給我:「今晚亨哥要請你吃飯,亨嫂也來,要請你為她看相。」  

 

    我為徐太看過相之後,葉世芙提議再去看陳繼堯,因為他和陳繼堯很熟,每次到香港來,都會找陳繼堯看看氣色。徐亨夫婦都贊成,陳繼堯的相寓就在油麻地,於是我們安步當車,當作飯後運動。  

 

    陳繼堯為徐太看相後,徐太噗赫地笑起來。陳繼堯問她笑甚麼?徐太說:「剛才劉先生為我看相,他說的和你說的幾乎一樣,你們就好像事前商量過似的。」  

 

    陳繼堯頓時臉色肅穆地問我:「是你提議來找我看相的嗎?」葉世芙搶著回答 :「這不關老劉的事,是我提議的,亨哥可以做見證。」葉世芙這麼說,陳繼堯鬆了一口氣,說道:「那麼,我幾乎誤會老劉了。」  

 

    接著,陳繼堯加以解釋。他說自己從九歲開始,便已經在父親薰陶之下為人看相。當時亦結交了幾個喜歡研究相學的小夥子,為了切磋學問,大夥兒時常掏錢出來請人家去看相。他們找到身世奇特的人,便把此人帶去著名相士那堿搰菕A幾個小夥子便乘機在旁偷師。若是這個相士浪得虛名,看不出此人的身世,他們便會呵呵大笑,出言譏諷,藉此為樂。  

 

    陳繼堯說:「當年我們就是那麼頑皮,所以我剛才懷疑老劉,也像我們以前那樣的惡作劇。」我連忙說道:「豈敢!豈敢!」陳繼堯繼續說:「既然老劉說的和我差不多,那就是我們之間看相的路子很接近了。以後我會介紹一些運程奇特的人給老劉看,讓老劉多些接受考驗,功力便會增進。」  

 

    以後,陳繼堯真的介紹了多位運程奇特的人來找我看相,律師鍾世傑是其中之一。  

 

    有一天,陳繼堯興緻勃勃的問我:「你知不知道有一種東西叫做錄音機?」我說知道。他再說:「看了幾十年相,當然會有不少心得。一直以來,我都想把這些心得寫下來,留待後人繼續研究,發揚光大。可是,我知道自己說還可以,文筆郤是不行。要找代筆的人,郤不是那麼容易。因為文筆好的人,未必懂得相法,亦很難向他解釋;懂得相法的人,很可能像我一樣,講得出郤未必寫得出。如今遇到了你,你是吃文字飯的,又懂得相法,是替我代筆的最佳人選。可是,你忙我也忙,很難有機會長時間的在一起口述筆錄。如今有了錄音機這種東西,真是好極了。我有空時便把說話錄下來,把錄音帶交給你,你有空時便聽錄音帶,把我的話寫成文字。不過,我先聲明一句:這些錄音文章,在我有生之年,都不許發表出來,否則,我連吃飯的本錢都沒有了。」  

 

    有這麼好的一個機會,我當然立即答應。可是那時候,我剛好受聘去了吉隆坡,陳繼堯亦可能因為我不在香港,錄音的事情便丟在一旁。幾年後我回來了,他郤患病不起。在殯儀館中瞻仰遺容時,耳邊仿彿聽到他說道:「你知不知道有一種東西叫做錄音機?」  

 

    未能把自己的看相心得演譯為文字而流傳下來,這是陳繼堯未了的心願,想起來也要替他嘆息。  

 

    時光荏苒,轉眼之間,我也年屆八二高齡了。幾十年研究相學,雖然及不上陳繼堯那麼淵博,但亦略有心得。生老病死,是人生的必經過程,若是把這幾十年的心得湮沒毀棄,就很可能會像陳繼堯一樣,自覺心願未了。因此,我想趁著這次回到香港來,開班把自己的看相心得,傳授給有心學習相法的朋友,帶領他們進入研習相學的大門,把這種學問發揚光大。如果你有興趣切磋這方面的學問,請電67440327與我聯絡。讀者看相,亦可打這個電話預約。 (本篇完)

    

劉乃濟網址:http://www.naichailau.blogspot.com

劉乃濟電子郵箱:naichailau@yahoo.com.hk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