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香港風水學家黃頁

陸毅其他文章

                                                 

細說扶乩〔之四〕:

有趣的扶乩過程

 

〔初刊於本刊印刷版第四十四卷--01年2月〕          文•道教 金蘭觀 陸毅

 

 

    擔任報字的人,精神要非常集中,留意乩筆所寫的字,但要準確的觀看沙上寫出的字,而且往往是用書法中草書寫法的文字,實際是一件難度相當高的事,所以雖說有至少四個人負責報字,但看錯、讀錯的時候亦很多。


    最奇妙的時刻,其實又往往在這看錯、報錯字的一剎那,因為乩筆會馬上舉起,用力在乩盤上「dot dot」的敲兩三下,大家於是知道,這個字看錯了,也報錯了,馬上重又聚精會神留意是一個什麼字。(筆者常常也從旁協助看字,自問文化程度及對書法也有一定喜好和研究,但乩盤寫出,不僅書體優美,鐵畫銀鉤,語句精煉,文采非凡,不同的神仙有不同的書體,而我也常常看錯讀錯,感到很不好意思。)


    因為我們文化水平不一的關係,有時一個字,大家怎麼看都看不到是什麼字,乩筆寫了四五次,見我們還在搔著頭皮,就會忽然一轉,用簡體字(如果這個字有簡體)取代,於是我們大家「啊」的一聲,恍然大悟,原來是這個字!但有些字沒有簡體,乩筆就會放慢速度,好像教幼稚園學生臨摹一樣,讓我們抄清楚,再慢慢去查字典。例如像「朢」這類字、「謦讎如生」、「涔蹄之水」這些詞,當最初出現的時候,有的沒有人知道是什麼字,有的沒有人知道什麼意思,大家在乩後只有急急翻查字典辭海,才能明白過來。


    還有一些字詞,我們平日常以為應該如此,但乩筆的寫法不同,於是便有人產生懷疑。然而等到一查詞典,才感到慚愧,知道自己水平太低,根本對語文學習未夠深入,出現太多的錯字別字,自己搞錯也不知道。例如李道明師尊有一次寫了一句「提撕喚醒」,大家便在那裡爭拗,說「撕」字錯了,不應是表示動作的「剔手邊」,而應是出聲叫喚意思的口字邊的「嘶」。後來一查「辭源」,才知道這「提撕」的詞義,是形容我們平日「擰耳仔」的狀況,根據「詩大雅抑」所言,乃所謂提其耳,表示警醒之義,即「擰住耳仔,叫人要聽教聽話」的意思也。細心留意這些細節,你就會發覺,扶乩時刻的奇妙了。


   
由於兩位乩手由始至終,都在閉目靜默的狀態,不理會外面的環境,也不輔助報字,而且在上下半場互換位置(通常中段休息,兩位乩手交換位置,但乩文出字的方向不變,仍是朝向外方,即報字站立的方向),所以報字根本不容有失,是一項艱鉅的工作。乩文能不能完整而一字不錯的呈現在人前,報字者責任非常重要。


    報字之後續工作,便是馬上用筆抄錄的「錄文」負責。一篇乩文能否完整成為可以讓大家閱讀的文章,全靠錄文。不過錄文也並非容易,因為報字者發出的聲音,有時稍為模糊,或者自己文字水平不足,不認識這個字,再有同音字多的字,上文下理又不易推敲出來的時候,錄文就會「考起」,是哪一個字呢?……這時候,錄文往往會緊張失措,因為如果下一個字接著又報上的話,就會發生錯漏的事了。
(待續)


金蘭觀網址:www.kamlankoon.org

金蘭觀電子郵箱:info@.kamlankoon.org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