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香港風水學家黃頁

朱樹松師傅其他文章

                                              文•朱樹松 

 

烤夾生的「牛肉」             

  

    1992年11月14日,筆者應邀在濟南大學作了《宇宙·人·思維·周易》的學術報告,在講到人類世界向高層次發展階段的時候,說了這麼一句話:有的沒有沒有的有,強的不強不強的強。轉眼間,十七年一晃而過。回顧時光,咦!還真的應了這兩句話。琢磨著2009己丑年又來到了世人面前。


    敲打鍵盤的雙手和心情是一樣的沉重,己丑年是一個不尋常的年份,她會像一座歷史的裡程碑矗立在悠遠永恆的時空堙C


   
己丑者,火牛也。為什麼干支皆土而稱火牛?納音屬性之故也。己丑之年,陰濕寒凍,本應固守。但納音天火猛烈,作用中囊,除濕解凍,凍解水流,遂有通變之像。又如癤子鼓膿,潰變旦夕。己丑,干支皆土,土性又通於四季,隨季節變化而強弱自顯。己丑之年,是一個充滿玄機,革故鼎新的變化轉遷之年。說句俗話就是:重新洗牌。所以,筆者又想起了上個世紀曾經說過的這句“有的沒有沒有的有,強的不強不強的強”。


    近日,有一則新聞顯見報端,說有研究者發現氣候的變化能影響到朝代的更迭(見2008年12月11日《齊魯晚報》)。筆者看後,不禁失笑,中國的老祖宗早就有“天人合一”的“說法”,自然界的變化和社會的變化是一回事,天、道一統嗎,怎麼還能“令人感到意外”呢?“感到意外”的還好,還有一些連意外都沒感到的“研究者”更是讓人不可思議。於是,又使筆者聯想起什麼國際主流科學家新發現“腎臟有病能影響到心臟”“常笑的人心臟健康”,甚至還說什麼美國科學家最新結論:“每天都微笑可增壽7年”等等研究新發現之類,筆者對此只能感到悲哀,翻翻中國祖傳的書籍,哪個不是早就有了結論的,還用你個“科學家”現在去發現什麼呢。 

己丑年元運:


    以吉祥為主的方位是:己丑年南方最利,其次為東南方、西南方和西北方。


    南方四綠到位,相伴3、9,孕育奇才,賊盜;東南方八白到位,相伴7、4,財利,損幼,風雷。西南方六白到位,相伴5、2,利財,損老;西北方一白到位,相伴9、6,生明,怨動。


    以不吉祥為主的方位是:北方、東方最為不利,其次為西方與東北方。


    北方五黃到位,相伴1、4,災殺,損人;東方七赤到位,相伴3、6,硝煙,災劫;西方二黑到位,相伴1、7,回祿,多疾;東北方三碧到位,相伴2、8,損幼,官災。


    又北方五與東方七相夾東北三,形成犄角相鬥之勢,爭訟毆傷,怨忿踏至。東方七赤,受中宮九紫侵擾,令到回祿頻遭。歲君丑土沖西南未土,土星沖旺,加之中宮九紫火生,地異亦頻。北方子水對沖南方午火,中宮九紫火助南方使北方水竭自滅。南方四綠夾於8、6之中,順利之中奇才必生,而又有老舊人物自絕驚世。

年立春的四柱是:

    正         偏                 偏

    印         官                 官

            

 己   丙   庚  丙

 丑   寅   辰  子

   正         偏       偏       傷

   印         財       印       官

傷 劫    偏 偏    正 傷

官 財    官 印    財 官

 納             

 音            

 火            

 墓       絕      養     死

 

    庚生寅月,透丙為煞。正月金寒,需丙溫暖。但庚金獨弱,火盛助土埋金,雖子辰半會水局,厚土之下亦無能為力。即逢秋會,只能飄金。悲夫日元,死絕無救矣!八字彰顯,己丑之年,凡金性之事物,無善可陳;凡土性之事物,異常頻現。相伴回祿連連,再見江南滔滔;中原旱澇不勻,又現北國旱驁。硝煙東起,災禍西見;五穀如金,怨流亂蕩。

己丑運氣說:


    已丑年為陰土年,陰專其政,陽氣退避,節至令遲,但屬平氣。土運不及,木必乘之是當年主運;太陰濕土司天:太陽寒水在泉。土運不及,風乃大行,故風時作;天氣應升而下降,地氣應下而上騰,致大地迷蒙,昏埃遍起。寒雨頻至,草木秀而不實,穀物遲成於秋後。民病寒濕,腹痛霍亂,體重酸疼,筋骨不利。

    綜上所述,展望己丑,世界經濟形勢嚴峻至極。2008年(戊子)末的國際性大施救,難解倒懸之勢。以美國為首的“經濟大海嘯”,猶如洪水猛獸吞噬著世界各個角落,美國的霸主地位隨著地運轉化的經濟蕭條已岌岌可危,自己丑年後要明顯“反盤”。也是在1992年11月14日的報告中,筆者就已經斷言:“今後世界的發展要看東方而不是西方,世界的21世紀是東方(以中國為主導)發展的世紀。”而且在諸多文、言中,筆者亦多次預言,在2004年(甲申)以後,以美國為首的西方集團,將日漸衰退,而世界的東方(以中國為主導)要逐漸崛起。


    己丑年中,隨著世界上諸多金融行業的 “垮塌”,中國也不例外,遭受著無端的牽連與衝擊。筆者以為,在己丑年中,我國金融界首當其衝,舉步維艱,漏誤難彌,或可“折柱”。牛年股市不牛,難望“春天”。雖救聲迭起,多事與願違,將有“崩盤”之虞。年初,大盤如百足之蟲,死而不僵,但又回生不能。春末夏初,或略晚些時候,似有“晚春”,或可“飄紅”,萬不可以為“復蘇”,至秋,一路大開“綠燈”,“滑鐵盧”來矣……。己丑之年,是金融、金屬行業及諸多大、重企業的黯淡年!當然,其他行業也不列外,隨著經濟命脈的萎縮,還有什麼話可言。諸多企業在經歷磨難中或倒閉,或轉型,以尋求新的出路(風險與機遇同在,先轉者生,後轉者死)。尤其是下半年,更是乏善可陳,不得不防。


    中國有句老話,叫做 “與人不睦,勸人蓋屋”。把維繫生命的“錢”(生命資源),變成磚石瓦塊,危急時刻,我看你還“吃”(生存)什麼!這意義深遠的“祖語”,己丑年中會讓國人感覺到它的英明所在。


    己丑年最可記住的應是媒體行業。牛年堶情A媒體出彩,將會是榮耀與悲壯同顯,美善與丑惡並存。媒體在牛年,“舍我其誰”充當著為國、為民有力的鼓吹者,不管“反正”都會有“英雄”人物出現(也可能是留有後世的人物)。


    己丑年中,人心思動,不安其分。社會治安形勢日趨嚴峻,應及早防範於未然。“上不在上,下不在下。且是在下,不是在上”。一句早先的字謎卻可在己丑成讖。 


    己丑年中,離婚率或創新高。


    己丑年中,水旱交替,水災集中,旱像普遍,霧霾多現。風災亦狂,四季以春為主,東南方為盛;其他諸方也應注意。夏熱過於常年,且多旱,至7、8月份,潦熱互雜,暑氣連應,應早防備。至秋,暑氣遲退。冬寒,或有大雪。土地荒蕪或作他用,加之自然災害,收成難言豐,糧價跳躍。


    己丑年中,濟南氣候以旱、熱為主要特點,尤顯在上半年,夏季或可出現突發性高熱天氣。兼之風、火,必須儘早加強防範。在去年《戊子亂談》中,筆者曾預言趵突泉“大有停噴之虞”。但在各方保泉的極度努力下,雖在預言時段,地下水位急劇下降,至發橙色警報,終未斷流。可喜!可賀!在己丑年中,趵突泉仍有停噴之虞,應密切關注,切不可疏忽大意。


    己丑年中,邊境不穩,南方鄰國有恃強挑釁之虞,不得不防。而東方鄰國,破顏不睦,或有戰亂之憂(抑或是東方鄰國間的戰亂)。


    己丑年中,五黃蒞北,我國北方地區突發性災異現像較之往年會有所加劇。風沙、地異現像亦應嚴密關注。紫微垣弱勢逢煞,國哀忡忡(尤應注重農曆6、9月)。


    己丑年中,地異災變,頻擾人心。尤以東北西南一線明顯,淞滬(自己丑始,往後幾年之內,萬不可再建高大建築,原有高建當盡力加固防危)與京畿亦憂。凡土建、地下大型建設,以及礦業等等,均應加強防患意識,以防災害侵襲。


    己丑年中,人民幣幣值起伏不穩,有關日常民生物價上揚,而其他物價卻低而無市。


    己丑年中,娛樂歌唱演藝業衰退,而以女性明星為主的娛樂演藝行業更為明顯。旅遊業亦見蕭條。肢體對抗運動、或社會性體育運動卻可持續升溫。尤以男性青少年運動為明顯。


    己丑年中,與火有關的災害明顯,應全年高度防範。尤其是各地域所轄的東方更是防患之重,兼或中部西部(尤應注重農曆4、6、8月)。


    己丑年中,反腐力度加大,且多在高層。上緊下松,基層環境寬緩。問取民意,聽取民聲,求計諸野現像增加,舊有科學家智囊主導體系釀變。


    己丑年中,東南亞和南亞諸國呈現復蘇小景,及黑人集結的國家或“第三世界”國家表現令世界震驚,或有新政人物出現和老舊人物自絕交替。美國的黑人總統因人種流年有力,奪登極位,有心挽瀾,但事倍功微,自摑其顏。中東地區硝煙起伏。


    己丑年中,中國南方或有區域性新說新見新發展,抑或有“高才”出現。港臺地區或乘流年運起。


    己丑年是中國(或以中國為首)崛起的轉化樞紐年段的開始,在遭受“罕見”的危機變革“陣痛”(或可遷延後幾年)之後,會在數年之後(真正走出這場危機應在2015年,即乙未年。其間,2012年,即壬辰年時,雖各方面出現轉機,只是趨緩而已。應有應對危機的較長打算),一展“東方龍”顏,令世界追隨,刮目崇仰!
(本篇完,執筆於20081215 ) 

 

 

朱樹松電子郵箱:zhu086@163.com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