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鈞洋師傅其他文章

                                                文•吳鈞洋  

兌金入丑墓、九運香港領風騷

 

    我不嬲都習以為常地每朝到公園煉氣功(點解唔用個練字?皆因我啲氣功只可以煉而唔可以練之故)。最近老而不話「瘋濕」發作(黐黐哋線之痛症謂之:瘋濕),因為唔知邊條線搭錯所以好難醫,於是乎佢話老虎蟹都要跟住嚟偷師、趕都唔會走嘅嘞。除咗佢之外,還有偉哥和大難財(老而不任職報館之版房主管),佢還帶多兩個人嚟。靜靜地話你哋知,之所以有咁多人嚟捧埸(我完全冇着數架!)、俱拜老而不出蠱惑所賜,事關佢晨早保證唔知醒,搵多幾個人晨早煉功、即係隨時預備多幾個「人肉鬧鐘」畀佢使(老而不佢會死錯人咩?),為咗爭取多啲人響應、佢老作話我套氣功係「乾隆極品」可以煉出真火咁話。你知男人心理乜都係假、最緊要係有「真火」,只要終日保持朝氣蓬勃和氣宇軒昂,更辛苦早起都覺得值得而唔會冇計較。

    「你哋知唔知陳冠希以前係老吳嘅助教?」嗰朝早幾個人齊集喺旺角球場煉功,老而不又响響戍信口雌黃老作:「你睇佢煉得幾乜(擎天)啊!」,「收爹啦!老而不,咪破壞我形象呀!」我不滿地舊了他一眼,偉哥忍唔住加把口:「佢咁個款如果都話犀利……」,大難財緊接道:「咁你老而不梗係未見過大蛇疴尿嘞……嘿嘿!」,「你試過咩?」老而不發起爛渣上嚟:「我話擎天嗻,又冇噏過其他,你哋班使唔使誅行哂喎!」,我笑着搖搖頭:「老而不本色」,大難財接口:「係老而、不褪色至真!」說話引得大家爆笑,就連老而不也忍不住笑起來。「好嘞!咪講埋啲三級嘢……好彩冇靚女喺度,咪一陣又話性騷擾要告將官去」我邊說邊作狀環顧左右:「今日難得晨早流流見到老而不……喂!想問你好耐,查實你有冇落力支持環保嗻?」,「點解冇呀!至少我响屋企甚少開燈,出街買嘢永遠唔要人家膠袋……」老而不一輪咀地自我增值,誰知話音還未落嗰頭偉哥卻好唔客氣咁窒過嚟:「嗱!第一、唔開燈並不證明你環保,只不過顯示你孤寒而矣!第二、你有幾可出街買嘢呀,頂籠咪去買(吹波波)、更加唔環保啦!」偉哥嘅說話又再引得大家一陣起哄。「老而不,唔計買吹波波,數起嚟還是你最不環保!」我故意朝老而不大聲挪揄,對方沒好氣地答道:「又點呀!」,我恰似審犯般不饒他:「你承唔承認幾個之中你最喜歡食肉和飲牛奶?」,答:「係呀,冇錯喎!」,我緊接着不放:「你唔會否認中醫話你脾虛而經常氣納丹田卦?」,偉哥又笑着搶答:「氣脹丹田至真……嘿嘿!」,老而不聞後也忍唔住而笑答:「係呀,咁又點噃!」,我再咬住話題鍥而不捨:「嘿嘿嘿……最後一個問題係;你老而不算唔算最多嘢講?」,他略為思考:「都算嘅,因為本身有說話藝術嘛!」,我略為提高嗓門道:「有冇藝術呢層唔理你!總之最後咨詢結果、答案係最不環保者還數你老而不是也!」,老而不聞後有些不忿氣:「車!點解喎?」,偉哥呢個時候大聲代我答道:「點解呀!大量排放二氧化碳囉!仲話環保?……哈哈哈!」我哋幾個笑到碌地,老而不忍不住也隨着笑了起來:「你哋咁講環保,不妨呼籲下,叫班大人物開會演講時咪咁長氣仲實際啦!」。

    笑過之後,我擺了一招太極氣功「湖心划艇」招式,大難財學着招式間、忽然觸景生情問道:「獅虎,你估突首係唔係五行缺水呢?」,我略有所思答道:「你見佢中意餵魚呀?但我估佢五行土旺、所以要用木疏土,誰知個名木太多而剋水太過,因而顯得渴水……斷估佢亦腎水不足,哈哈!」,「如是者、上頭急調汪洋嚟掌粵以作支援,現在國策反過來要北水回流以補地位水分、更為突首補腎咁話囉?」老而不笑着搶答:「不過冇用呀!汪洋自己都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非但幫唔倒忙谷番啲水嚟香港,反而還加速南水北調嘅速度添!」,偉哥繼而亦搶答:「嘩!最近廣東省真箇冇皇管,你睇下啲(假人仔)通街都有得賣」,我感嘆道:「其實我最愛國,睇到廣東省班貪官如此無法無天,真係揼心揼肺。曾經在舊年發表之文章中不止一次警告廣東省今年會爆大鑊嘢!」,「咁你又咪一竹竿打哂整船人,斷估廣東省官員唔敢沾手偽鈔卦!」大難財說,老而不搭口:「呢層好難講……你睇下,唔單止老吳投訴當地政府擅自删改中央華僑政策,有眼睇嘅最近(五一)黃金周假期佢哋都夠膽私訂回復七天而對抗中央……你話其他有咩唔敢做呀!」,「賊佬試沙煲嗻,中央一發惡、唔係又死死氣仚旗」偉哥笑着說。

    大家沉默了數分鐘,隨着音樂拍子煉功。這時候,偉哥望望手錶、隨即在揹囊內攞出樽醫院咳藥水,「哦!你飲咳水,我要告將官去」畀老而不E到、指着偉哥扮作認真地嚷道,這邊大難財也笑笑口打趣:「有冇驗過係否衛生署公佈過期嗰款呀?」,偉哥冷冷地答道:「話之佢有冇過期……總之飲壞我佢醫管局肯定要賠」,「你咪咁老定,既然政府已經叫咗你哋攞番去換,飲出事照道理冇得賠」。老而不雖然煉到氣騾氣喘但也吃力地接話:「兌金七運〈醫事〉在其中所佔分量不少,自2003年沙士破舊立新之後,天運改革醫事來得殘酷與頻密,唔少以前未聽聞過的流行疾病都日新月異地爆發,諗就諗到神兆機動針對金融和醫療之改革步伐會加速,但點解香港比起其他地區克應更劇烈呢?」,「冇錯,難得你老而不人雖老卻不痴呆……」我笑道,「講得嚟就應驗啦……」「左邊已黐哂,右邊只剩幾條正常……嘿嘿!」大家七咀八舌地爭相加入調笑,哪邊廂老而不沒好氣地坐在公園鐵櫈上噓着氣、抹着汗,裝作甚麼都聽不到。「你知否香港特區係正宗八運神兆機動下的產物?」我繼續回答老而不的問題:「青龍中國在七運尾由兌金白虎手中收回香港。唔知係唔係當時簽(南京條約)之際清朝政府計過數,知道響七運尾、中國會冒出個(鄧龍龜)嘅偉人有能力收回地方主權以雪前恥……」,「係噃!唔通佢有住(推背圖)做事咩?」大難財聽得入神而發問,老而不聞後冷冷答道:「睇推背圖應該冇嘞!學岳母就有之……」,大難財聽後覺得出奇:「岳母也懂得推背咩?」,偉哥可能覺得大難財傻得可愛忍不住答道:「岳母推背叻過劉伯溫多多……嘿嘿!」,大難財和他兩條靚眼定定望住偉哥點着頭,可能心中在想:點解岳母咁叻嘅!我看在眼裡、真箇忍不住而噗哧笑出聲:「岳母推背叻過劉伯溫在佢之手指……哈哈哈!」,「手指?哦!金手指篤背脊……哈哈哈!呢下嘢老而不你最拿手……」一言驚醒大難財,於是乎大家又笑到見牙唔見眼,猶其大難財和他兩個徒弟笑得最起勁。「既然神兆機動廿世紀七運尾地域管治權交接,人家一早就算準你英國佬到時到候退氣。直情係君子報仇百年未晚……呵呵呵!」我繼續說下去:「你回顧一下回歸之後,舉凡七運兌金嘅一概事物,在香港無一不衰哂!」,「講起嚟真係似層層,首先回歸年鬧雞瘟H5N1掀起咗兌金沒落之序幕……」老而不說,偉哥接續:「次驗證投機受沖擊而股市、樓市9798年開始暴瀉」,繼而大難財發話:「廿一世紀香港之聲(新馬仔)之去世又開始咗名歌星昇天歸位嘅里程碑……你咪話,計開:羅文、張國榮、梅艷芳、黃霑…….等等,差不多一年去一個咁得人驚!」,「仲有2003年沙士呢……」大難財條靚接着說,我最後作出總結:「咁仲未算,真正慘絕人寰係入咗八運嘅五年後之今日,由於(乾兌金)代表性之歐美正式步入運勢淘汰大象,全世界全人類無一可免。如是者,香港幾乎無人不損手爛腳。投機衰哂可以賴美國、賴布殊,甚至賴賴斯,嘻嘻!至於醫事方面自(沙士)以來非但全無進步,還衰足六年,根本冇得賴、而要歸咎於運勢要求將兌金七運擁有代表性之一切來個全面淘汰,而醫療係最具代表性之一(當年沙士重災區:淘大,根本就大象提點:未來﹙亥子丑﹚之水三歲正是醫療部門汰舊立新日子)。呢啲就係(點解香港比起其他地區克應更劇烈呢?)之答案。

    停了一陣,老而大又再問我:「中央宣佈將上海打造成金融中心和航運中心,咁樣會唔會影響香港地位?」,我笑着搖搖頭答道:「斷然不會!除非北京遷都啦,否則我以前嘅預測將五十年不變:香港永遠作為首都嘅正向係永遠不變之事實。定位為首都﹙青龍方﹚之上海,不過係宰輔地位。若然向方無水倒左倒右的話,正座嘅北京首都肯定冇收入來源,既然冇進帳、咁上海攞乜取替香港呀?制定呢個政策之人肯定腦缺氧,未來政策之執行我相信一波三折,原因係違反陰陽易卦行徑最終必然失敗。更何況未來(15年後)步入九運、世運將旺南方(香港),而上海啱啱至脫離七運兌金(19842003)之零方衰方地位,有排都未輪到佢旺啦!」。講到呢度,大家煉功煉到恰到「聚精」處,氣通百會而匯源丹田、再貫注會陰……因而倍加「會神」,如是者小周天貫通、舒萬分,也無暇再說三道四「發噏風」耳!(本篇完)

 

吳鈞洋網址:www.ngkwunyeung.com.hk

吳鈞洋電子郵箱:raymondnghk@yahoo.com.hk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