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國強師傅其他文章

                                                         圖、文•鄭國強  

粵港風水實錄之一二

濟公駕到

 

琪官帶領眾道士主持濟公活佛開光儀式

                                                                                                                                                      

    今年新春,筆者忙於在上環觀音堂與太歲廟,為各方香客作解簽和拜太歲功德時,見道家師傅琪官與對面濟公廟常駐道家師傅寶哥和基哥,竊竊私語,滿臉愁容。後來本人助理告知,原來濟公廟與東華三院合約即將屆滿,院方表示不再與原先的主理人續約,只留一名較滑頭的師傅肥鵬在職,其他人等一概不要,連濟公像都要搬走。所以眾道家師傅及各職位員工面臨失業危機。真正是「鈴鈴查查都保唔住。」更加上多年相處,一時面臨分手,所以大家相當難過,無限唏噓!

    筆者得知個中原委後,馬上靈機一動,本人主理之太歲廟,常常有功德法事舉行,正因沒有長期固定道家師傅坐陣,時常有應接不暇之歎。而且本人在春節期間見琪官、寶哥和基哥三人十分合拍及開心,所以提議由琪官當組長,帶領寶哥、基哥分攤觀音堂及太歲廟的一切道家法事工作。最多本人為他們多接一些紅、白二事的功德,讓他們收入更穩定。只見三個年青人立刻展露歡顏,大談如何開拓業務,開心到飛起來。尤記得二年前,筆者受聘到北京近郊一大企業公司勘察風水,被本人算出貨倉曾起火災,工廠大門前因五黃到門,而壓死一名運貨工人,都是由本人再帶同琪官與另一助理,到北京為該公司進行超度法事及灑靜儀式。另外筆者在國內看住宅、廠房等風水時,不乏要造功德法事的服務,所以他們三人應不愁寂寞。正所謂:「此處不留人,自有留人處。」天無絕人之路又一例證。

    言談之間,基哥更說出濟公廟內,還有一名解簽人——明姑,也是無處容身,問本人能否容多一人。筆者正為擴展廟務而煩惱,何況本人一向宗旨是助人為樂之本,表示不妨見面研究可行之道,亦無不可。經過本人向觀音堂掌門人四叔說明及得其答允,兩天後大家相約見面,期間各人對濟公廟的管理手法及老員工肥鵬諸多不滿,筆者正好從中瞭解及摸索更好的合作方案,以免自己變成將來的肥鵬也。

  

(左)各善信領奉吉祥勝意。(右)濟公活佛左方之月老星君、註生娘娘及和合二仙


    商量結果方案如下:

    (一)、在太歲廟之東南方裝修成濟公聖佛之行宮,儘快造一個真正濟公法相之濟公聖佛像,以供各界參拜。濟公聖佛能解救眾生一切災劫,大利正偏財及化解一切病痛及有逢凶化吉之妙。原來濟公廟的濟公一點不像濟公,而且是由每一次投得濟公廟的主理人自己搬濟公來的。當合約到期後,自己搬回自己的濟公走,即每一任的濟公廟就有不同的濟公像,由此可見每位濟公像的香火期,就只有短短的幾年時間,可算十分「不濟」。

    (二)、據明姑解簽及大家眾人心得,均認為現時香港很多單身男、女,都很難找到理想良緣。以致年華老去,也找不到終身對象,所以提議加請月下老人星君坐鎮,為各界單身男、女巧穿紅線,早成佳偶。

    (三)、另外,更見很多已婚夫妻,常因小事而爭吵,大則離婚收場。有見於此,增添和合二仙,好讓在離婚邊沿的夫妻,重拾歡樂,恩愛如昔。當然,揾筆者佈置風水局就最好啦!

    (四)、最後,亦見很多夫妻婚後多年都膝下猶虛。簡直是人生一大苦事,所以多添註生娘娘坐鎮,藉以保佑求子信眾,早得貴子/女,也可以保佑生產順利,母子/女平安為要。

    萬事具備,只欠金錢。豈料經本人一聲呼籲,各界同心,很快已籌到金錢,並添置家俬物件等。更奇怪的是,筆者到中山訂購枱、椅家俬時,造家俬的老闆向本人推薦謂,工廠內剛招來一位擅造神像的師傅,不妨給點機會。湊巧筆者身上剛剛有明姑給的濟公聖佛法相,更巧妙的是,地上有一個檀香古樹樹頭,其形狀與要造的濟公聖佛一模一樣,一單工程,就此成交矣!

 

   

(左)呈現濟公活佛寶扇形之純陽祖師神壇。(右)呂祖先師香爐旁香灰散成之葵扇形更見葵扇手柄


    奇怪的事又再發生於二個月後,筆者專程在中山接濟公聖佛回港,準備擇吉開光之时。當本人手捧濟公佛像入廟之際,廟中員工玲姐即說:「這就是我常常於打坐時,見到的法相,造工多少錢?由我來捐。」更說:「衪早已駕臨了,不信?俾我手機拍下的照片你們一看,就知玄機。」原來本人太歲廟各神祇均常顯靈,如光緒年觀音行宮和廟門正向的純陽祖師為最。常以三枝大香之香火形態及落在香爐旁之香灰形,來顯現多種奇形怪狀,開示本廟各人。

 

    話說,本人和琪官、明姑等人,商談合作方案,及要新造濟公佛像過程。因十劃未有一撇,所以廟內其他人等一概不知,以免琪官、明姑他們被對面濟公廟中人忌妒,而引起不必要之麻煩。豈料,在此過程中竟被玲姐見到呂祖仙師之香爐旁之香灰,散落成一把無柄大葵扇形。好奇之下,本想捧開香爐拍照留念,怎知拿開香爐後,赫然看見香爐底部一條長香灰條形與無柄大葵扇相連,真如一把大葵扇之形狀。至此方知,呂祖仙師一早已贊成濟公聖佛來此「掛單」。繼續為各界信眾排憂解難,只是我等塵俗世人後知後覺也。

    時光匆匆,二個月後由筆者擇吉,為濟公聖佛開光。琪官帶領寶哥、基哥再加二個助理,合共五人,由太歲廟助理冰姐,聯同約百名信眾,參加開光拜斗及行大運儀式。法事進行其間,原本廟外黑雲重重,當琪官與眾道士帶領各眾信行大運及宣讀奏章時,廟外天空方圓百里祥雲湧現,瑞氣臨門,不知驚動了哪些貴神駕到。更見數以百隻燕子在太歲廟與觀音堂上空飛舞。夏天五月能有此現象,實屬吉兆。但因無時間將那些景象拍下留念,尤為可惜!

    果然如筆者所料,當太歲廟加請濟公聖像坐鎮後,外來的紅、白法事日漸增多。當然,這亦與琪官、寶哥、基哥、珍姑及廟中各員工的努力有著莫大關係。天時、地利、人和三結合,自然事半功倍。世事往往有人歡笑有人愁,自從基哥、寶哥、明姑入主太歲廟合作後,濟公廟前老師傅肥鵬,時常無故指桑駡槐。若有舊客到濟公廟找明姑,就出言中傷,連筆者路過,竟也冷言相對,簡直不知所謂。雖然寶哥與基哥曾跟隨揾食,但大家並無一切協議講過,不准與附近廟宇工作,明姑更長期被人喝罵及不尊重。為何人家另謀發展,自己卻心生不忿!唔通有病!

    筆者藉以上個案來與大家分享一點個人心得。本人發覺過去一直以來,很多傳統行業如術數粵劇,藝術、等等。大多數老師父都以老行尊心態來欺壓後學,但此輩人仕又知否從梅花心易排算是(鼎)卦當權(去舊立新),三元九運又是八運的(艮)卦當家作主(少男)。君不見國家政要去老立青,年青歌手由大旺少女變為大旺少男嗎?世事輪流轉,一代新人換舊人,此其時也。寄語明姑、寶哥、基哥及一切被欺壓之人仕,做好本份,迎戰未來,忍辱負重,以德報怨。自然是明天、明年、一世都美好啦!(本篇完)


   

鄭國強網頁:http://www.chengkwokkeung.com.hk

鄭國強電子郵箱:szfssq@163.com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