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香港風水學家黃頁

劉乃濟其他文章

                                        文•劉乃濟 

 

現代鬼眼緣        


  

    千億遺產爭奪案,今月便要宣判,由於這次是初審,無論判決如何,看來都會紏纒下去。有人問我:「若從相法看來,案中人物將會是如何結果?」我的回答很明確:「這個故事叫做《現代鬼眼緣》。」

    鬼眼緣的故事,是著名相士陳繼堯告訴我的,我曾以題為《不義之財毋苟得》寫在這個專欄堙C寓意是每一個人所能承受的福祉,皆有一個定數,若是超過了這個定數,禍害便會接踵而來了。若是說得顯淺一點,江湖叔父常會告誡後輩:「出嚟搵食,最緊要知道自己食得落幾多碗飯!」就是這個意思。

    能否承受多少福祉?那是命中註定,從面相亦可以看得出來。在我看過的面相中,記憶最深刻的是星馬首富陸運濤。當年我曾撰文記述,剪報仍然留存。

    陸運濤的父親陸佑是星馬的第一代富商,新加坡和吉隆坡都有陸佑路和陸佑大廈,香港中環亦有陸佑大廈。他的財富多得無法計算,擁有數不清的礦業和地產。據說他擁有的多個橡膠園,加起來的面積比香港還要大。

    陸運濤是陸佑的獨子,1954年從英國學成歸國,便繼承父親的事業,擔任國泰機構董事長。該機構在星馬擁有戲院60多間,10間以上的大酒店。他也是馬來西亞航空公司及馬來亞銀行的董事長、旅遊協會主席、新加坡圖書館主席、代理馬來西亞大學校長,以及許多保險公司、鍚礦、進出口公司的董事或董事長。日本、馬來西亞、柬埔寨政府都頒授過勛章給他。香港電懋影業公司成立以後,由他親自出任董事長。 

    據接近陸運濤的人士說,他雖然很富有,但對於做生意的興趣不大,反而像個藝術家。因為喜歡鳥類,常到世界各地觀看鳥類。在吉隆坡私邸的大花園堙A亦養了許多鳥類,時常觀看各種鳥類的動作和神情,甚至能夠了解鳥類的感情。他拍了近20年鳥類的照片,是世界上最著名的鳥類攝影家。有人說:由於陸運濤對於攝影樂而不疲,就連帶對於電影事業,也有著很濃厚的興趣了。

    1964年,東南亞影展在台北舉辦,由於電懋公司的《玉女懷春》得到最佳影片大獎,陸運濤興高采烈的以星馬電影界代表團長的名義,經過香港前往台北參加盛會。當他來到香港機場轉機前往台北時,電懋公司特地為他們的老闆在機場開了一個記者招待會。

    當時的香港機場十分簡陋,在不足兩百呎的貴賓室中,擠著電懋的高層和記者百多人,不少人都要站立著。我和陸運濤面對面的相距不足兩呎,一時好奇心起,偷眼觀看這位星馬首富的面相。

    不料不看猶可,就是這麼一看,我驀然吃了一驚。因為他從鼻子以下,面頰便向內縮了進去,驟然看來,就好像沒有了下巴。研究相學的人都知道,下停部位管著50歲以後的晚運。陸運濤富甲一方,怎麼會長著這樣的一個下停?

    只是驚鴻一瞥,心中猛然浮起一個驚訝問號,但在那麼熱鬧和擠迫的場合中,我是來採訪的,要拍照又要筆錄,也就來不及把陸運濤的面相繼續研究下去了。


    電懋公司的宣傳主任黃也白,向記者們介紹了老闆之後,還介紹了三位貴賓。最矚目的是一位中年女士,是陸運濤新婚才幾個月的夫人周淑美。我們這些跑娛樂新聞的,當然知道陸運濤最近再婚,因為這是星馬前幾個月最轟動的新聞。

    陸運濤本來有太太,結婚巳十多年。我在照片上見過這位夫人,是個雍容華貴的大美人。據說離婚原因是這位夫人沒有生育,將來偌大的家業沒有人來承繼,於是陸家以很優厚的條件送走了這位夫人。星馬首富再婚,大家都以為新夫人一定美若天仙,不料陸運濤情有獨鍾的女人,郤是一個姿色平庸,而且是帶著個九歲女孩的寡婦。可能的解釋是:她既能生女兒,將來當然也能生兒子。

    第二位貴賓是電懋公司的新任總經理周海龍。電懋電影公司成立時,邵逸夫還未曾來香港打天下。當時電懋聘請麗的呼聲的節目總監鍾啟文來做總經理,這個總經理做得很辛苦,因為事無大小,都要向新加坡請示,但他竟然做了十年,而且也做出成績來。後來鍾啟文因為與旗下女星丁皓傳出緋聞,其他女星說他偏心,聯名向新加坡告御狀,一枝冷箭便把鍾啟文射下台來。

    誰來承補鍾啟文的總經理遺缺呢?新加坡高層很頭痛,因為他們對於香港電影圈的人事不熟識。不過,新加坡的高層都是生意人,最著重的是那一盤賬目,尤其是電影是藝術,賬目向來是最糊塗的。既然著眼於管賬,便派了個會計主任周海龍來香港做總經理。


    還有一位貴賓是新任電懋公司的製片主任王植波,記者中很多人都認識他。他是上海文人,來到香港以後,為報紙爬格子,或者寫電影劇本。他寫得一手好字,有時會開書法展覽,在文化界中算得是個活躍人物。

    我和王植波也算有著間接的淵源。有一天,與邵氏的製片主任鄒文懷聊天,他大嘆劇本題材難找。我說小時候看過一些影片,至今仍然印象深刻,有一部是《十三妹大鬧能仁寺》,場場滿座;還有一部《荒江女俠》,連拍十幾集。鄒文懷竟然聽進去了,由導演何夢華把《十三妹大鬧能仁寺》改名為《兒女英雄傳》,古典美人樂蒂做女主角。男主角呢?爆出一個大冷門,竟然是王植波。看來若不是我和鄒文懷的一席話,王植波就不會榮登銀幕了!

    周海龍在新加坡只是個會計人員,連片場都未進過,更不知道拍影片為何物,突然高昇為電懋公司的總經理,自己心堣]有點發毛。這時候,恰巧王植波去到新加坡開書法展覽,有人介紹他認識周海龍。王植波能言善道,寫過劇本又做過主角,談起電影,如數家珍。周海龍此時恍如瞎子抓到了一枝盲公竹,連忙禮賢下士,邀請王植波做電懋的製片主任。在電影機構中,製片主任位高權重,拍甚麼影片?由那個人做導演?找甚麼人做主角,都由他說了算。曾經在片場跟在導演後面做小編劇的王植波,此時真的是一登龍門,揚眉吐氣。

    這次是陸運濤初次踏上台灣寶島,台灣當局對他是給足了面子,在頒獎大會舉行後,因為知道陸運濤喜歡鑑識古董,特派一架專機載他去台南參觀故宮愽物館,新夫人和兩位剛任新職的大員周海龍和王植波,當然是隨從左右。回程那天是1964年6月20日,恰巧是陸運濤的50歲生日。台北方面設備盛筵為這位星馬首富慶生。賓客滿堂,候至深夜,郤宣佈主賓不能來了,因為專機因風雨撞山,機上人員無一生還。

    想起前兩天才和這位星馬首富對面談話,又曾為他的面相下停短縮而愕然,轉眼間便人天相隔,不禁感嘆世道無常。再想到那位新夫人周淑美女士,只做了幾個月首富夫人,便隨著夫婿同登極樂世界。而那位因不能生育而被迫下堂的舊夫人,反而因禍得福的逃過了大限。至於那兩位彈冠相慶但還未坐上大位的總經理和製片主任,他們的命運更加令人嘆息,料不到登上的龍門,竟然是地獄的通道。

    據說王植波也懂得看相,他早就知道自己短命,所以常在送人的書法中,加上一個印章「王郎長壽」,但到頭來仍然無法逃脫厄運,他罹難時也和新波士一樣是50歲……

    由此看來,每個人所能承受的福祉,都有一個定數,過了這個定數,禍害便會接踵而來。正如俗語所說:「食幾多,著幾多,整定!」以上所述說的人物,他們所承受的福祉,都是由正道而來的,尚且會有「鬼眼緣效應」。何況那些處心積慮、旁門左道、巧取豪奪的貪婪之輩?倘若他們的奸計得逞,世上豈還會有天理?(本篇完)  

 

 

掌相研究班上課情況劉乃濟短片網址:http://hk.youtube.com/watch?v=xTxdnHOz3S4   

http://www.youtube.com/watch?v=lcZPGSBNeVw

    

劉乃濟網址:http://www.naichailau.blogspot.com

劉乃濟電子郵箱:naichailau@yahoo.com.hk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