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國強師傅其他文章

                                                         圖、文•鄭國強  

粵港風水實錄之一二三:

雄風再現

 

梅州劉先生六百萬建成別墅。

    數月前,筆者為深圳沙頭角藍郡樓盤,做新舊業主嘉年華會家居風水講座嘉賓後,有一準業主古先生十分客套,要立刻請筆者到其剛開始裝修的藍郡豪宅新居,為他一家作現場風水佈局,更將剛聽到本人所講述的風水學問,請教筆者。本人喜見古先生態度謙虛,除儘量解答其心中風水問題外,更加倍小心為他糾正其住宅當時的錯誤風水佈局。在回程本人公司途中,秘書小羅接到一名劉先生電話,說是由古先生介紹,想請筆者即日下午,由他深圳司機接本人,立刻啟程去梅州興寧市,為他新舊公司及其別墅作風水檢查。當秘書小羅聽後報價說:「鄭老師出門費每天壹萬元,公司風水......」話未說完,那劉先生說:「不用說了,只要前來即可,我知怎樣做的!」小羅連忙致電筆者告知有此事。筆者心想正好這二天有空,既然有此豪情快語,亦與古先生通過消息,證明是古先生覺得本人功夫了得,剛好他梅州大老闆劉先生有風水堪察之必要,所以立刻作了電話上之介紹。有見及此,筆者應允小羅命劉先生的司機,於當日下午四點三十分到公司接本人出發,順道一嚐當地出名的梅州沙田柚及客家豬肉湯。

 

筆者與劉先生在別墅二樓合照,圖中黃花梨古董家私起碼值二、三十萬元人民幣。


    黃司機用平均時速160公里約四小時,抵達梅州興寧市內,吃過晚飯後去到劉先生名下的明珠酒店,已是晚上十點半鐘了。一番梳洗後,劉老闆在二名手下陪同下出現,互換名片後得悉劉先生為當地的政協委員、人大常委,在梅州擁有多塊地皮,剛收購下有一百年歷史以上的製藥工廠,新建一座相當大的廠房連寫字樓,及有一間四星級酒店。今次因古先生介紹下,來與筆者結交,一來想請筆者為他堪察收購下的藥廠風水,二來讓筆者順道研究一下其於數月前,新落成耗費六百萬元的西班牙式別墅。更交下他本人的八字資料讓筆者批斷,以便他(39歲)日後的進攻、防守。
筆者興之所致,現場先為劉先生面相品評一番。劉先生出生於:1971年陽曆6月8日,農曆五月十六日卯時,2009年虛齡39歲,運行右眼尾,兼看口部形態,筆者鐵口批斷其運程於09、2010年夫妻隔角,易多小人煩惱事,防禍從中出,更甚者腎臟犯虛損。此言一出,劉先生驚惶失措說:「你怎知道,我就是有腎虧之苦呀!」本人分析說,凡不正常之病症,必是(一)先天體弱。(二)後天過勞或家居風水出現水火相沖。(三)祖墳失陷無助等。從劉先生八字來看,基本上不甚明顯見此人健康有先天問題,所以應以陽居及陰宅為考慮與研究對象。當時已夜深,賓主相約,翌日先到劉先生別墅作風水品評。

 

劉宅別墅大門前八卦圖與福字照壁是之前風水師手筆。惟不合風水法度,仍犯沖煞。


   
第二天早上,黃司機來接本人,約20分鐘車程,到達一座藍/白色建成的西班牙別墅,劉先生與其父親一同迎接筆者於大屋門前。客氣一番後,下羅盤取向為坐坤向艮,東北大旺方,惟別墅大門郤開在正北方,2007年犯太歲到門,2008年五黃在正北方,均主不如意事到門。筆者見大門入口處的八卦圖及入口九龍壁之玄關佈局,之前肯定是國內風水師之手筆。而正向東北方竟建一大順弓形儲水池,更屬動水成煞,破財損丁之兆。而陽宅三要門、主、灶的爐灶位竟在兌卦的火剋金之風水煞上,而爐灶位除犯北方之水火相沖的禁忌外,連整個大廚房誤用白色,屬金的五行上。整體上對心臟、肺、腎、及男性長輩有影響,所以宜儘快擇吉裝修為救。至於正向東北方之大池塘則宜填土見山,成東北以山為旺,當然以不過高為合。最重要的是大門外見路沖及電燈柱成煞,經商量後提議封北門而另開正東門,更見遠朝鐵帽山為佳,利官貴。


   
堪察及重新佈局劉先生別墅後,劉先生請筆者到附近做鮑魚、燕窩十分馳名的酒家午膳。鮑魚香口、燕窩潤喉,使筆者有受寵若驚之感,心想一定要「做好呢份工!」席間劉先生更請來某君與筆者認識,言談間說起某君公事欠順,想本人到其祖家山墳為之研究,是否家山風水出問題。當到達某君祖父墳現場前,赫然見該祖墳之後環靠山及左、右砂手,全被破壞了,本人語某君:貴祖山墳是被人破壞了,此舉對你們後人有貴人失勢之歎也。某君表示是他們的堂兄弟所為,該墳是在2006年破壞的,而他父親就於06年年底無故急病死去。而其父親新墳就在祖父墳的左手方旁邊,但郤因太近小溪成潮,前方更見屋角沖射,難怪某君近兩、三年困難重重,此風水成煞之後遺症也。

 

「雄獅藥廠」之獅子標誌放在花園內,犯困局,不吉,易傷自己員工。


   
當日午飯後,先到劉先生所收購的「雄獅製藥廠」堪察風水,因劉先生新廠尚在興建中,要在舊藥廠辦公一段時間,所以要為劉先生的董事長辦公室作風水佈局,因為上一手要賣掉藥廠,本人更要小心堪察也。經研究所得,除了董事長辦公室及財務部要重新佈局外,最重要是「雄獅制藥廠」的雄獅,只放在藥廠內小花園的小石堆上,變成雄獅被困之局,該藥廠之業績哪能「聲震中外」呢?筆者見該舊廠房區本是風水吉地,提議劉先生將來搬廠後,將該地申請報建,改建成中、高尚民房,必然是當地居民安居樂業之所。原來劉先生正有此意,因此更約聘筆者,日後為其樓盤做風水設計顧問,在此帶過。


   
然後,司機再車劉先生和本人到新建的「雄獅藥廠」,經下盤堪察,大局坐北向南,東、南各開有一大門。現場所見入門之路直沖廠區,將南、北兩邊之廠房割開,主多衝突及各成幫派,門口更犯水走之象。筆者提議在入門玄關處,做一圓形噴水池,成水木相成,更用大葫蘆形做噴水池之出水口,意取用葫蘆裝藥之藥廠商標。配合形法,而下元八運正東方為照神水方,更有「噴水池一開,財源滾滾來」之兆。而正南方大門做寫字樓及客人車輛出入口,卦取天天乾三爻吉度,而原來之雄獅商標,則放上寫字樓之樓頂上,面向東南方。2009年八白吉星到宮大吉之開始,遠朝十字路口的四水歸源局,雄獅一吼,四方八面之市虎(汽車),能不成群臣俯伏?再在寫字樓安排老闆房和財務室在東北的當元旺宮及正南方之未來旺位處,大功告成。劉先生十分滿意本人之風水佈局,傍晚更與某君請筆者「魚翅漱口」。晚飯間,劉先生直言問筆者,關於他賢虛腰痛,有心無力如何處理?筆者分析其八字後,表示與其八字無關,定是祖墳不力,劉先生說自己祖墳不知所蹤,問有何善法?筆者得知劉先生梅州市內置下一大個山頭,用作種植山草藥供「雄獅藥廠」作貨源,提議在該山頭點一吉地,做劉家祖墳,改變其先天之不足。

 

劉先生山頭古墳現場所見葬太低,犯「龍虎欺主」。


   
第三天一早,車程約40分鐘到達劉家山頭,筆者用入地眼功夫,指出右前方應有結地,劉先生點頭表示筆者所言非差,惟該處已有一古墳所用。本人認為有可能點不到正穴,不妨現場一看,果然該古墳所造位置太低,成龍虎欺主,難怪古墳香火全無,可能各後人都不知有此一祖山所在。筆者馬上在附近,根據左龍、右虎、前案、後靠之天心十道法,為劉先生點得一螃蟹朝天穴。劉先生馬上命員工用紅繩將該處圍起,待日後與父親商討後請筆者再到現場,造下土、立碑、造葬等事宜。中午劉先生再帶某君和筆者到一特訂酒樓,吃了一頓壹萬多元的「穿山甲」全體宴,筆者身上的一切癬疥熱毒,應該一掃而空吧!二天半的梅州鮑、參、翅、肚、野味行,就此結束。 (本篇完)


   

鄭國強網頁:http://www.chengkwokkeung.com.hk

鄭國強電子郵箱:szfssq@163.com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