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香港風水學家黃頁

朱樹松師傅其他文章

                                              文•朱樹松 

 

即將沒落的日本             

 

  

    運氣是個難以琢磨東西,不管你相信還是不相信你都得在它的規範下作為,儘管有的反對運氣者能從別的方面找出藉口列於運氣之外,但事實還是那個事實,跑不了。

   
日本這個國家,現在在世界上可是一國之下萬國之上不可一世的強國,但是,不管多強,他都得在運氣的左右下順著“軌道”走。日本地處東亞偏北,近鄰中國,是一個位於太平洋西岸海洋包圍之中地震區的島嶼國家,他的領土由北海道、本州、四國和九州四個大島和諸多小島組成,以山地和丘陵為主。日本的山地和丘陵中有很多是由火山形成的,海拔3700多米高的富士山是日本國的最高峰,也是日本的象徵。日本平原狹小,最大的平原就是臨近東京灣的關東平原。

    從風水上說來,日本應該歸宗于中國的龍脈。日本的風水屬於中國三大幹龍的那條北龍的“尾巴稍”,受黃河與鴨綠江夾持,由中國的東北入海,潛水盡結在日本海形成日本群島。由此看來,日本的運氣受中國龍脈的影響當是不可爭辯的事實。


    日本國家雖小,但心氣很強,總想當個“領頭羊”,這也是運氣的促使(後文有述)。現在總算是借著過來的運氣竄上了世界第二,可以貼在老大屁股後邊俯瞰地球了。日本也不記恨老大的那個原子彈,和老大一夥沆瀣一氣,成了一個窩在東方的“西方”鷹犬。一個國家的運氣,就是看首都的旺衰,歷史上的日本為了出人頭地,也是幾經周折多次更替國都的國家(日本建國于中國周惠王十七年,即公元前660年,至今有2660餘年的歷史。在東漢獻帝時始與中國往來,日本從此有了中國的文字和中國的文化。大和[疆原]、奈良、京都[山城]、江戶[改稱東京前]等都曾經是日本的首都)。有的資料上稱日本的首都一直都是在東京,筆者覺得這是不太確切的,應該以“東京”名世為始。其實,以“東京”之名作為日本的首都不過才140年的歷史。在中國清朝的同治八年,即1869年日本明治維新後,才遷都江戶,改號東京,延續至今。從東京名世看東京的運氣,應該是發旺於上元一、二、三運中(施威甲午海戰;掠奪中國庫銀和國土;侵佔中國軍港、商埠、礦藏、糧食;勝俄國,滅朝鮮;攪亂太平洋,強奪德國領屬諸島……),敗落於上元與中元交接運的三運末、四運(1923年關東大地震;遭美國原子彈轟炸及侵華失敗;二戰戰敗成為“二等”國家),後經中元五、六運(其中六運為“一六同宗”復蘇運)過渡,稱雄世界於下元七運(“二七同道”,1984—2003),至2004年交至下元八運,煞氣進入東京,日本運氣當再度敗落,若不遷都,必致不堪。說到這堙A筆者還真覺得日本那個小淵惠三當政時國會通過的遷都的議案還真是英明之舉。

   
說起遷都,在上世紀80年代初,日本就已經“感覺”到將來的運氣不妙了,要遷都。於是,醞釀到上世紀九十年代,在小淵惠三執政時期日本國會就通過了遷都的議案,準備在2014年前把首都遷到新的地方。當事人應該說是英明的,但拗不過自然界讓日本再次歷劫的運氣力量。筆者曾經說過:“當一個事物到了應該變化的時候,運氣必然會捉弄當事人”。於是,事與願違的事隨後就出現了,也正應了日本的揹運。有一些患“葉障”眼光的高峰人士和所屬的既得利益集團,在得知日本要耗“鉅資”遷都的大舉後,心疼得要命,不顧日本民族與國家的前程,竭力搜羅、列舉了無數條“遷都罪責”聚眾反對抗議,日本遷都的事經這麼一鬧騰也就擱置起來無人問津了(日本遷都,勢在必然,只是等順運應時者的出現了)。

    運氣是不饒人的,儘管日本現在是世界老二,也得讓運氣牽著鼻子走。老大又怎麼樣,還不是一樣的落魄,現在只剩下騙人的本事了,滿世界到處拍著胸脯唱著高調下保證,去搜刮那些本不屬於自己的錢財和資源,妄圖挽救自己既倒的敗運。可憐的是那些追隨者們還傻乎乎的抱著個熱罐子,盼著騙子說實話、做實事,望著強盜成善果,等著西邊出太陽。日本,這個團夥二把頭,更是一頭紮到老大的懷堙A和老大哼哼唧唧著一個調子騙世界,時不時地還想耍點威風。慢慢的走著看吧,用不了多少時間,日本早晚成了老大的殉葬品,墊背的!

   
自從2004年的那個年頭,世界的運氣轉化為八運以後,亞洲東北部區域就變成了接受有益運氣的區域,在不遠的未來,這個區域的國家,以中國為首的國家,會以領軍架勢崛起在世界的東方(整體運)。與此同時,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利益集團,會每況愈下,到頭來只能附仰於東方的腳下(關於運氣筆者多有敘述,在此不再細說,關注者請參閱筆者有關文章)。在崛起的東亞區域中(整體運),當然也不會少了日本這個國家。

    日本應該高興啊,可他高興不起來,前面已經說過了,他那個首都東京在進入八運後,卻迎來了煞運(單體運),如果不順運遷都,一路下去,天災人禍,那些想不到的事“摁下葫蘆瓢起來”會接踵而至,那個管事的也是“黃鼠狼子將老鼠”一窩不如一窩(本來很明智的遷都議案卻沒人管了,現在的日本實際上成了一個仗著餘勢攪和的主),到九運更糟,任他有翻天覆地的本事也做興不起世界來。說不定那個太陽旗,還會被吞沒在汪洋大海之中。別看日本現在跟著老大跑的怪緊,抱成團就象一個人似的,喊著號子齊步走,一塊兒忽悠天下,到頭來老大比日本更糟更慘,說不定老大倒下能把老二壓死呢。到了那個時候,誰也顧不上誰的時候,日本再反過頭來想遷都順運,晚了!當然,好多年前中國就有句口頭禪說得好啊——“革命不分早晚”,雖現在是晚了點,還是能“亡羊補牢”的,如果趕快“改正錯誤”順運應時,選個好地方,說不定還能沾點中國起運的光,也會隨著地運又能沖在世界的前端,擦亮眼睛看著,那個時候的世界老大可是變成了中國(屆時中日關係得以極大的實質性改善)。日本可能不信,不要緊,還是那句話——走著看!筆者只是在這媯蔆N的奉勸日本應該設身處地的想一想,龍身子龍頭都在中華大地上,頭一擺身子一搖就夠日本這個尾巴稍受的。中國還有句俗話說得也很好,叫“行下春風望秋雨”,還是儘早的向近鄰伸出橄欖枝吧……中國是不會丟掉尾巴稍的,這也是“龍”身上的肉啊。

   
日本,千萬別錯過了這自然界賜予的千載難逢的良機啊!(
本篇完,執筆於2009年8月5日於濟南 ) 

 

 

 

朱樹松網站:www.sdtv.cn/zsslh   

 

朱樹松電子郵箱:zhu086@163.com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