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香港風水學家黃頁

朱樹松師傅其他文章

                                              文•朱樹松 

 

騰飛的“鳳冠之城”哈爾濱  

 

        

 

    都這麼說,中國的版圖像只大公雞,黑龍江是雞首。仔細看來,確實也如此。其實,中國民間也有把“雞”稱為“鳳”的習慣,還真不如把中國版圖比擬成羽翼漸豐的鳳凰更為妥切。一則象徵吉祥,一則象徵中國正在走向成熟與強大。如此,黑龍江的省會、筆者點准的未來陪都哈爾濱就是鳳凰之首的都會之城——“鳳冠之城”了。

    筆者在《中國,運來遷都正當時》一文中已經闡明,因現在首都北京的運氣轉入退氣,未來之中國又要迎接崛起的大運,而未來中國大運的“領運地”在現在的西安域內,所以中國應應運遷都至西安,建新都,占運頭,強中華,壯國威,新都應改西安之名為“盛京”。並同時設立四個陪都,藉以烘托國運的氣勢,現在的哈爾濱便是筆者從宏觀的大風水觀的角度點准的陪都之一,但要改名為“德門”。德者,仁政恩惠也,“德門”意即“恩惠之門”。因為,自八運始,正運吉祥之氣來自東北,哈爾濱正是中國吸納吉祥正氣的大門,受自然之恩惠,為中國輸入應運的強盛正氣,所以要改名為“德門”。

    哈爾濱古稱“阿勒錦村”,位於東經125°42′∼130°10′,北緯44°04′∼46°40′之間,佔據著東北亞中心的位置,在黑龍江省南部松遼平原上的松花江中游地區,屬於歷史上的一座移民城市。它是第一條歐亞大陸橋和空中走廊的重要樞紐,有著歐亞大陸橋明珠的美譽。哈爾濱境內水系屬於松花江、牡丹江兩大水系。在上世紀初的元運三運、四運中,哈爾濱承運起勢,逐漸繁榮,乃至在毛澤東打下天下之後,甚至有傳說毛澤東一度想定都在哈爾濱。1953年,哈爾濱曾經是中國的“中央直轄市”卻是事實,可以想像哈爾濱重要的戰略位置了。

    說起哈爾濱的歷史,大都好講一百多年來的歷史。其實,哈爾濱早在西元1115年(北·宋徽宗政和年間)就曾經是我國古老的北方少數民族女真族建立的金政權的都城,當時名稱“金寧”,也就是現在哈爾濱轄域內的阿城區。這段稱雄於北方的歷史史實,雖然也記載在史書中,只不過被認為“叛逆”的歷史觀而冷落。說來也巧,1115年也正直元運中的八運。風水輪流轉,現在又到了八運。

    風水中的哈爾濱坐落在長白山北麓,在中國三大幹龍北龍所生發出的大、小興安嶺和長白山的環抱堥著龍氣的呵護。大、小興安嶺與長白山形成“回龍環抱”之勢,具有順運蓄勢待發的宏大氣運,這是中國北方城市中不可倫比的“自然環境”。再者,哈爾濱所承的龍脈之氣,是貫穿在燕山山脈的脈氣,直接與北京(筆者所點後運中的陪都,名複北平)脈氣關聯貫通,互相輔佐成勢。而且,北龍之脈的脈氣還直達南北朝鮮,生發出白頭山山脈,並且順勢潛水隱形過海直貫日本。所以,筆者以為朝鮮與日本的運氣是受中國龍脈影響的。筆者曾經在《即將沒落的日本》一文中說道:“從風水上說來,日本應該歸宗于中國的龍脈。日本的風水屬於中國三大幹龍的那條北龍的‘尾巴稍’,受黃河與鴨綠江夾持,由中國的東北入海,潛水盡結在日本海形成日本群島。”從版圖形狀觀之,朝鮮、日本簡直就是鳳喙之蟲。試想一下,哈爾濱一旦發勢,中國掌控日、朝,不過是口中美味佳餚而已,輕巧恣潤程度自不必說。在今後的運氣中,按照現在疆域劃分的,能夠沾上中國的大光而“得了便宜賣乖”的應是俄羅斯的東部地區。因為,錫霍特山脈也是北龍生發的支脈,到時俄羅斯東部區域會在中國運氣的帶動下一起起勢。(錫霍特山脈原屬中國,中國名稱老爺嶺。1860年,《中俄北京條約》簽訂後被俄帝國割占)

    還有,哈爾濱與南龍之端的王氣勝地南京(筆者所點後運中的陪都,名複建業。雖然,歷史上諸多王朝因“洩氣”都以短命而告終,但作為陪都,其氣運形勢還是綽綽有餘),遙相呼應,環護聚攏中龍龍氣(三大幹龍,中龍最重,北龍次之,南龍再次之),庇佑中國東方疆域一線貫通,形成護持氣運屏障,並相攜天津重鎮巨港,吐納成勢,乘運發揮,有百利而無一弊。

    在這堙A捎帶著簡述一下有關天津的運勢。歷史上的天津是“點穴”選址而成,遠依燕山龍脈,西北借京都王氣,取水抱聚氣而發展。尤自明代以來,不但是“地當九河津要,路通七省舟車”重要經濟樞紐的商貿港口,還成了防禦外侮的軍事重鎮。天津與京都風水貫通一氣,受京都風水氣運影響,與京都運氣興衰相系,北京運退,天津隨之。現雖是“中央直轄市”,又是出入京都的重要門戶,也是全國水陸交通的重要樞紐,隨運已無護衛京都的氣運,不能入陪都之選,只能作為北方重要的水陸經濟、商貿樞紐地耳。在今後的運氣中,天津北接哈爾濱(德門),南引南京(建業)之氣,隨中國地運的轉換,依然可保持國際港口城市、中國北方經濟中心的地位。但這媮棜n提醒的是,由於多年來西方城市建設理念的入侵,致使天津風水格局遭到破壞,也嚴重的影響到天津的運氣。

    “三八為朋,四九作友”,運氣就是這樣相互輔成的。縱觀歷史的盛衰,細察龍脈運氣的興退,哈爾濱的龍脈運氣在八、九運的影響下,一定會在中國崛起大運堸_到它應有的“護都”作用,一個騰飛的哈爾濱,也就是“德門”就在眼前!
(本篇完,執筆於2009年11月16日於濟南 ) 

 

 

 

朱樹松網站:www.sdtv.cn/zsslh   

 

朱樹松電子郵箱:zhu086@163.com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