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龍玄學會

《新玄機》雜誌主頁   觀龍師傅其他文章

                                                            圖、文•觀龍   

《地理鉛彈子》學說及

      『左手空圖式』之剖釋

 

序言

曾有人於香港討論區向吾提問『左手空圖式』,吾把多年研究張公九儀《地理鉛彈子學說之心得於網上公開,本欲與風水愛好者善意交流,當時亦清楚說明,乃按張公《地理鉛彈子之學理去解釋『左手空圖式』,同時於張公並未附註之處,補充一點兒個人意見,誰知該回帖,卻惹來別具用心者之連番攻擊、誹謗及謾罵,吾本欲就此擱筆,遠離是非之地,無奈此話題於網上爭論已超三個多月,好友廟街阿伯代抱不平,多番著文力斥別具用心者之謬論,紛爭並未由此而間斷。

新玄機通天記者曾多番致電與我,望能助雙方解決紛爭,無奈局外之人插手,未透知事情始末真相,其之努力,作用不大。對於學理紛爭,歷來有之,按理應對事不對人,依題論事。今吾再次執筆,純以學理角度,淺談《地理鉛彈子學說,並依多年研究三合天星派張公九儀學說之心得,從《地理鉛彈子學說之體系,剖釋『左手空圖式』。此文分三部份介紹有關之問題,首部份介紹張公九儀之師承、《地理鉛彈子學說之體系與張公之著作;次部份剖釋『左手空圖式』此特別之風水實例,其特別之處,乃未下葬暫存先人之“厝”,竟可速發長房,兼生其他效應;尾部為『左手空圖式』曾作之地理探索,作一全面報告。

學理解釋較宜出於同一學術體系,好比考証中醫案例,理應先運用中醫之學術體系,否則只會管中窺豹,極難得出合理結果。同樣解釋『左手空圖式』,必須明瞭三合天星派張公九儀之學理源流及其完整體系,若單從《地理鉛彈子學說中斷章取義,又或引用三元派蔣公大鴻之學理去解釋『左手空圖式』,只會圖具紛爭,難得合理結果。這好比用西醫知識,論述中醫之十四經脈,又焉得真正之成果?

吾研究張公九儀之學說理論歷二十餘年,並曾盡力考証張公所介紹之名穴,但基於工作極為繁忙,至今只能考証四十餘個 (地理鉛彈子內有六十餘個名穴山圖,增釋地理琢玉斧內有六十餘個龍穴山圖,地理穿山透地真傳內亦有七十餘個名穴山圖,張公之三本著作合共約有山圖二百個,山圖雖部份相同,但張公親臨堪察之龍穴墓地亦約過百 )。吾懇告諸君,史上有名之風水大師,大部份著作單有文字,少有實例山圖,倘若有之,其準確性亦成疑,吾所知至今,獨有張公九儀之學說著作,大都附上甚準之山圖與方位,智者皆能按圖索驥,尋獲相關名穴。

吾不吝公開多年研究心得,冀望能與同業善意交流,共同提昇業界之學術地位,鄙人在此拋磚引玉,期獲同業之善意回響,不管論點是否認同,皆可提出異見,善意交流切磋,如此則觀龍幸甚,業界亦幸甚矣! 

 

一、張公九儀之師承、《地理鉛彈子學說之體系與張公之著作:

《地理鉛彈子》作者張九儀之師承

張公九儀生於清康熙年間(1660——1730)浙江嚴陵人,受學于浙江淳安方從並老夫子,方公別號又承,據傳師承於浙江紹興焦公仁山,仁山公則師承於賴公布衣。賴公布衣(生於宋徽宗年間),原名賴風岡,字文俊,處州旴江人,因自號布衣子,被稱為賴布衣,與楊救貧、曾文辿、廖瑀被後世尊稱為四大堪輿祖師。賴公大弟子焦公仁山,曾於臨安大造風水,造葬九里地出七個天官三個閣老之發跡龍穴。焦晚年到淳安並終老於此,故淳安成為賴派(三合天星派)之流傳地。

張九儀學說之體系

張公九儀之學說,以賴公之《催官篇》為根基,配以中針廿八宿天星收峰之撥砂挨星法,立向收水又以輔星卦斷之吉凶,如向水分金,向左多撥一分臨生氣貪狼,可使人發富發貴如向右多撥一分,臨洩煞破祿,則可使人禍不旋踵而貧絕

張公所著之《地理鉛彈子》,極為強調輔星水法與撥砂法之靈驗無比,除此之外,尚有五鬼運財,廉貞倒掛頭,八卦飛爻,遙之(指)……等法,為後世風水名師所倡用。張公之風水學理,博大精深,並非只用尅擇之原理,套之於消砂納水,以推剋應、應期,如此簡單之方法。所作謬論者,對張公之學,尚未入門。

張公地理鉛彈子》學說,曾舉六十例以作明證,其學理於著作中,經已全盤托出,無奈風水天機不可過泄,故重要之處,亦含糊其辭,令人易生錯覺或誤解,故研究之道,除苦讀之外,尚要實地考証,方能得其精粹。任你聰明絕頂,僅從書中猜度,未曾實地考証,好比囫圇吞棗,管中窺豹,絕難有成。

古語有云: 是以博學如蘇子,必月夜泛舟,始解石鐘之旨。雄武如趙王,必微服入秦,方知鄰國之情。未有憑虛擬以,能得其真相也。”若獨處陋室,閉門造車,又焉能洞識書中奧妙。

張九儀《地理鉛彈子》學說之特點

三元派之風水理論,蔣公大鴻之學說,均以巒頭之砂法與水法定風水之吉凶。無論砂法與水法,均定穴前明堂之左方青龍位為長房管事,明堂右方白虎為三房管事,而明堂前方朱雀為次房管事。而張公《地理鉛彈子》學說之理論,砂法之分房定位,與三元蔣公之風水理論一致。

但按張公《地理鉛彈子》學說中之輔星水法,則定位為右白虎方為長房管事,左青龍方為次房管事,朱雀前方為三房管事。

單有兩房人,若白虎位有水 (看『左手空圖式』之山圖有塘字) 吉凶則以長房論事,若青龍方有水(水塘、河流),則吉凶以二房論。

《地理鉛彈子》卷一水法15頁內記載:“公位紛紛多不驗,仁山訣受賴公真,一子在前專管向,兩男孟右仲左臨,…。” 

上述數句,以水法分兩男(子)之公位:

(孟)即長房看水(水塘、河流)於(右)白虎方。

(仲)是二房在(左)青龍方。

張公之砂法,《地理鉛彈子》砂法第33頁:“一子滿盤皆他管,二子左方長房臨,前後右邊皆是小,此處偏枯己不勻,…

如此清楚表述,砂法之定位,吳厝有兩房人,則左青龍屬長房,右白虎管二房。

 

此為《地理鉛彈子》學說之基本理論,定位分水法與砂法,两者之間甚有矛盾,此為其奇特之處。相關理論,尚可參閱如南海關鳳翔之《堪輿學原理》第十章--堪輿學術中的收峰用挨星法和收水用輔星卦與淨陰淨陽,王德薰之《山水發微》第九章--天星二十八砂法與第十三章--水法總訣輔星水法,以作旁証。其餘台灣之郭芬鈴、吳明修、鍾義明及王松寒之著作,均有發揚張公九儀之學說。

除上述外,尚有其他派別之風水理論與之相同,要是陰宅之明堂有山有水之格局,定必以水為先,因水日夜流動,力量大而應驗快,而山峰靜而不動,力量較小而應驗遲緩,故砂遲發,而水先速行發財。

若水法定為吉而砂法亦定為吉者,則上上大吉。

若水法定為吉而砂法定為凶者,則先吉後凶,因水法應驗會先於砂法。

又若水法定為凶而砂法定為吉,則先凶後吉,同樣是水法應驗會先於砂法。

研究張公《地理鉛彈子》學說,必須明瞭水法定位分房特別之處,否則只會差之毫釐,謬之千里。若用心細讀《地理鉛彈子》,其中卷一水法第6頁『壽昌縣北門外洪宅祖瑩』,便是水法行先,砂法隨後之明証

清初康年代,弘揚地學名家,有蔣公大鴻、張公九儀、葉公九升、孟公浩天及沈公六圃等。蔣公闡發明初寧波幕講僧所考之玉鏡經三元九運之真理,張公闡發宋代賴公布衣之天星撥砂及輔星水法要訣。蔣公、張公二位學說流傳至今,雖各分立門戶,但對地學理氣影響之大,則無分軒輊。

蔣公之學,上溯易經六十四卦,兼取河圖洛書生成,合十之數,龍峰與向水都輔以貪狼,巨門等九星,順逆挨排,謂之挨星,又謂之玄空六十四卦。亦有二十四山分玄空大卦,以坐向飛星,分陰陽,定順逆,知吉凶之玄空飛星。

張公之學,雖亦上溯易經,然不用卦爻,取天地之定位,山澤之通氣,雷風相薄,水火不相射,八卦相錯,兼取河圖洛書順生逆剋之數,用納甲三合之理,輔之天星廿八宿以挨星(撥)砂法,與輔星水法。其說與蔣公所傳者分庭抗禮。

張公九儀將水與砂之關係解釋詳盡,巒頭理氣一併講解,此等學問理應傳之勿替。明清兩代,風水著述特多兼雜,彼此互相攻訐,互相排斥,不以驗否論是偽,專以卦理易理相詰難,解說越述越玄,並多爭理氣是非,至於巒頭,視之無足輕重,龍穴砂水,卻置之度外,需知巒頭無假,理氣無真,如此本末倒置,豈堪輿學之真旨哉?

觀之今日,攻訐與排斥延續,陋學者強求出位,所行手段,無所不用其極,實乃業界悲哀!

張九儀之著述

張公九儀一生之著述包括《地理四彈子》、《地理正義鉛彈子砂水要訣》,簡稱《地理鉛彈子》、《增釋地理琢玉斧》、《地理穿山透地真傳》、嚴陵張九儀《儀度六壬選日要訣》六卷等。 

 

二、『左手空圖式』之剖釋

『左手空圖式』之原文:

左空式。如蘭谿吳姓者。母厝東嶽廟之東。厝年餘,長房即發財。寅向辰乙水來故也。 殊左手空曠,近朝一案員淨。 右手圍護,奴煞相雜。數里外一寅峯向之,兩子。左既空無生意之基,而子癸偏左;吊入長房似利。無奈乙煞對起辛,長房無煞而有煞。故辛亥十月長子身死,乙卯同宮,亥龍(能)遙之。若左手緊密則又辛歲乙煞,小房受害。

 

基於未能親歷浙江蘭谿吳姓者母厝,故只能引用《地理鉛彈子之內容及口訣來批論分折。個人見解如下:

(一) 青龍空蕩,應不發長房,但何又發長房?

據木刻版《地理鉛彈子內卷一之水法篇第6頁內記載:砂與水分先後,砂遲發水速行,每見青龍砂甚好,怎奈遲遲管事,右邊惡水長飄零,水先管事已,...... ,田源塘沼亦同情…稍有曲折水先輪。”

此數句已指出水運先行斷吉凶,後才到砂運斷生死。青龍砂好主長房先發,可惜山砂卻遲發。白虎水方屬長房管事,但卻水形凶惡或於死氣方位,因水運先行管事,故長房凶應主飄零。

《地理鉛彈子卷一水法15頁內記載:公位紛紛多不驗,仁山訣受賴公真,一子在前專管向,兩男孟右仲左臨,……。”

以上數句是以水法分出兩男 (子) 之公位:(孟) 即長房看水 (塘) 於 (右) 白虎方。 (仲) 是二房位於 (左) 青龍方。

 

原文:厝年餘。長房即發財。

觀龍註解:看『左手空圖式』之山圖,吳厝之白虎方有近塘(水)形吉氣佳,利發長房,故判斷必須以水為先,水管財而近厝前,近者應速、遠者應遲,故白虎水利長房,年餘便應驗速發財。 

 

原文:長房即發財寅向辰乙水來故也。

觀龍註解:三合派之收水以天、地、人三盤,應用那盤來收水法,諸君定必清楚,亦無需詳加註解。

三合之水法以外盤、天盤、縫針觀水位,三合天盤雙山五行為“乙辰”宮。三合觀砂法則以中盤、人盤、中針五行看砂位,三合人盤雙山五行為“乙卯”宮,與水法皆不同。(讀者若欲深入了解收水法,可參閱台灣吳明修《羅經用法大全》第五章之輔星卦水法。)

請細閱山圖,吳厝明堂前四周皆平田,獨見白虎方有一圓塘”,平田之中界水朝入塘中,有大面積之水光反照,需用天盤量度,依估計為天盤乙三分 (貪狼水)為合局,再起輔星水法,寅向收乙為貪狼水,主生人孝友且聰明,…. 皇皇子姓發千丁。再天盤寅向收辰七分 (巨門水),又輔星水法合局,得巨門水主利衣食豐足,倉庫盈滿發財富。長房即發財”愚見認為收辰位七分之多水,必是巨門財帛方,故長房得以速發財。

此方法亦印證於『嚴郡北門陳姓地』與『田原塘畔地』等數個龍穴中,吾曾實地堪察上述龍穴,故而得以明瞭。 

 

原文:殊左手空曠,近朝一案員淨

觀龍註解:左手空曠,不利長房,見於《地理鉛彈子卷三砂法34頁內記載砂法之分公位:左空兮左先絕,右空兮右零丁,朝坐空曠二五難興………

細看山圖青龍空曠而遠,驗在長房凶事,但砂法運遲緩,必要日久才應,長房慢慢衰敗與絕嗣,故張公先斷白虎塘應長房先發財,其後才論青龍砂之凶事。

《地理鉛彈子卷三砂法35頁內記載一主一案式山圖:“凡看前後左右之砂,先看有無,次看生煞,乃捷訣也,然亦有四山環拱,秀砂疊疊,並無訣陷,何法以視之,唯走進穴場,以貼近之砂為主,餘俱以空曠論,至訣至訣 

 

原文:右手圍護,奴煞相雜。

觀龍註解:《地理鉛彈子卷三砂法2頁內記載:煞見則禍絕,洩氣漸消伶,我尅奴砂為財帛,居官得祿而和平………

二房子孫屬白虎方,有乙峰中針屬土,尅坐山參水是為煞砂;主禍絕。卯峰中針屬房日火是奴砂利財帛。應二房利錢財。

《地理鉛彈子》砂法篇云:“煞高(煞砂、洩砂) 一丈勝過生砂 (括生砂、旺砂和奴砂) 十丈”

《地理鉛彈子》卷三砂法第8頁云:更詳左右界度相侵,帶煞強兮貴而滅族,煞若低微兮貴不善終…

張公所論,白虎二房,乙峰煞砂與卯峰奴煞相雜,乙煞砂近而大,力壓卯奴砂,煞砂力大,主應二房禍絕而不利。

( 若欲深入了解收砂法,可參閱台灣郭芬鈴《千里江山一向間》第二章之消砂及分房法。)

 

原文:數里外一寅峯向之。兩子。

觀龍註解:細看山圖“厝”前正向數里外,有一高遠山峰特朝,“厝”以寅峰立向,即坐申山為天星廿八宿之參水猿,來收峰出煞,立寅向以收乙辰塘,此則U張公之收峰撥砂與納水之輔星水法。吳母厝先人生兩子,即兩房人,白虎水法吉則必利長房,白虎砂與山峰屬二房,卯乙奴煞凶砂相雜,以砂法論則不利二房。

 

原文:左既空無生意之基。而子癸偏左;吊入長房似利。

觀龍註解:“吳厝”坐申向寅,“厝”之青龍砂為由半申,庚酉辛,戌乾亥,壬子癸,丑艮與半寅等十二位置屬長房,現子癸小山崗乃吊進入青龍長房,然此山崗,並無特出可喜秀麗之生意形勢,雖吊進青龍屬長房管,但山崗巒頭無甚特出形勢,故長房似有利却並不吉利。

《地理鉛彈子卷三砂法35頁內記載一主一案式山圖:“凡看前後左右之砂,先看有無,次看生煞,乃捷訣也,然亦有四山環拱,秀砂疊疊,並無訣陷,何法以視之,唯走進穴場,以貼近之砂為主,餘俱以空曠論,至訣至訣 

 

原文:無奈乙煞,對起辛,長房無煞而有煞。

觀龍註解:此句極為重要,二房白虎有乙峰煞砂主二房禍絕,然而卻對起辛,因與乙辛相對,而辛位於吳母厝之青龍位屬長房,故大膽推論,應有一矮小山丘,位於辛位中針胃宿屬土,亦為煞砂,對長房不利;但辛山丘小而形勢於厝前並不特出,故難以注意,因近而細小,故未能引起辛煞砂產生巨煞,導至長房死亡。

無奈白虎乙峰凶煞待立在旁,又與青龍長房辛崗小丘左右辛乙位置遙遙相對,招來乙峰煞砂助紂為虐,將白虎乙高峰轉移拉近至辛小山丘,故青龍長房加大辛峰煞砂,此亦為張公之遙之 (指) 法之一。

《地理鉛彈子木刻版書內卷三之20頁:“何為吊兮,申子與辰。何為兮,巳亥寅申,舉一四生法,而四旺、四墓皆作如是觀。吊辰則水向吉,水向凶。亥則木得養火必焚,吊法吉凶同推,吊有用處,有吊法存,年月日時,都會得來的。

有關吊飛騰之法,可參閱台灣王德薰山水發微第九章七節--砂水吉凶推吊訣;陳繁夫王德薰地理真傳第九課--刑衝破害,吊衝法,飛騰之拱殺和拱洩法;王松寒《王派風水學理氣集粹》第二章天星法之第四節--論撥砂法之六以吊穿遙斷吉凶說明;鍾義明的著作皆有三合張公之吊替法。

 

原文:故辛亥年十月長子身死,乙卯同宮,亥能遙之。

觀龍註解:山圖之白虎二房有乙卯峰奴煞相雜,人盤中針乙卯同宮,三合“亥卯未”而亥能合而遙之,應驗於乙亥、丁亥、己亥、辛亥與癸亥等五個年份,為何應在辛亥之年?常人認為剛輪到此年份,此則只懂地支太歲,臨方到向論吉凶;卻未知本年地支,太歲頂上天干“辛”之力量。前文曾大膽推論,該處應有一小山丘,於辛位中針胃宿屬土,亦是煞砂,因太近而細小,故未能引至長房死亡,但因白虎乙高峰起辛崗,又遇本年天干“辛”,將乙高峰轉拉至辛小山丘,因而加大辛峰煞砂,此亦為張公之遙之(指) 法之一。相反,於乙亥或丁亥、己亥與癸亥年,便生不同看法,又豈會死於辛亥年亥月與乙卯合木局?催動辛宮煞砂,想必是《地理鉛彈子》更高深一層學理之驛馬衝動法矣。

《地理鉛彈子》卷三砂法20頁,“….每見煞砂在申,死橫應在寅申,而亦有至巳,亥字見者,吊之內,帶刑穿,故也,然亦必年月之譯馬動,千金之訣。如壁俞姓回龍顧祖地……又西山嶺井塢口地…”。

( 觀龍註:遙之法與遙指法皆相同,本人收藏之古本手抄書內記載則為遙指法。)

 

原文:若左手緊密,則辛歲乙煞,小房受害。

觀龍註解:若青龍長房,高峰山砂圍繞緊密,青龍平田中細小辛山丘之煞砂被遮掩,於吳母厝前,只見青龍高峰山砂,圍繞緊密而用神力大,遮蓋辛小丘而用神力小。吾兩次實地堪察之蘇州天平山范仲淹祖地,張公曾批註所謂:“稍出頭,亦甚平常”, 此乃實證也。故辛小山丘不作吊於青龍位凶砂論,即青龍『辛』落入空位,天干“辛”便獨白虎“乙”,即乙辛相冲,則小房受害。故書中“則辛歲乙煞,小房受害  

愚見並非最佳,甚而於某些論點會有所爭論,此亦極為平常。若作善意交流,必需互動,期待諸君能舒發己見,好作學術研究,若有合情合理之高見,吾定當拜讀學習;若單是勉強附會,未能就全篇左手空圖式作詳細及邏輯性之剖釋,甚或惡意交流,本人恕不回應。

  

三、         『左手空圖式』之地理探索報告:

尋找『左手空圖式』原來之地理,實為一類似考古之工作,數百年前之”早已不復存在,單靠零碎資料前去尋找,可說難度極大,為尋此少有之風水實例,十多年來曾訪蘭溪多次,當地政府曾多番協助,終破蘭溪東嶽廟之迷團。莫說是境外個人,難以核實相關資料之真偽,就算是政府機關,對此迷團亦非常頭痛,多個機關說法不一,後經浙江人大參予過問,其後才水落石出,現為市文物保護之東廟,竟是張冠李戴,該地政府對此錯誤,仍在設法善後。

早期之東嶽廟,原在蘭溪城南龍首山 (即現今大雲山山腳,近大寺前路及雲山小區一帶),後圮廢,因徙神像于嘉應侯張巡廟,遂改嘉應侯張巡廟為東嶽廟。後期之東嶽廟 (原嘉應侯張巡) 位於蘭溪城外,創建于唐,同祀許遠、雷萬春,又名“三忠廟”後期之東嶽廟主廟已廢,清末再重建。現時位於城東聚仁路108號之東嶽廟,實為靜性壇之舊址。清末之東嶽廟(後期)其實已拆, 原位於東嶽宮與聖壽寺之鄰, 即現今雙牛大酒店內之迎賓大廳。蘭溪古城之東門及南門位置,其實兩者相距甚近,而新舊東嶽廟皆處於相近方向,故不論依新或舊之東嶽廟往東走,大致都能尋得該“厝”之大概地理位置。

雖有大概之地理位置,但已經歷數百餘年,蘭溪古城鄰近地理,曾起不少變化,唯有按『左手空圖式』之原始地理山圖,前往當地,用三點連一線之法,印証當年”之大概位置。請參閱下面之Google Earth立體圖,當年『左手空圖式之大概地理,就呈現於諸君眼前。

(備註:子癸二砂基於修建鐵路已毀)

 

結語

曾有人認為左手空圖式並無研究價值及浪費時間,同時認為風水先講求乘氣接脈,然後再講收砂收水,……厝又有何威力?”, 按王德薰《山水發微第十二章之水神詳辯:葬乘生氣,以得龍為上,水氣次之。厝乘水氣,以得水為佳,龍氣次之。………. 故厝不必乘龍氣,以立向得水而乘外氣也。”, “厝” 之風水效應,前人亦有論述。

忽發奇想,若按當年之地理情况特點作為参考,破除帶煞之處,另找相近似之地理,擇日安放先人,又能否令后人福澤綿綿?此課題留待有心之人,繼續探討或共同研究。鄙人樂與同好一起善意交流,更不妨結伴再行探索, 共破此風水迷團,豈不快哉。 

附註:本文所引用之《地理鉛彈子》乃木刻版,頁數有別於竹林或瑞成書局印行之版本,敬請留意及自行搜索。

 (本篇完)     

    (編者按:應本刊力邀,觀龍師傅將其月前在網上討論區發表,有關《地理鉛彈子》學說及『左手空圖式』剖釋的文章整理後,在本刊重新發表。其治學態度的的認真在字埵瘨‘R份體現。如對觀龍師傅的見解不認同者,歡迎來稿,本刊將盡快於網上刊登。但請提供對《地理鉛彈子》或『左手空圖式』的完整看法,而非斷章取義的攻擊,體現學問研究上互相探討、共同研究的正確態度。)

 

觀龍網址:www.koonlung-fengshui.com.hk

觀龍電子郵箱:koonlung@koon-lung.com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