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香港風水學家黃頁

《新玄機》雜誌主頁   朱樹松師傅其他文章

                                              文•朱樹松 

 

看澳洲

 

 

    

    我原沒有寫澳洲的打算,今天寫是因為有一位素不相識的人在讀了我的《從美國的一則預言談起》的文章後,從郵箱媯o過來一封郵件,建議我從數術的角度看一下澳洲的運氣。語言之懇切,讓我無法推卻,也好,那就遵從建議,寫一下澳洲吧。 

    澳洲,實際上是大洋洲,也是世人對澳大利亞的慣稱,或謂俗稱。因為澳大利亞是澳洲最大的國家,似乎可以作為澳洲的“代表”,也就以“澳洲”這樣稱呼了。其實澳洲還包括二十多個國家和地區。但我這篇文章就寫澳大利亞這個“澳洲”。 

    澳大利亞的國土面積居世界第六,大約是中國國土面積的五分之四,位於南半球,是世界上最平坦、最乾燥的大陸。澳大利亞東臨太平洋,西臨印度洋,有著長達37000多公里的海岸線,是世界上唯一一個獨佔一個大陸的島國。從中國的風水而言,澳大利亞在整個地球大陸上的位置,猶如蓮花吐蕊之蕊,龍口含珠之珠。在世界大陸的懷抱堣S安如一尊定海神璽,威嚴、凝重、深沉,以不容動搖的儀態而神秘的吸引著整個地球上的大陸親密朝拱,安詳而又活躍地縈繫著全球大陸。澳大利亞在雄武的美洲、非洲形成的青龍白虎左右護衛堙A背依歐亞大陸的堅實祖靠,面對南極蕩蕩明堂,儼然一位“世界領袖”一般的傲立在地球陸地的南部前沿。再者,澳大利亞陸地中部的艾爾湖低於海平面12米左右,是澳大利亞的最低點,形成盆底狀,使整個澳大利亞猶如一個巨大的天然聚寶盆,在凝聚吸附著全球的精華。由此可以知道,澳大利亞之所以能翹楚於世界,就是澳大利亞的運氣堙A容納著自然而然潛移默化向全球“索取”的“營養”,具備著任何一個國家的“營養成分”,所以才成了一個全球心儀的“美麗天堂”。但是,也正因為如此,澳大利亞永遠成不了世界上真正的“政治主宰”。 

    說澳大利亞,就不能不提到那塊著名於世界的整體岩石——艾爾斯巨石。這塊巨石有著幾億歲齡,被認為是“世界七大奇景之一”“人類地球的肚臍”(筆者更認為它是南龍支脈的龍角)。它以雄峻奇拔的氣勢,雄然突屹在澳大利亞陸地中部區域的荒原之上,與艾爾湖比肩照應,相得益彰。它那迷幻多彩的光輝伴隨著陽光弧劃太空運行照射的變化,迸發出奪人魂魄的絢麗斑斕。淡紅、紫紅、橘紅、大紅、赭紅……虹彩繽紛。尤其是那落日中的巨石所呈現的自然神造的璀璨奪目的橙紅色,猶如嵌鑲在荒原上的一塊巨大的紅寶石更是令人驚奇神往。  

    中國的龍脈風水學說博大精深,指出全球的龍脈皆源於中國的世界龍脈之祖昆侖山。澳大利亞的風水龍脈應當是中國南龍所衍生的支脈。這條支脈的主脈從新幾內亞島分支,潛水過峽昂首出海形成澳大利亞大陸。艾爾斯巨石仰臥在澳大利亞的中部區域,其實是這條支龍出海的“龍角”。由此可以看出,這條支龍是條“獨角龍”。南龍屬火,所以澳大利亞多是混成紅色的土壤,尤其是光禿禿瑰麗多彩的艾爾斯巨石,更是炫耀出火性的本質來。 

    這媮棜n再說一下“南龍之角”艾爾斯巨石的神奇與它的神聖不可侵犯。龍是神靈,是上蒼造就的人類主宰的象徵,是不可侵犯的。據說一些遊客為了證明和炫耀自己曾經來到或攀登過這神往的艾爾斯巨石,都會取走一塊或幾塊不等的岩石碎塊。讓人不可思議的是,在過去的多少年堙A凡是取走岩石碎塊的人又不吝巨額花費把它帶走的石塊又都寄了回來,一個共同的原因就是這些石塊讓那些取走它的人走上了壞運。“龍角”,不是每個人都能做為己有的!它只能在特定的自然環境堿偏蒤茪H群“服務”。只有那“替天行道”的“真龍天子”才能與它形成“共同體”。 

    澳大利亞這塊獨島陸地,從近一百多年的歷史來看,大運旺氣應始於上個世紀初的二運中(18841903澳大利亞聯邦成立,統一六個殖民區,通過第一部憲法,臨時定都墨爾本。自此澳大利亞進入了一個160年左右的大運期,這個運氣到2043年前後結束)。後又漸盛於以後的四運之中(1927年遷都坎培拉,1931年獨立)。眾所周知,運氣之數四九、二七是類同運通的。所以,澳大利亞主導大運運行的氣數就在於四九和二七了。 

    筆者曾不止一次的說過,看一個國家的運氣,首先要看這個國家首都的運氣,澳大利亞首都坎培拉又是一番怎樣的運氣景象呢。筆者沒有到過坎培拉,但從反映坎培拉的各種圖中,筆者卻看到了坎培拉的一番令人振奮的氣象。坎培拉是與自然環境融合的一座城市,街道呈有序的放射狀,而且最為稱道的是每一條街道都指向了澳大利亞所轄的行政區域。這是一組非常有利的運氣通道,這種形式可以凝聚整個國家的行政精神,網統一全國心向,上令下達,上下呼應,互通有無形成了一個非常有機的整體。而最令人崇仰的是那座以國會山為堅強基座,既代表國家心臟,又是權力中心的高高矗立雄峻的國會大廈,它洋溢著澳大利亞所能具備的一切精神,又有如一尊與宇宙溝通信息的發射塔,時時刻刻都搜索接收著宇宙任何的變化和信息,並向宇宙間傳遞著澳大利亞的優美旋律。坎培拉、墨爾本和悉尼貫穿一氣,形成“三星高照”之局,向澳大利亞普灑著吉祥。 

    澳大利亞確實是一方吉祥之地。在當今西方運氣日漸衰弱走向頹廢,整個世界趨於大變革、大動盪、大交替的時候,澳大利亞似乎是一塊“世外桃源”,就好像能剝離於世界之外,雖然也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比如經濟動盪、自然災害侵襲等),但依然是保持著紳士般的風度,動搖不了“根本的神經”,相比之下只是受點輕創而已。至2024年,當世界運氣進入九運(20242043)的時候,澳大利亞會象一個斷了線的風箏,掙脫開落伍的西方陣營(或實質如此),自由自在的迎來本世紀、抑或是有史以來最為繁榮昌盛和諧安詳的時代。前後盛期,從漸起到漸衰大約有25年至30年的時間。 

    但是,毋庸諱言,任何運氣都不是一帆風順的,也不是一成不變的。在九運即將行盡,新的一運即將替代九運的那個交接年代前後,或者交運以後,澳大利亞會還發生一場巨大的火劫,還會出現罕見的“水漫金山”和“龍卷掃天”的可怕災象,更令人驚駭的是,那個巨大的艾爾斯巨石或可出現一次前所未有的崩裂(筆者孤陋寡聞,不知原先有過否)現象。從此以後,澳大利亞會迎來一個前後大約30年的可怕衰敗…… 

    就寫到這塈a,時間上已經扯得很遠了。不管它是語無倫次,還是有失邏輯,都請諸位讀者諒解。

(本篇完,執筆於2010年5月15日於濟南 ) 

 

 

 

朱樹松網站:www.sdtv.cn/zsslh   

 

朱樹松電子郵箱:zhu086@163.com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