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香港風水學家黃頁

《新玄機》雜誌主頁   朱樹松師傅其他文章

                                              文•朱樹松 

 

即將醒睡的雄獅 

 

 

    拿破崙對中國的睡獅論,不管它是否真正地說了還是沒說,反正這是早已家喻戶曉眾人皆知的事。但是,這流傳甚久的說法,也沒有說出拿破崙關於中國睡獅醒來將會震動世界的時間,於是眾說紛紜,猜測莫衷一是。甚至,有人還臆斷出拿破崙所說的的睡獅很可能不會醒來,一直是糊婼k塗的持續下去。對此,筆者也想按照中國傳統風水運氣的說法湊個熱鬧,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讓世人也茶餘飯後的增添點嚼舌的話語,豈不快哉! 

    筆者早已說過,自世界進入八運以來,便迎來了中國崛起的運氣。崛起雖為利市,可也屬變革。任何變革,即便是往好處變,也是要有“陣痛”的。因為,變革就意味著捨舊迎新,把原來的不符合發展的東西必須捨去,別忘了,那也是在前運埵菬倦竷X來的成果,割成果猶如自身割肉,能不痛嗎。這個觀點在筆者的好多文章堣w經闡述得很明確了,這奡N不再贅述了。筆者想說的是關於對《推背圖》第四十二象的看法。在談看法之前,筆者還要贅上一句《推背圖》中預言歷史演變,雖然是按照時間順序延續的。但是,筆者以為六十圖文即六十花甲子的推演過程,具有周而復始往復循環的“定律”,絕非是只能一條路“往前”走,只去預示那五十九個歷史變革大象後由第六十象來作終結的。所以,筆者以為,在有序看圖的前提下,應當“打亂”圖序,採取迂回反復,甚或循環的讀圖路徑,拋開世說得“一路順序”,一圖可多示多用,用時代發展與時俱進的眼光去讀、去看、去解,便可以顯示出時代雖異,但質同事非的變革大事。 

    筆者對《推背圖》第四十二象的圖文思考探究已久,甚覺蹊蹺。一則此象首先是按序預言了“文革”時期的一段歷史。而後,又潛移默化的影像了一個即將成為中國崛起前夜“陣痛”的前兆。此象的圖是:一女子懷抱琵琶,女子右方腳邊有一張落地無箭之弓,女子左方腳邊略遠處有一隻白兔。其讖語曰:“美人自西來,朝中日漸安。長弓在地,危而不危。”其頌詩曰:“西方女子琵琶仙,皎皎衣裳色更鮮。此時渾跡匿朝市,鬧亂君臣百萬般。”金聖歎老先生曾批此象曰:“此象疑一女子當國,服色尚白,大權獨攬,幾危社稷,發現或在卯年,此始亂之兆也。 

    筆者以為,這是預言1972年至1975年“文革”時期江青與時年(197234歲的羅克珊·維特克的美國女學者交往與《紅都女皇》成書出籠的那段轟動一時的歷史。金聖歎老先生的批解對於這段發生於幾百年後的歷史“主題”,應當說是令人驚奇的非常正確和精彩的。通過對這段歷史的認知,筆者以為“美人自西來,朝中日漸安”這一句點題點的再確切也不過了。“美人”一語雙關,即點出維特克,又同時點出江青。還捎帶著點出了19722月美國總統尼克松訪華與毛澤東握手的重大國際歷史事件。當然,在此圖像中,尼克松訪華意義雖重,但遜於維特克與江青。因為,圖中主角是女子,尼克松訪華事只不過是要引出下句“朝中日漸安”的含義而已。“自西來”,不用說,從美國來,從西方來的女學者了。對於“朝中日漸安”一句,筆者以為這是指的當時的國際局勢。朝鮮、中國、日本因美國與毛澤東領導的中國緩和了關係(19722月美國總統尼克松訪華,19727月朝鮮南北雙方發表和平統一聯合聲明,19729月日本首相田中角榮訪華,實現中日邦交正常化),加之隨後維特克又訪問了當時中國的“國母”江青,而出現的東亞緩和跡象。“長弓在地,危而不危。”長弓者張也,或是指當時氣焰最盛的張春橋(棄之在地不用,也預示了以後的失敗)。後四字卻說出了有張的護佑,當時雖因此事出現危局,但也只是有驚無險,多麼令人驚訝的貼切。而最令人震驚不已的還要屬女子左邊的那只小兔。小兔的距離比之弓略遠於女子,這顯示的是一個時間過程。在1972年維特克訪問江青後,至1975年江青在“上邊”的環境開始“四面楚歌”,上層矛盾明顯激化,但各方都懼于和礙於在世的毛澤東,矛盾雙方都還在“忍耐”之中,未能爆發。金聖歎老先生的“發現或在卯年”,猶如老先生身臨其境,“發現”二字用之極當,批言千真萬確。1975年,歲次乙卯,正是兔年。再來看一下此象的那首頌詩吧——“西方女子琵琶仙,皎皎衣裳色更鮮。此時渾跡匿朝市,鬧亂君臣百萬般。”有了對讖語的解析,這首頌詩就很好理解了。尤其是後兩句無需再解。前兩句倒是有點意思。“西方女子琵琶仙”,“西方女子”,仍為雙關語;琵琶者,撥弦弄音的樂器,有四弦(暗喻王、張、江、姚四人同音);仙者,得道之精也,此喻神通廣大。說的是那位美國女學者對江青的一拍即合的訪問之作,內涵廣大深邃的弦外之音(維特克是撥弄是非的精靈)。“皎皎衣裳色更鮮”,皎皎者,光亮通透也;衣裳,裝飾也;色更鮮,彰顯也(透出內在)。意謂江青通過維特克的著作毫無遮掩的彰顯出個人的政治意圖。 

    光陰如梭,轉眼已晃過了38年。《推背圖》四十二象所預示的歷史事件似乎已經過去永不復返。是啊,過去的終將過去,但要來得必然要來,這就是歷史,是歷史發展的必然,更是運氣動律的必然,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筆者已多次說過,不久的將來,中國必將立於世界之巔——“2004年起始,當世界的運氣遵照中國傳統三元九運的風水理論進入了下元八運的時候,有心人都會注意到世界在七運末‘悄悄地’發生的變化突然明朗起來。原來世界上最強大的幾乎是狂妄的忘乎所以的霸權強國——美國卻迎來了‘釜底抽薪’般的‘金融大海嘯’,以至於導引的全世界都跟著顛簸起來,都像是‘打擺子’一樣的哆嗦個不停。這就是自然界轉化的強大力量使然!這個不可抗拒的自然界的力量,正在把西方的強盛氣勢通過自然的轉化方式推向東方,一個強勁的東方世界正在孕成,而這個東方強勁世界的核心就是中國!”“中國,會在2024年後一躍發展成為世界最強國”(摘自《中國,運來遷都正當時》)。在這轉運期的中國大地上,最難辨別的就是心懷異志來到中國擾亂中國國運而自行粉飾了的騙子嘴臉,美國就是現實世界上“當仁不讓”的最大、最兇殘,而且最為狡猾的騙子。它每時每刻無不用盡心機的變幻著騙子的嘴臉和手法,採取任何一個可能的方式向即將崛起的中國進行不良滲透,妄圖以美國的意志來改變即將醒睡的雄獅一般的中國旺盛運氣,以使美國自己趨於落敗的運氣回轉。對此,中國必須警醒,以最大而獨特的東方智慧去刃解美國騙子的惡術,去迎接“四夷重譯稱天子,否極泰來九國春”那美好的未來。 

    寫到這堙A筆者下意識的又回過頭來再看一下《推背圖》第四十二象,好像此圖又在通過另一種方式預示著什麼……。一個白種美國女人窈窕的身影閃現在筆者的腦海堙A這個女人正在笑容可掬、瀟灑淡定、興致勃勃、喋喋不休的面對中國訴說著什麼,隱隱約約似有似無的好像是重複奧巴馬那句“如果10多億中國人口也過上與美國和澳大利亞同樣的生活,那將是人類的悲劇和災難……”。但是,定神傾耳一聽,卻又變成了什麼“殊途同歸……風雨同舟……”之類。疑惑之間,筆者一個機靈清醒了——這不是美國國務卿希拉里嗎。筆者的心揪到了嗓子眼兒,這可是美國在現實國際舞臺上表演騙術“二人轉”的主角呀。她的話不可聽,更不可信!不論她的語言多麼優美、多麼動聽,都是融入了奧巴馬那“如果10多億中國人口也過上與美國和澳大利亞同樣的生活,那將是人類的悲劇和災難……”的意志的。第四十二象的火山旅卦已經昭示出美國電影所散佈的“世界末日”的悲慘跡象。而美國則正是利用它自己製造的這種輿論對世界進行訛詐,其主要目標就是中國。”那讖語“美人自西來,朝中日漸安”,豈不是說出了希拉里幾次來中國,妄圖用美國的意志滲透中國,從而改變中國,並使其意志逐漸鞏固的趨向嗎?若如此,那“長弓在地(假聲和平,使之偃武,令人生墮),危(高)而不危(妄圖使之自傲,把危險錯覺成安全)”一旦成“局”,中國豈不遭殃了嗎。真是可怕呀!雄獅到了該警醒的時候了!希拉里是一位撥弄四方(琵琶四弦,泛指世界)是非的妖魔(西方女子琵琶仙),所到之處無不盡顯出她為了拯救美國於既倒,維護美國永當世界老大的自身利益而不遺餘力地以最華麗的外衣作掩飾,以最誘人的騙子語言蠱惑招搖(皎皎衣裳色更鮮)。千萬別把她(美國)的虛假當作真誠,務必用偉大的中華民族的宏偉睿智,去刃解“此時渾跡匿朝市(喻美國意志的滲透),鬧亂君臣百萬般”,讓中國轉運變革中的“陣痛”轉化為發展的契機與動力,給希拉里(美國)一個當頭棒喝,不亦樂乎!說到這堙A筆者還要著重提示一下,時間老人是不會走捷徑的,他不會“創造”什麼“超常規、跳躍式”隔一瞞二的奇跡,他只會一步一個腳印的腳踏實地按部就班地向前邁進。千萬別忘了,明年——辛卯年——白兔之年——懷抱琵琶女子腳下左方的那只看似可愛的小兔子…… 

    醒來吧,東方雄獅!一聲怒吼,全球抖擻!偉大的中華民族一定會讓未來世界仰目相看的!

(本篇完,執筆於2010年5月25日於濟南 ) 

 

 

 

朱樹松網站:www.sdtv.cn/zsslh   

 

朱樹松電子郵箱:zhu086@163.com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