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香港風水學家黃頁

《新玄機》雜誌主頁   朱樹松師傅其他文章

                                              文•朱樹松 

 

今冬的"主流氣溫"是"異寒"

    

    近些天來,媒體熱報的國內外專家圍繞波蘭學者對“拉尼娜”現象影響下的今冬北半球“千年不遇的寒冬”(中國不能倖免)的預測爭論不休。據國內媒體報導,世界氣象組織,以及俄、法等國的有關氣象專家對此提出“沒有權威和確切的科學依據”的質疑,就連波蘭國家氣象機構也是一頭霧水,羅馬尼亞多家媒體甚至懷疑這是條捏造的虛假新聞。國內專家也大都以現代氣象預測科學還達不到這麼遠期的預測能力而“一邊倒”的否定寒冬的說法(既然沒有能力預報,為什麼就有能力否定呢?)。現在,且不論“千年不遇”是否有炒作捏造之嫌,還是嘩眾取寵,也不論國內氣象專家不管科學還有未知領域而一口否定。筆者以為,還是從另一條路——中國傳統的預測方法看一下也未嘗不可。 

    其實,筆者早在2009年底,就針對2010年整體運勢而撰寫的預言文章《白虎下山,勢如秋風掃落葉》(發表在2010年2月香港《新玄機》)中,就已經簡言的提到了今年冬天的氣候情況。文中說2010年:“寒象早生,秋禾凋零。”“下半年寒氣早襲,寒水頻至,稼禾百姓,同沐寒災。尤以秋末冬初,寒氣襲人至重,南方雨災,北方寒邪,不得小覷。冬季,風雪過於常年,又或成災。且超常寒溫互疊,霧霾大行,人病流疫。”這簡短的文字,筆者就已表述清楚2010年一定會冷,而且會異于常年,甚至是冷中有瞬熱,溫差懸殊。至於“千年一遇”,以及其它的多少年一遇都是時髦提法,不值一說。筆者以為,可能是為有“轟動效應”而造勢,不惜用極詞驚世,以駭人聽聞故弄玄虛去吸引人的眼球罷了。而對中國氣象專家的“接近常年同期,冷暖變化幅度較大”,“可能出現階段性強降溫過程”,卻也是“囫圇換囫圇”,兩面都有理的模棱兩可的“光滑牆”吧。因為科學家,不管是馬前的,還是馬後的(大多是馬後的),總是有理的。 

    這幾天,筆者在網上還讀到了這樣一段文字(雖然沒有注明文字出處,但不可否認,這是國內科技界所言):“由於同屬北半球,因此假若歐洲進入冰河時期,中國也會非常寒冷。如在6-7萬年前的那個冰期堙A地球上超過20%的陸地面積被冰川覆蓋。在中國,黃海乾涸,以至於那時流入黃海的長江繼續向東,越過濟州島,留下了600多公里的河道,這條海底古河道目前已經被探測發現。3萬年前,地球進入了一個相對溫暖的間冰期,冰川融化,海水上漲。黃海的海岸比現在內侵100多公里,也就是說,青島、煙臺當時都不是陸地,而山東濰坊已經是海邊。”讀罷此文,筆者只有搖頭,啼笑皆非。幾萬年前的事都能知道的一清二楚,相比之下近在咫尺的卻因尚不具備預報能力而弄不清楚了,這科學家們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筆者為什麼說今年的寒冷要異于常年,是因為筆者從被跟著中醫被貶,一起打入冷宮的“運氣學說”中得到了啟示。運氣學說就是《內經》中所闡述的,可研究與人息息相關,而又不可須臾分離的自然氣候與人體關係的“五運六氣”學說。五運六氣的推論時間是按照農曆從上年的大寒開始至當年末的大寒前一天止的。今年是庚寅年,庚寅之年是屬於金運太過之年,金運太過即木運不及,天變異常,大有犯上不規之象。少陽相火司天,厥陰風木在泉。時至今年農曆仲秋下半月,運氣之五氣由太陽寒水和陽明燥金運氣相合;至農曆十月下半月及以後,運氣之六氣的客主兩氣均進入“太陽寒水”當值,客主加臨為厥陰風木和太陽寒水。另外,再輔以元運角度來析,庚寅年元運月運在子月一白水入中。況且,下元八運,歲逢庚寅,太歲又居中土。水性屬寒,入中“激淩”太歲,必使太歲“發怒”,大發寒氣於異常。 

    綜上所述,筆者以為,今年冬寒不僅早至,而且來勢迅猛,大有超常現象的出現。甚或大風、暴雪突襲,並時伴嚴重霧霾籠罩。尤其是中國中部、北部和西北部地區尤為明顯,更應早作防範。另外,西南部、東北部和東部地區,寒溫互現,霧霾天氣明顯,溫差更是大於常年,兩手準備,亦不得須臾鬆懈。不管怎樣,今年的冬寒“均點”是要明顯低於常年的(筆者不知氣象專業術語如何描述)。由此也可以推論,明年(2011)春季遲暖,或有春寒,亦應早防。 

    說至此,筆者憂慮萬分,自思人微言輕,不知能引起政府及有關部門的重視否?只是看著聽著那些舉足輕重的專家們,異口同聲地只去口誅筆伐那不值一說的“千年不遇”的時候,卻忽略了諫言預防的重要性,或造成不可挽回的損失時,再去大喊 “亡羊補牢”,雖說也不為晚,但總是羊已亡矣! 

    筆者以一顆赤子之心,還虔誠的乞望那些榮耀的坐在國家智囊團交椅上的專家學者們,在學習、引進、研究、發展和實踐現代科學的同時,不要忽略了中國傳統的東西。中國之所以能有幾千年的文明史,就是中國傳統文化偉大力量的昭示啊!如果,把老祖宗的東西在現代科學面前都否定排斥掉了,那就不是“洋為中用”的借鑒,而是全盤西化,其結果或是很可悲的。 

    當然,預報(預測、預言)的成敗幾率各占其半,不能因為怕失敗而不去直言,不能因為顧及自己的面子而不說實話。即便是預報錯了,只要是出以公心,不挾私念,也不是件丟人的事。反而,這才體現出做人,做學問,為國為民的根本來!筆者曾經說過:“預測的本質就是‘先’,先於事件之前才有其積極意義,才會對社會、對民族、對國家、對人類有其貢獻。”那種用別人的心血彩繪自己的馬後炮當不得!

(本篇完,執筆於2010年10月20日於濟南 ) 

 

朱樹松網站:www.sdtv.cn/zsslh   

 

朱樹松電子郵箱:zhu086@163.com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