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香港風水學家黃頁

《新玄機》雜誌主頁   劉乃濟其他文章

                                        文•劉乃濟 

 

看相的心情


  

    為人家看相,心情有時很輕鬆,有時郤很沉重。隨便說出來,都是故事。  

 

    馬來西亞的檳城,山明水秀,是個好地方。我在吉隆坡工作的時候,若有假期,便會去檳城住幾天,順便探望那邊的老友。張友群是當地最大酒家雙喜樓的老闆,去到若不叨擾他,他會不高興。所以我在檳城,每天兩頓都不須擔心,而且吃得很好。   

 

    這天走進雙喜樓,張友群的辦公室很熱鬧,至少有十多個年青人,男女都有,都穿得很齊整。老張對我說,一位世姪訂下婚筵,這天是來試菜,男女雙方的好友陪著來趁熱鬧。  

 

    老張把我介紹給大家,說我不但是香港來的名記者,還是個著名相學家。那些年青人立即起哄,都伸出手來要我贈幾句。老張說:「那麼多人,怎麼看?不要難為老劉。倒不如玩一個遊戲,考一考老劉的眼力。」   

 

    老張的遊戲很簡單,只要我在這五六個女孩子之中,指出誰是未來的新娘。幾位小姐都打扮得很艷麗,但這天只是試菜,不是舉行婚禮,新娘沒有穿著特別的服裝,若要認出誰就快做新娘,倒也是要考點工夫。  

 

    這郤難不倒我,當時我不看她們的服裝,也不理會其中一兩位小姐故意的裝模作樣,只觀看各人的氣色。因為結婚是人生最大的喜事,面上的吉色會表現出來。當我的手指向其中一位小姐時,掌聲遽起,果然沒有猜錯。那個準新郎熱情請我參加他們的試菜筵席,我郤敬謝不敏,因為吃這一頓飯,可能要看幾個相,實在不化算。   

 

    另一個故事是:那時候新加坡還未開設賭場,新加坡人要賭錢,便要去馬來西亞彭亨州的雲頂高原。這天接到電話,是新加坡一位富豪太太打來的,她和幾位太太剛從雲頂高原下來,約我一同吃晚飯。我在新加坡工作時,時常得到她的照顧,還介紹了梁玳寧做她的秘書(參閱本欄「悼念幾位好友」)。這次她來到吉隆坡,邀我吃晚飯見見面,這個約會當然不能推郤。   

 

    她們是四位太太,我是席上惟一的男客。富豪太太說,她們都曾進賭場碰運氣,要我猜猜她們是輸是嬴?我的目光向她們面上一掠而過,便笑起來說:「都是輸家。」還補充了一句:「我還可以告訴你,誰輸得多,誰輸得少。」她們對我這句話大感興趣,要我繼續說下去。於是我指出了誰比誰輸得多,排列為一、二、三、四名。她們驚叫起來:「莫非是我們賭錢時,你在旁邊看著?」   

 

    以上兩次看相,心情都很輕鬆,就算看錯了,因為不會影響到對方命運的窮通吉凶,心情全無負擔,最多就是面懵懵而巳。其實,這不算得是很高深的工夫。曾經參加過我教授的掌相研究班,上完一個十堂課程的同學,都可以有這樣的功力。   

 

    看相的心情,也不完全是輕鬆的,有時會很沉重,就好像有一塊大石壓在心頭上,到了幾年後知道了結果,心情才會鬆弛下來。

 

     這又是另外一個故事。當年我受聘去新加坡《民報》任主編,因與富商黃先生熟識(參閱本欄的「無法理解的怪事」),他因此對文化事業感覺興趣,投資《民報》作大股東,出任董事長,成為了我的老闆。   

 

    有一天,黃先生打電話來,約定我下班後仍然留在辦公室,因為他和朋友來看我。老闆吩咐,當然是惟命是從。  

 

    到了時間,黃先生和兩位客人進入我的辦公室。黃先生介紹這是李先生和李太,李先生在新加坡麗的呼聲任高職,與黃先生是多年老友。我與李先生握手時,覺得他和香港麗的電視節目主持人高亮,長得幾乎一模一樣,便好奇地問他是否認識香港的高亮。李先生說,高亮來新加坡時曾經見過面,許多人都以為他們是孿生兄弟,其實是一點血緣關係都沒有。   

 

    閒話說過,便轉入正題。李先生說自己今年47歲了,李太也有42歲,結婚多年,膝下猶虛。夫婦倆都很喜歡小孩,打算收養一個孩子。可是,又怕收養了孩子之後,太太突然有喜,那時候就很為難了。一來要養育兩個小孩,經濟上會失郤預算;二來在兩個孩子之間,恐怕會厚此薄彼,因為其中一個,畢竟是自己十月懷胎生下來的,愛惜這個有血緣關係的孩子,是人情難免,但這樣對那個收養的孩子很不公平,覺得良心疚愧。   

 

    他們曾經去請教過醫生,但醫生亦不能肯定李太將來是否還能生育,因此夫婦倆為著這件事情十分憂鬱。李先生和黃先生是無所不談的老友,說出了自己的煩惱。黃先生想起我會看相,便告訴李先生,不妨把他們的難題,讓相法來解決。若是李太的相格,以後確實冇得生,他們便可以放心收養小朋友。   

 

    這次看相,我的心情很沉重。因為我說的一句話,就會影響到一個家庭的未來幸福,還有兩個或者一個小朋友的命運前途。但在我看過李先生夫婦的面相之後,很確實地告訴他們,李太不會生育,如果喜歡孩子,可以放心收養。   

 

    由於衝著黃先生的面子,李先生沒有給我相金,甚至紅包都沒有。但我一直記掛著這件事,就好像心頭上壓著一塊大石。大約五、六年後,黃先生來香港,閒談時,我問他近來有沒有見過那個讓我看相的李先生?他說時常見面,李先生當年聽我的話,收養了一個男孩,如今已經讀小學了。我衝口而出:「那就是說,李太沒有得生了?」黃先生說:「她都快四十七、八歲了,怎麼生?難道像三姑六婆所說的:唔怕醜,生到四十九!」   

 

    聽到黃先生這樣說,我才放下了這塊壓在心頭上五、六年的沉重大石。(本篇完) 

 

    小啟:掌相新生班在12月13日(星期一)開課,以後逢星期一和星期四上課,共十課。舊生班在12月15日(星期三)開課,以後逢星期三上課。兩班上課時間,都是晚上七點半到九點。報讀課程或看相,聯絡電話是:67440327。

 

 

    

劉乃濟網址:http://www.naichailau.blogspot.com

劉乃濟電子郵箱:naichailau@yahoo.com.hk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