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香港風水學家黃頁

《新玄機》雜誌主頁   朱樹松師傅其他文章

                                              文•朱樹松 

 

法國運勢的歡喜與悲哀

 

    法國,位於西歐,與諸多國家為鄰。其中,便有與筆者曾經撰文說過即將成為“歐中明星”的德國接壤。法國,三面臨海,是西歐面積最大的國家。法國的地勢如簸萁,東南高西北低,多為丘陵和平原。有五分之三的國土面積為海拔250米以下的平原,其餘五分之二的面積為丘陵和高原山地所占。法國,面向闊堂大西洋盡情敞開,猶如一個巨人展翅欲騰的張開胸懷。地勢渾闊的法國,背倚多國基靠,南通未來九運祥氣,左右有西班牙、德國護翼,欲振其運,當在眼前。法國的首都巴黎是世界著名的特大城市之一,位於法國北部,踞巴黎盆地中央,背負千山,面洋展堂,大氣磅礴,獨領法國之綱,是與北京、羅馬相媲美的歐洲文化古都。從風水角度而言,巴黎“腰裹玉帶,曲巽纏乾”(塞納河東南入,劃弧形後西北出),運當旺於下元(九運最旺),而衰於上元(一、三運最差)。 

    一個國家的運氣,看它的歷史就可以知道它的將來,因為,歷史所體現的正是這個國家的運氣規律。國家運氣規律的首現地當是首都。縱觀法國二百餘年運氣,正是興盛於下元,而衰敗於上元,恰巧合於首都巴黎的“腰裹玉帶,曲巽纏乾”的“興於下而衰於上”的運兆。在1804年下元進入七運後,法國拿破崙強盛稱帝,次年立為義大利國王。而後法國一發不可收拾,勝普、俄,侵西班牙,吞荷蘭……。雖于七運後期敗於反法聯盟,但為法國九運強起奠定了堅實基礎。1859年,正值九運,單就法國長驅直入侵佔越南,便可見其成為不可一世的強大帝國。而後,法國又借助強運餘威(一運中,法國運氣已衰。但清政府運氣更衰),挑起“清法戰爭”,以“法國不勝而勝,清朝不敗而敗”告終。在1864年進入上元一運後,於1871年,“普法戰爭”,法國慘敗。法國不但割地,而且還重金賠償。最為可憐的是,法國由此被踢出列強陣營,成為“二等國”。而後又大傷元氣於巴爾幹大戰之中。 

    就當今法國運氣而言,現正值下元八運,是法國盛運中的低谷,但也是法國首都巴黎得氣壯基、養精蓄銳小憩的時候。現實的法國,正是處在一個運氣跌落而將又反彈的轉折中。在這種運氣堛獄滼S是被歷史“揉搓”的無奈的領袖,也是一個運氣不良而且導致自找苦吃的領袖。這等領袖,凡事如鏡媃[花,適得其反。法國現任總統薩科奇就是一位讓人憐憫而又不得不被棄之的可悲領袖。 

    薩科奇生於1955年1月28日(時辰不詳)。從薩科奇生日六字的運氣昭示,薩科奇雖其貌不揚,但滑稽多佞,其胸懷異志,行多趣聞;喜廣交又口無遮攔且多變善辯。薩科奇當下運氣走背,後運犯沖。況且,其局勢財薄,有心富裕天下,卻是得不償失而費力不討好。舉國上下左右,卻會怨氣沖天,使其寶座不穩,或有早失之虞。能至屆滿,亦當萬幸。但是,薩科奇卻有一長,善舉賢明,定能為法國振興拓出開明道路。此亦大善矣! 

    眼下的世界,西方主導世界的運氣正在下滑,至九運更敗。而法國的運氣,卻能因九運的將來而再度興起。故筆者言:法國或可因運與西方集團疏遠,或者“拜拜”,而獨立“聯東”行事。而在現任總統薩科奇之後(或之後不久),必然會出現一位強勢、開明,能順應運勢潮流,與東方“結盟”而行的傑出領袖(領袖集團),去領導法國在世界運氣轉換中走向再度強大。屆時,法國會緊步德國後塵,像歐洲的一盞明燈閃爍在世界上(因地理局勢和元運關係,法國的運氣也得益於德國旺氣的連帶影響,但要屈尊於德國之後)。法國此興大運,必然會在2023年後達到,大約有25年——30年的好運健行。此為一喜。在2048年(2044年起進入一運)後此盛運漸見消失,或又轉入衰敗運中。此為一悲。 

    一喜一悲,時也,運也,命也!法國亦難逃其運律也!法國當醒! 

(本篇完,執筆於2010年11月8日於濟南 ) 

朱樹松網站:www.sdtv.cn/zsslh   

 

朱樹松電子郵箱:zhu086@163.com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