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香港風水學家黃頁

《新玄機》雜誌主頁   朱樹松師傅其他文章

                                              文•朱樹松 

 

毛澤東身後運氣的趨勢與影響

  

    一個人已經死去,怎麼還會有運氣?運氣不都是針對活著的人而言的麼?是的,這是一個一般的認識。任何一個人,一個事物,在他生著的時候,和正在興起與發展的時候是有運氣的。而這個人和這些事物,在他死去或是滅敗之後也是有運氣的,即所謂的發自人格的精神力量和一種潛移默化、如影隨形的冥冥之中神力,也還會影響著他人和社會。只不過這種力量有大有小,有的小的沒有“感覺”就是了。沒有感覺的,久而久之就會湮滅在社會的發展和人們的記憶與受力之中,也就是“沒有了,不存在了”,這是運氣的普遍規律,是大多普通人的運氣規律。而一些具有著奇異、特殊運氣規律的人和事物,卻能隨著歷史的發展,不論他(它)的生死存亡,以其運氣規律原動能量的影響,依然會漫布在人和事物自我的運律之中,從而影響著以後的人群、社會和歷史發展。這個觀點是筆者研究運氣而發現的一個也令筆者驚喜的現象。這就是運氣“不滅”的緣故啊! 

    在人的命運中,有的人生前也或許沒有太高運氣,可在他的百年之後,卻又會名聲鵲起,這是為什麼,這是運氣所致。有的人在世的時候,有了一番大的功業,抑或成為領袖,而在他過世之後,要不是留在歷史教科書中的那一點,也或許會從此便銷聲匿跡了的,也大有人在。還有的人,無論他的生死,卻都會一如既往的影響著他人、社會與歷史發展。儘管運氣有起有落,但還會隨著他生前的運律,在多少年之後他的精神與名聲或會重新成為社會發展的動力,這也是運律的關係。毛澤東就是具有這樣運律的一個人。 

    從客觀上講,作為一代叱吒風雲的領袖,不論功過,毛澤東的偉大是無與倫比的。毛澤東的民族氣節與人格精神就像宇宙運動的原力在促動著中華民族的崛立雄起。筆者曾在《風雨十年知青路》中說道:毛主席的一生是自己主導自己運氣的一生!他老人家在有生之年目不旁顧的做了自己想做的一切——為了他的國家和人民。他的任何行為都雷厲風行的導引著中國在不斷的創造自己的歷史,並以這個“創造”嚴重的影響著世界!人嗎,總無完人,不管功過如何,領袖就是這樣! 

    毛澤東生於1893年12月26日(光緒19年11月19日),據史料及多管道透露,他的出生時辰是冬日韶山沖太陽升起的時候,也就是所說的辰時。這個時辰是經過驗證的,按韶山沖地理位置經緯度東經約112度24分--112度38分,北緯約27度51分--27度59分計算,冬至以後太陽升于韶山沖的時辰應屬辰時。此時生人,心胸豁達、愉快,處世積極,文雅動人。有過人的智慧,威嚴、謀深、篤實、標新、立異、激越、主觀、乖僻、堅強,正合毛澤東脾性。 

    毛澤東的生辰是由如下八個干支組成的:

年 月 日 時

癸 甲 丁 甲

巳 子 酉 辰

逆行7歲大運:

07 17 27 37 47 57 67 77 87 97 107 117 127 137 147

癸 壬 辛 庚 己 戊 丁 丙 乙 甲  癸           

亥 戌 酉 申 未 午 巳 辰 卯 寅  丑   子   亥       

    “綜觀毛澤東的生辰搭配,丁火生於冬月,用神在巳,得天干雙甲護佑,組成木火通明的上等格局。經大運庚申劈甲後,運氣跳躍更上一層樓。無奈後運恰遇己未,天干己土,陰濕泥濘,合甲生絆,遲滯不通。幸有坐下未土帶有火氣,雜氣乙木丁火助火用神,遂使毛澤東運氣跳出‘沼澤’,直奔天宮。後運再逢戊午,戊癸合化成用,1949年巳酉丑又會財局,旺身任財,形成財官印一路生發,龍飛蒼穹,大業偉成,建都北京。”(摘自筆者:《毛澤東為什麼沒能統一臺灣》)而後,奇策強國,妙計稱雄,引領第三世界,俯瞰全球,偉業大成。一時間頌歌震寰宇,威名布世界。扶弱抑強,舉民壯尊!真可謂“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毛澤東的生辰組合特點明顯(或可稱為弊病),陰冷太重,彰示謀略乖僻深遠。細觀毛澤東的英雄軌跡,又恰如高亨的《水調歌頭》一詞:“掌上千秋史, 胸中百萬兵。眼底六州風雨,筆下有雷聲。 喚醒蟄龍飛起,掃滅魔炎魅火,揮劍斬長鯨。春滿人間世,日照大旗紅。 抒慷慨,寫鏖戰,記長征。天章雲錦, 織出革命之豪情。 細檢詩壇李杜,詞苑蘇辛佳什,未見有奇雄。攜卷登山唱,流韻壯東風。”

…… 

    待大運進入丙辰,流年1976,齡逢84,時值丙辰當令,歲運並臨,已現凶機。加之大運、流年皆行於水庫辰運,水聚汪洋,把個用神巳火滌蕩的銷聲匿跡,絕力無能。遂見中華大地,異象接踵,天塌地陷,蒼生哀鳴。縱然是“與天奮鬥,其樂無窮”的英雄亦無力回天,只好帶著未竟事業的遺憾,駕隨運氣的飛船,到馬克思那堻屭鴠h了。悲夫! 

    人死不能複生,可他的運氣還在默默的運行著。結合元運縱觀毛澤東生前的運氣,當是振興起始於四運後期(1934甲戌年臘月遵義會議,正值庚申大運中),旺於五運(1944年至1963年,期間1949年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盛極於六運前期(1964年至1973年,期間發動了“史無前例的文化大革命”;1976丙辰年盛極而折)。 

    光陰荏苒,轉眼35年過去了。按照毛澤東的人生運律,現在冥運已經行至八運中的壬子大運。筆者已多次闡明,八運是以中國為首的東方世界崛起、西方世界頹敗的變革大運,而毛澤東的尊號為東,也正應了元運的運氣規律。而後運2024年為九運則行至辛亥大運。九運屬火,不但生助八運土主興盛東方世界,還能幫比毛澤東的生日日元及用神,況且“四九為友”,又正是毛澤東生前興起奠基的運數。雖然大運金水有礙,但總擋不住主流運氣的發展。更何況,壬子納音為木,尚能生火;辛亥雖金,劈木成材。又見水入火鄉(九運),蒸騰成雨,滋潤得宜;再逢金由火煆(九運),熔化為液,鑄造大器。所以,筆者以為,毛澤東雖然早已故去,但由於他奇異的命局運律和特殊人生與功業,他的運氣仍會隨著元運的律動,為助中華民族的崛起,為中國的振興而起著相當的砥柱作用。尤其是在以後的九運中,毛澤東的人格魅力與民族氣節,以及他那蔑視一切“紙老虎”的英雄氣概和博大胸懷,他那富有強大生命力的“早上八九點鐘的太陽”的召喚,定會激勵和鼓舞中華民族為再度振興發揮巨大的威力,成為中華崛起不可須臾忽視的宏偉力量。而毛澤東的偉大精神,也必會隨著歷史的發展,在運律的大道上,與時俱進,自然而然,適時不斷地進行著“自我”調整,融貫在中華民族邁向引領世界潮流的大運之中,去迎接世界歷史嶄新的時代!

(本篇完,執筆於2011年2月21日於濟南 ) 

 

朱樹松網站:www.sdtv.cn/zsslh   

 

朱樹松電子郵箱:zhu086@163.com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