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雜誌主頁   朱樹松師傅其他文章

                                                          文•朱樹松 

 

趙本山無緣春晚的聯想

    也記不清了,是從哪年的除夕開始,筆者就不看“春晚”了。所以,任朋友怎麼再議論春晚的優劣,筆者都像一個呆癡兒一樣,傻乎乎的,只有聽的份,沒有發言權。但筆者,記得還算清晰的是,不看春晚的理由是因為在曾經看春晚時,看過一位據說是後來成了春晚霸主的趙本山先生的戲。那時的趙先生鴻運初升,一上春晚就氣度不凡。五官一齷齪,兩腳甩八字,油腔滑頓挫,儼然中華大地的卓別林似的,一下子就名蓋華夏。但是,筆者不喜歡趙先生的戲,他的戲在他運氣力量的促使下,越發誇張,低俗有餘,幽默不足,藝術欠缺,時有授人以柄之嫌。越看越扭,筆者欣賞不了,跟不上他急劇發旺旋律的步調。所以,筆者乾脆就不再看春晚了。只是從一些媒體上、傳言中卻不斷的獲悉,趙先生運氣如日中天,忽悠的越來越帶勁,大有春晚唯我莫屬之勢。於是乎20多年來,凡春晚必有趙先生,而趙先生的戲往往又都是“重頭”“核心”“點睛”之作,上下呼應,無論贊貶,確實深入人心,所以就成了春晚旋律的霸主,或謂春晚之魂。一時間,趙先生的名聲就像是時代的象徵,像一面旗幟領軍在人生娛樂的舞臺上。筆者是相信和研究運氣的,趙先生的走紅一定是運氣所使——因為,任何人都是靠運氣起落的。 

    就在龍年即將到來的除夕,春晚獨鼇(不論贊貶)的趙先生卻無緣春晚了,不管是什麼原因,反正趙先生沒能在央視春晚亮相。世有驚奇嘆惜者,也有擊案鼓掌者。筆者既沒有感到驚奇,也沒有隨流鼓掌,覺得這很正常,這是運氣所決定的,是不以哪個人的意志為轉移的。人的運氣總是要有起落的,太陽總不能老是懸在中天,有升起就必有降落,“江山代有才人出”嘛。日月兼複,天地周載,這才是運氣不變,乃至永恆的真理。趙先生無緣春晚,只是運氣的表像而已。 

    說起運氣,就不能不承認逢土必變的這個規律。趙先生沒能上春晚,是不是也正體現出社會運氣將要發展的什麼來呢……。因為,媒體的聲音(尤其是央視),其實就是某些運氣到來的前兆——輿論先行嘛——當然也可能是無意的巧合,但體現的應是實在的運氣。當然,這個沒有趙先生的春晚,筆者依然也沒瞅一眼。因為,壬辰龍年的立春在24日,立春後才是龍年的開始。除夕夜的春晚,說實在的是在兔子的尾巴上舞的,不看也罷,離到真龍年還有一小段日子呢。 

    “有的沒有沒有的有,強的不強不強的強”。這是在上世紀的1992年底,筆者應邀在濟南大學(聯合)作學術報告時,重新提及的筆者在1988(戊辰年,變化年,元運在七。當時我曾預言世界運氣西進東退,以及1991年蘇聯政權之變及其以後的西方主導世界的格局)年初針對世界格局變化曾經說過的一句話。後來,這句話卻也真的應驗了以後25年來的世界、及至中國局勢的變化發展過程。1991年,歲在辛未,是個土年,且土氣隨金,也是一個變化年。時值七運,運金歲金朋比力大,克制東方弱木,故在東方陣營頻遭重挫,轉歸西化成為主流的大勢下,終至蘇聯解體,西風一時漫撲全球。但土年的變化要因土的隨性(並要結合世界元運)而決定其大小程度。簡言之,土主四季,土性多隨,正所謂種瓜得瓜,種豆得豆。所以,土與木結合的時候隨木,與金結合的時候隨金,與水結合的時候隨水,與火結合的時候隨火。2012年,歲在壬辰,納音也是水,辰土又是水庫,所以壬辰之年只有隨水了。水性流,主變化,壬辰又是水聚滿溢的年份。所以,由於水的氾濫,2012年就成了變化明顯的年代,而且還是大變、突變的年代。用一句比較好理解的話說,那就是暴風驟雨般的吐故納新變化階段的肇始年。水性還有一個很有趣的特點,那就是“迂回”,所以在變化之中或會出現“回舊”現象。即以舊為新,重新“梳理”,再造氣勢。關於運氣變化規律的細述,在這幾年來的預測文章堙A筆者都有不同角度的專門論述,在這奡N不再重複了,還請各位讀者諒解。請翻閱一下筆者的其他有關文章,一定會弄清楚的。 

    壬辰龍年(及其以後幾年)的變化是一個綜合性變化,是全球性上下前後交替運氣實質性的肇始年。無論是自然環境之變異,還是人事世道之變新;無論是世界別國運氣,還是中國的運氣,均概莫能外。在這堙A筆者在“有的沒有沒有的有,強的不強不強的強”話後,再重複加重上兩句似乎是多餘的話,即:熱的不熱不熱的熱,冷得不冷不冷的冷! 

    再者,壬辰年的立春八字是一個奇特的八字局勢: 

    年月日時

    壬壬乙乙

    辰寅未酉 

    壬辰年的運局,木強金弱火微,從形式上又是一個東西方交惡之年。整個局勢,木聚森森成強勢,但坐墓而昏,有游龍入壑之嫌,只待衝開墓庫,方能大顯身手。木雖庫如縛,但終究成勢,勢不可侵。金弱孤獨無援,雖頑不堅,與成勢之木交戰,必會崩刃,猶若自殘。水勢浩蕩,庫滿而溢,逢秋冬必致氾濫成災。總而言之,亂因在金,體現在木,形成在水,土火無能。整個局勢偏極,不見正官,卻比劫印明暗結團,危及祿馬,實在是令人生寒。正官者,祿也,統領管理權勢之長。就全球言,即是各國政府或首腦。馬者,財富也,所指經濟、金融、人民養命物質之類。再說,元運六金入中,金主兵器,大有舞動干戈之象。(上述壬辰運局綱領式簡說,恕不擴展詳述) 

    筆者不想多說了,整個世界的發展局勢,筆者在其他文章堣]已分別有述,基本闡明。筆者自覺,在相當一些年歲之內,那些預測還是“足夠用的”,還是請大家費神分別關注一下吧。謝謝! 

    在這堙A筆者還要絮叨上一句——任何一種變化都意味著痛苦或災難(陣痛),但它堶惜]都孕育著一種喜悅與吉祥的誕生。已經成功者言之的痛苦或災難,其實就是即將成功者的喜悅與吉祥。當然,無論如何,真正感受痛苦的還是普天下的蒼生,但轉機卻給與蒼生無限的生機與希望!那種世界末日的說法,純屬是妄談(警惕一些即將沒落的國家與強權,借此來挽救頹勢,但運氣不饒,必不得逞),不過是運氣的交替而已。2012壬辰之年,其實是世界向不同的方向轉化的樞機,向更高的社會層次,更高的文明發展的轉捩點罷了。太陽落下去,雖然要經過黑夜,但明天還會升起來,而且會更加絢麗光彩! 

    巍巍中華,崛起在即,在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利益集團及其追隨者們掙扎的醜態前,東方的“陣痛”是遮擋不住前途的光明的!中華民族必會抓住運氣的機遇,凝聚運力,鼓足精氣,把一切妨礙中華崛起的阻力統統的踩在腳下,迎著龍年的曙光,以堅實的步伐,向光明美好幸福的未來邁進! 

    ——龍年勁舞出奇跡,新歲飛騰有異聲!同迎新歲,共沐龍恩! 

    再回頭說一句,趙本山無緣春晚的運氣,有意無意之間,或成了他運氣滑落的發端,似乎也正應了龍年肇始的吐故納新的運氣哦——從客觀講,還真的挺替趙先生惋惜的——雖然筆者不喜歡看他的戲,可在人生的道路上筆者同情他,他是一個強者,他畢竟是一個風雲際會有很大影響的社會公眾人物,中國娛樂界的史冊堣@定會記錄下他的鼎鼎大名。再想想看,摸爬滾打,他是多麼的不容易啊……人生真難!雖然是運氣使然。(請著重參閱筆者《中華龍運大開•預言詩》)

 

(本篇完,執筆於2012年1月29日於濟南 ) 

 

 

朱樹松網站:www.sdtv.cn/zsslh   

 

朱樹松電子郵箱:zhu086@163.com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