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雜誌主頁   劉乃濟其他文章

                                                                     文•劉乃濟 

 

有朋自遠方來


  

    數日前,一位國內朋友作為我們課程中的嘉賓。下課後,小兒大智替大家拍了一張合照作為紀念,隨手也登上了我的facebook,寫了個說明:“與國內嘉賓及同學課後合照留念”。   

 

    好朋友《新玄機》主編駱思嘉看到了這張照片,心中有思疑,回應留言:“國內嘉賓坐中間,身份睇嚟唔簡單”!大智的回應是:“朋友自百忙中從上海專誠來訪,特拍照留作紀念”。駱主編再來一個回應:“冇咁簡單既,敢膽坐在兩位老人家中間,仲坐得好舒服,冇咁上下身份點會哎”?  

 

    駱主編果然是觀察入微,我是十分佩服,也願意詳細解說,以釋好朋友的疑團。照片中坐在我們夫婦中間的那位嘉賓,通訉了將近廿年,惟是真正見面,才是最近兩三年的事。  

 

    有一次,收到一位陌生人的電郵,問我是不是寫《初見古龍》與《再見古龍》的燕青?燕青是我用了多年的筆名,多數文章都發表在新加坡和馬來西亞的報刊,但這兩篇文章,當年是刊登在《香港週刊》上。  

 

    來信人自我介紹,他是國內一家與國際合作的汽車製造廠的總工程師,喜愛文學,更喜歡武俠小說。由於仰慕武俠小說家諸葛青雲,他改了個筆名叫做諸葛慕雲。  

 

    香港和台灣的武俠文壇花事淍零之時,國內閱讀武俠小說的風氣郤是方興未艾。諸葛慕雲與喜愛武俠小說的同好及學者,合組網誌《舊雨樓.清風閣》,研討及評介當代武俠名家的著作,成為國內武俠文壇的中流砥柱。  

 

    就在古龍去世時,他們看到我的文章《初見古龍》與《再見古龍》。據諸葛慕雲說:“這兩篇文章,當時在國內武俠小說迷群中掀起極大的廻響。以後,繼續以筆名燕青發表的多篇文章,記述多位台灣武俠作家,如臥龍生、諸葛青雲、東方玉、獨孤紅、司馬翎、秦紅、蕭逸及柳殘陽等的生平軼事,更使國內武俠小說讀者萬人爭讀。因為讀者對武林作家緬懷仰慕之情,當然渴望知道作者本人的人生經歷,正如我對諸葛青雲先生極為仰慕,也就極想知道他在私底下是個怎麼樣的人。可是,武俠小說作家雖多,但寫武俠小說作家軼事的人,就只有燕青一家,別無分店。這就難怪國內的讀者對於燕青,也抱著一份好奇心了!”  

 

    諸葛青雲又說:“我們在網上找尋燕青,但荅案都是《水滸傳》中的浪子燕青,我們十分失望。無意中看到一個網誌,是《星檳日報》總編輯謝詩堅記述燕青曾替檳城州署理首席州長許岳金看相,文中提及‘我的好友燕青(香港劉乃濟),頓時靈機一觸,便在網上找尋劉乃濟的網誌,果然一擊即中,終於找到燕青。”  

 

嘉賓諸葛慕雲(前排中)與高級班同學合照。

    自此以後,諸葛慕雲與我通訊不斷。每逢我來香港,他便會抽空從上海趕來,為的只是怱怱一聚。在通訊中,我們無所不談,亦談及我在香港開辦的掌相研究班,在課程中,會邀請嘉賓讓同學看相,以增加實戰經驗。惟是選擇嘉賓著實不容易,對方必須年紀不輕,身世奇特,際遇出奇,才能使到同學受到挑戰。諸葛慕雲向我要求作為嘉賓,因為他認為自己符合作為嘉賓的條件。  

 

    諸葛慕雲果然言而有信,特地飛來香港,作為同學們的看相嘉賓。他的身世果然奇特,九歲慈父去世,郤被德國神父收為養子,帶往德國讀書。他的半工讀生涯十分艱辛,做過多個行業,甚至曾經做過導遊,帶領同胞遊覽歐洲。亦曾炒買金融,腰纒萬貫,後來遭遇風暴,一鋪清袋。惟是他的學業有成,終於受聘回國擔任汽車製造業高職。諸葛慕雲的際遇雖然出奇,但都被同學觀望出來,皆大歡喜。有這麼一位遠道而來的熱心好友,在拍照時,我們夫婦特地請他坐在中間,表示感謝。

 

 

國內讀者編印的《術數隨筆》上下兩冊新書。

 

    還有一件事,我要萬二分的感謝諸葛慕雲。他這次來港見面,為我帶來一件不平凡的禮物。國內一位讀者,把我在《新玄機》發表過的“術數隨筆”文章,一共五百多頁,編印成上下兩冊的書,免費送給喜歡讀我文章的人。他還在書中預告,第二冊新書正在印製中,書名為:燕青《我的文壇朋友們》。得到如此熱誠的文字知音,我是非常感動又衷心感激。(本篇完) 

 


*小啟:掌相研究新班在下星期開課,請即致電話67440327報名。看相亦可打此電話預約。

 

    

劉乃濟網址:http://www.naichailau.blogspot.com

劉乃濟電子郵箱:naichailau@yahoo.com.hk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