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雜誌主頁  通天記者其他文章

                                               文•通天記者         

玄圈八一八

新加坡插紙拜太歲與廣東戲棚祭白虎儀式

 

 

    上卷本欄<港版秋菊打官司,成功建立網上侵權又一案例>刊出後,唔止一個朋友問:點解你咁熟手,識得馬上找資料, 然後才向海關投訴?又點解對他們處理個案的程序咁熟嘅?唉,原因很簡單,已不是第一次了,久病成醫嘛!

 

《盲公陳虎年運程》被台灣網站代出電子

 

     除了前年出版的《盲公陳兔年運程》被抄了近九十頁 、完全相同的文字達三萬八仟字以上外,再上一年的《盲公陳虎年運程》已曾被某靠廣告維生的台灣網站代出了電子版,任人下載,對方還 在每版內容放上該網站的網址,當正自己是版權持有人。當年筆者偶然在網上發現後,情況已經失控,連結及封面已在三岸兩地大大小小的討論區廣泛流傳。該書檔案寄存在某外國網站, 該台灣網站及外國網站連電郵地址也沒有,受害的幾乎包括香港所有著名雜誌。論銷路,盲公陳運程肯定遜於其他幾位香港術數大師,因他既不接受訪問,又不作任何宣傳。且網上有關其每年預測的轉載幾乎等於零, 可能因此惹來該不法網站的青睞。另一可能是認為盲公陳既然是盲的,也看來不會用其他方法上網,不會察覺吧!出版的又是小公司,唔識追究吧! 於是會咁明目張膽,以版權持有人自居!

 

    此台灣網站就等於一粒種子,不斷散播了開去,但因檔案甚大,可供免費儲存的網站不太多。筆者於是逐個發電郵投訴他們侵權。有些很快就刪掉了。有一個在香港有辦事處的網站沒反應, 筆者只好告訴他們已報海關,亦將交律師處理,必將追究到底。他們終於把檔案刪掉了。

 

    至於刊登了連結及封面照片、多如天上繁星的大小討論區,又可如何?只能逐一投訴,一次不理,再投訴第二次 。第二次不理,再投訴第三次、第四次。這一切還要暗自進行,不可張揚,因為書仍在市場售賣,否則情況更壞。海關做到甚麼?因為種子網站在境外,他們甚麼都做不了,愛莫能助也!

 

一字記之曰:「煩」,婆仔怪招力求自保

 

    海關做不了甚麼,下一年的運程書又來了,我們可以怎樣自保?於是在一年的運程書中,除了在版權頁聲明沒有授權任何個人或機構出版電子版外,又破天荒在每版頁碼旁以英文聲明版權。不是 妄想對方會害怕或良心發現,而是要加添他們操作上的麻煩。要每版刪去這行字,會是很麻煩很麻煩的!可能此一字記之曰:「煩」的「婆仔怪招」真的奏效,該網站翌年「放過」了我們!誰知 跟著又發生被抄幾萬字事件,幸好侵權者終被定罪,以儆效尤。

 

    正因飽受被侵權之苦,故對最近鬧得沸沸颺颺的版權法修訂,筆者另有見解,詳情請參看本卷編者的話:也論版權法修訂

 

新加坡觀音堂插紙拜太歲儀軌

 

    可能農曆新年已過了甚久,特首選舉又已塵埃落定,這段日子玄圈漸歸平靜,只偶爾傳來蘇大師主持飲食節目 、李大師與honey合唱佛歌的消息。沒事是好事,就讓筆者在此分享前些時往新加坡目睹該地某著名廟宇,與香港迥異的拜太歲方法吧。

 

    時為農曆正月十五(星期一),筆者那次往新加坡吃玩睡了幾天,入住的新精品酒店在馬裡士他路( Balestier Road),旁邊就是當地著名的「觀音堂」。當天中午就要出發往機場了,上午把握最後半小時候往附近走走,結果到了本來逢星期一休館,但元宵破例開館並免入場費的「晚晴園」(孫中山南洋紀念館)參觀。又到了該園對面,善信絡繹不絕來拜觀音 、拜太歲的「觀音堂」。

 

  

新加坡的寺院、廟堂通常都較窗明几淨。善信拿著「金紙」和填資料用的粉紅色紙拜太歲。

 

  

拜太歲的粉紅紙和「金紙」、生果整整齊齊放在案上。透明架上放著的看來是另外的祈福奏表。

 

    與香港道教廟宇拜太歲、攝太歲的儀式不同,攝太歲的出生資料不是「化」(燒)給上天的,而是填寫在粉紅色紙上,再插在觀音前方案台上,井井有條。

 

    根據該堂的說明,拜太歲的方法如下:

 

    1.首先拿著金紙去點香拜拜,向太歲爺祈福。
    2.a)包一個銀額超過自己年齡的紅包,或
    b)4元祈求四季平安,或
    c)13元祈求一年十三個月都順利。
    3.拿著金紙,紅包等在自己身上加「加侖」十三下。
    4.把寫上自己姓名,出生日期的粉紅色紙插在觀音娘前方的桌上。
    5.紅包則可放入捐款箱內。
    6.祭祀完畢,「加侖」過的金紙可自己拿去焚化。

 

    文中的「加侖」,原文是「加仑」(簡體字),精確的意思是甚麽,可真不懂,是類同「加持」嗎?希望有認識的高人賜教賜教!!

 

 

    當然,新加坡的各式廟宇何其多,拜太歲的方法應該不止一種,這只是其中之一吧!觀乎「觀音堂」的指示,若要每月(連閏月)平安,13元坡紙夠了,即不用港幣100元,唔貴,唔貴!四季平安仲抵,4元坡紙可以了。但,四季同13個月都是一年嘛,為何四季會便宜些……明白了,一只是「平安」,一卻是「順利」,層次唔同也!至於「包一個銀額超過自己年齡的紅包」,是以元為單位嗎?嘩,都幾襟計,且愈老愈貴。如果80歲,要最少給81元,折合要港幣5佰多元,都幾厲害……唔怕唔怕,出心啫,捐獻嘅嘢,向來都是豐儉隨意架,係冇?

 

▲參加<戲棚文化導賞團>獲益良多

 

    四月中,筆者偶然在<面書>上看到一個<戲棚文化導賞團>,由「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舉辦。筆者向來對各種香港民俗很感興趣,惜俗務纏身,今次難得有機會往神功戲的後台參觀,焉能錯過。

 

    4月26日,太平清醮前兩天,下午抵達長洲。根據資料,這三天內,長洲全島茹素,麥當 勞也不例外。這三天內,每個 $18.8的脆香素菇飽,是長洲麥當奴唯一供應的包類,直至飄色巡遊完結為止。但據筆者當天所見,除了有些食店供應齋菜、炒米炒麵外,沿碼頭很多海鮮店,中外顧客都在大魚大肉 ,啤酒、紅酒都在享用之列。除平安包外,亦有小店供應魚蛋、燒賣。年代不同了乎?

 

     

根據傳統,太平清醮舉行三天內,長洲全島茹素,以表虔敬。長洲麥當勞也特製齋包供應,以示入鄉隨俗。

 

  

供奉玄天上帝(北帝)的神棚。三座包山上的平安包在打醮完畢後會派給信眾。今年在拆包時不幸發生意外。

 

  

今年上演神功戲的戲棚。眾街坊及專誠前來拜神的善信正欣賞戲班日戲的演出

 

▲廣東戲棚祭白虎儀式與給鬼看的戲  

 

    帶領今次導賞團是在研究戲棚文化方面很有心得的蔡啟光先生,而從班主何志成先生口中又了解了很多神功戲的實際操作,獲益良多。從蔡先生口中,筆者對盂蘭戲棚有一場戲專門演給鬼看的傳說,又有了進一步的了解。

 

    據蔡先生說,香港粵劇團一如中國其他地方戲般,有獨特的「破臺」儀式,一般都在新戲院落成,或從未演過神功戲的空地上的首次演出前進行,稱為<祭白虎>或<打貓>。貓者,老虎也。一般由兩個演員負責,一扮演玄壇(武財神趙公明),一扮演白虎,此儀式有鎮攝場地凶星(以白虎為代表)之意。以生豬肉塞虎口,免其作惡,與驚蟄祭白虎的民間習俗相應。此儀式一般是不准其他戲班中人或外人、觀眾看的,以免沖撞。而演玄壇及白虎者,在落裝或除虎頭套前均需噤聲。

 

    蔡先生謂未聞香港神功戲班會特別演一場戲給鬼看的。

 

    筆者想,所謂「演給鬼看的戲」的傳說是否因為坊間對「破臺」儀式誤解了,以訛傳訛形成的。亦可能,「演給鬼看的戲」是其他地方戲的傳統。就如台灣

習俗,傳統酬神平安戲戲棚底下都是空的才合格。只有演給鬼看的戲,戲班演員才會腳踩著地演出的。

 

  

戲棚上方安有神像,戲主要是給神看的,給人看只是其次

 

  

戲棚一邊貼滿打醮捐款者的名單戲棚後台入口,旁有女性內衣懸掛,看來戲行的包容性也是頗大的

 

  

戲班供奉的華光先師。眾老倌正研究演出細節

 

蔡啟光先生趁戲班休息期間,在戲臺上播放西九大戲棚「破臺」儀式的珍貴錄影。

 

舊書字畫拍賣又是國內大款玩意

 

    最後,筆者心中有一疑問,不知大家可否釋我疑慮。事緣4月28日前往由新亞圖書中心主辦、劉公天賜主持的舊書字畫拍賣會。聽人家說過很多次了,剛好 又舉辦,自然趕往見識見識。估不到以往廢紙價仍甚低時,丟出街也未必有人要的舊書,雖然可能只得二、三十年歷史,也可能賣到二三佰元或甚至幾仟元。有些不是很稀有的字畫也可賣過萬港元。(更貴重的,當然會在蘇富比等拍賣會出現吧!)觀察在場出價者及透過電話競投者,絕大部分都是說普通話的,出價的 幾個年輕人看來也是受人所托。唉,又是國內大款的玩意!!!

 

    今次拍賣的舊書字畫多至仟三項,主辦者抽成交價百份之十五作佣金,扣除不算大的開支,利潤相當和味,但之前的準備功夫很多,且人脈關係不可少,抵佢賺的……。

 

    翻閱拍賣資料,也有一些與術數、曆法沾上邊的古書。忽發奇想,那些喜說自祖屋牆壁挖出秘笈的各門師傅,大可在此投番本舊書濫竽充數,假中有真,冇咁易被人拆穿吧!又陳振聰出席過有關拍賣會的話,就不會在法庭上說父親給他的「天圖佈局」是厚厚的精裝本,又被燒掉了……那麼天真 ,那麼傻了!

 

  

 

 

▲拍賣書信是否涉及私隱余慕蓮信件為何值500元

 

   岔開了,還是說回筆者的疑問:古代名人書信拿出來拍賣並不出奇,但今次有些拿出來拍賣的信件,寫 信者、收信者仍然在世,這豈非涉及私隱。若非經雙方或已逝者的後人同意,在情在理是否有點哪個?更離奇的是,一封由藝人余慕蓮所寫的信,也在拍賣之列。是!的確是余慕蓮!且底價是500元。 今次好些拍賣品的底價只是200元、300元,100元的也有,500元相對來說是較大的數字。此信的物主是誰?這次並非慈善拍賣,余慕蓮在信中究竟寫了些甚麼,使物主覺得可賣得 個好價錢?有娛記朋友,若剛巧看到此文的話,可有興趣發掘一下其中的故事?

 

    或問:信,究竟賣出了沒有?結果一如所料,沒有人出價。相信大家同意,賣不出是合理結果,關鍵是為何物主認為可賣得出而已!然乎?不然乎? 

 

 

駱思嘉(通天記者)網誌:

http://tongtianreporter.mysinablog.com                                   

http://hk.myblog.yahoo.com/tongtian-reporter

面書:http://www.facebook.com/loksika

電子郵箱:loksika@hotmail.com.hk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