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雜誌主頁  蕭公子其他文章

                                                                          文•蕭公子 

 

特首競選後的感受

    三月廿八號,蘋果日報A21版專欄〔隔牆有耳〕,雞乸咁大隻字標題寫著:〔人算不如天算,測特首拆招牌,一個賴天,一個賴地,背負中國幾千年歷史,風水玄學家,唔該爭氣啲啦:〕主筆李八方這樣批評,毫不留情,噴到五術界人士一面屁。這又何必呢!誰人無錯?

    目前來講,香港數位術數家,算是有一定份量五術家,憑資歷,經驗,梁振英先生及唐英年先生,二人的命局的批斷,本來是綽綽有餘,難不倒他們的,但這一次,錯在捉錯路。只從環境形勢來看,批斷唐先生一定當選。他們一定被意識形態所矇蔽著,只從當事人的家當,資歷,背境及人際關係考慮。

    梁先生的當選條件其實比唐先生是有所不及,在第一次提名,唐先生有三百多張提名票,在競選初期,當中有地產界,銀行界,新界鄉議局,自由黨,工商界,文化界,工務人員,電影界娛樂界,飲食界,工聯等等,都是支持唐先生。勢力幾乎一面倒。從形勢來看,穩操勝劵,只等中央一拍板,一切已成定局。再看梁先生,支持者寥寥無幾,今次梁先生的險勝,令到這班大師們大跌眼鏡,這是命也,運也!不到你不相信。

    這次是開埠以來,香港五術界的預測可算是最失敗的一次,李八方把我們當作是一班騙飯食的人,這是一個沉痛的教訓,我們要引以為戒。

    各位道兄道姐們你們是金漆招牌,絕對是不能衰,不比清閒的蕭公子衰得起,因為我已經退休隱居,不求名利,樂得清閒,在深圳的別墅,種植花草,早晩頌唸經文,閒時寫作命理心得,真是人到無求品自高,逍遙自在。

    不受表象所惑,只以命論命的批斷梁唐的命造。

    今次,相信各位大師們近來沒有一覺好睡。放下吧!會〔自在〕,人生不如意十常八九。

    本人以前為風水天地執筆,寫了幾年專欄,後來因自知當時命中有劫難,所以遁入彿門。那段時間都在寺廟中修心保命,才放下筆桿專心靜養。現在我已是八十多歲的老人,現在有三得(食得,走得,睡得),過著開心快樂的生活,人生到此於願足矣!

    讀者可能疑惑,蕭公子已經退隱了,又再管閒事?你們問得好,蕭公子這外號是別人給我的,我做五術並非只為金錢,如深圳有位客人,幫他看風水只收五十元,連車費都不夠。只要我喜歡的,絕不計較金錢。又例如我在香港居住的大廈,我是做立案法團的主席,因為管理的嚴謹,雖然得到業主的高度評價,但有部分住客因此而不滿,經常因管理的問題與住客們吵架,有時更勞煩警方調解,我不是為利益,我只是義工而已。這是否為了金錢?本人的壞脾氣使每次的法團會議氣氛緊張,就連借出開會場地的議員見到我時都搖頭嘆息。經過多年的相處,才了解我的處事為人,對我另眼相看。有時我自己想,若果自己是搞政治的,恐怕我一定會死於非命。

    言歸正傳,我第一個啟蒙老師是陳萬宜老師,第二個則是朱鵲橋老師。陳萬宜老師已仙逝了。而朱老師還健在,已九十多歲了。因為我與朱老師已有二年多沒見面了,所以二月上旬約朱老師到酒樓見面敍舊,同席有工聯會紫微斗數講師黃亮良。他是朱老師的學生,在閒談間,我們三句不離本行的談及命理的話題。當談及特首選舉,道兄黃先生就說唐英年的外在條件這樣好又得這麼多人支持,當選的成數應該很高,這時我心媟Q,如果你上課時這樣對學生這樣教學,只作外表批判,不作命理分析,如何能教導好學生呢?我認為批命要從命理入手,不能只看外圍環境,批斷命局。而批斷命局時要斬釘截鐵,不能模稜兩可。我亦因道兄黃先生的當時一席話而激發了我重新寫作的動機。

    我回家之後用心研究梁唐二人之命造,判斷一支〔八字貴乎剋處逢生〕一支〔貴乎強金得火,方成大器〕,一個是瀟灑公子,一個是將相之材。兩者各有所長,誰勝誰敗一針見血。後來我請道兄劉坤昰先生及道兄黃先生到我寒舍取梁唐二造的批文,在此我感謝道兄黃先生的激發,使我立下決心批斷梁唐之命造,很僥倖的我準確的預測特首選舉的結果,不致臨老晚節不保。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人生在世,為名為利理所當然,論形勢看時局的,沒有理由會看好梁振英先生,我本人只是一貫的依據命理範疇論命,若推算不中,死也冥目,如果只以時局形勢推算結果的話,香港歷史就要改寫了?

    目前形勢是一場階級黨派尖銳鬥爭,我們用冷靜的審判力去看。暴風雨已過,還是風雨不停,明年是癸巳流年,梁特首官運是披荊斬棘的艱辛歲月,尤其是立冬後會有更多阻滯的事情發生,不過總之香港有梁特首加上中央支持,再看他的官運。香港市民我肯定明天會更好,請大家拭目以待。(本篇完) 

 

白髮老人

蕭公子

寫於深圳茅廬

二零一二年四月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