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雜誌主頁   通天記者其他文章

                                                     文•通天記者   

玄圈八一八

 

楊天命命館被縱火事件的迷思

 

    Hello,大家好!執筆時是新曆二月廿八日(農曆正月十九,ps上次寫錯日期,醜怪!), 一星期後又到觀音廟全年最旺的日子了。 相信觀音大士也想不到,這麼多年後,祂會因香港本地發明的借庫行為而紅遍全球,兼成為全球最大債主!最近通脹高企,相信祂庫房借出的金額又會再破紀錄, 唔駛理中產曾,三無、中產、大富貴個個機會均等也!

▲楊天命命館被縱火事件引起的迷思

    最近有朋友問筆者:你是否收了火,行文好像收歛了!

    是嗎?自己唔多覺,呢排D火仍然很猛呀!話說前些時(2月23日下午,星期六)去經常坐車經過、但從未進過去的窩打老道九龍維景酒店(沙士酒店)吃自助餐,2月25日(星期一清晨四時許,該酒店即發生火警,幸有驚無險。老公知道後,說:都係妳啦!筆者好無奈,但經常有類似遭遇,真係唔知點解……!

    扯回話題,筆者最近實在忙,又花了很多時間在研習香港民俗上。但話得說回來,除了某大師繼續被嘲隨口噏講錯嘢外,最近最引人入勝的已是 劉皇發在沙田車公廟 初二為香港求得的下下簽了。「

    朋友又說:之前你話寫楊天命命館被縱火單嘢,點解見唔到嘅?筆者連忙呼冤,原因只有一個:忘記了下筆!到現在為止,還沒有甚麼可迫令我去寫一個人,或不 去寫一個人。

    現在補回筆者的看法:這並非突發事件,一切應在預計中。之前已鬧得上晒報紙,犯案者也非第一次上門。明知此君心有不甘,任何正常人都會有所防範,準備水和滅火筒是其中指定動作吧!另外,想要將負面新聞變成正面, 正是人之常情。

    紙,寫多少張都可以呀,關鍵是拿出哪一張吧!還有,筆者住的普通過普通的住宅, 調校好頻道,也可透過普通的電視機,看到誰進入了大廈、邊個入了邊部升降機,穿甚麼顏色的衣服,當然也一清二楚。那座商業大廈會如何?我點知!其命館有冇閉路電視?我更加唔知喇!講完。

   

列入禁區的沙田車公古廟和福德祠

▲試解2013癸巳年香港車公簽

    講番年初二(2013211)的車公簽,有口痕友話梗係攞錯咗另外一個、 盛載事先已揀出來D下簽嘅簽筒啦!姑勿論真相如何,陰錯陽錯也好,本來無此事也好,冥冥中自有天意。

    大家解簽解得咁雀躍,筆者且也來湊湊高興解解簽。

    沙田車公廟第九十五簽——(問:香港癸巳年自身 )

     「駟馬高車出遠途,今朝赤腳返回廬,莫非不第人還井,亦似經營乏本歸」 

    本——問的既是香港社會現況,本,應指市民,以民為本,喻民意。

    赤腳——喻中國共產黨。廬——喻廬山,廬山會議與紅軍息息相關。

    井——四面封閉,不理外邊民意,也乏支持。只看到上面,上面也是唯一出路。

    解:香港在2013癸巳年內,政府政策會愈走愈左,在缺乏民意支持的情況下,梁振英將對中央政府馬首是瞻,政策會愈來愈紅。香港會越來愈封閉,國際都會的地位大不如前。

  

因沙田田心村點燈得睹老車公真貌

    這幾個月,好像同車公很有緣,去年(2012年)11月,本欄才寫過車公,前幾天(2013年2月23日)因考察沙田田心村的新春點燈習俗,隨奉請老車公移駕村內燈棚賞燈的隊伍,有幸進入列為禁區的車公古廟。又燈棚拍攝到老車公和其他歷史悠久的老神像。

    據香港民俗專家周樹佳先生透露,沙田的圍村不多,多為位於山上的客家村。其中又十條中有七條已沒舉行點燈儀式。可能受周圍鄉村影響或可能村中有不少客家人,沙田田心村有別於元朗等地的圍村,點燈日期不經擇日(今年一般選正月十二),反像客家村般,固定在每年正月十四舉行,且舞客家麒麟助慶。

    又據田心村的村長透露,該村屬雜姓村,共九姓人,每年都會設燈棚,今年花了近十萬。每年正月十四,他們均會舉行點燈儀式,由沙田車公古廟奉請車公移駕村內燈棚賞燈。今年共點三燈(三男丁,一丁一燈),均於海外出生,其中一對為孖仔。該村新春點燈儀式之隆重,為沙田各村中最隆重者。

    田心村之所以每年都請到老車公移駕,皆因該村與車公廟的淵源非比尋常。話說田心村開村之初,曾聘請風水師到村勘察。風水師指此地北枕青山,風水極佳,村前三河匯流,最適合興建一座廟宇鎮守水口,會帶來丁財兩旺。聞此,村民即踴躍捐款,集資在該處興建一廟,供奉車大元帥。此廟就是現今車公廟後、平常難以進入的車公古廟了。

    田心村與車公廟關係深厚,但在沙田鄉事委員會和政府爭車公廟業權的糾紛中,他們卻保持中立,不欲捲入紛爭中。

 

沙田車公廟、紅磡觀音廟,癸巳年有煩事

    另外,唔駛求簽問車公都知,沙田車公廟今年本身有排煩。一是車公廟業權仍在爭奪中,二是與紅磡觀音廟一樣,同是由華人廟宇委員會負責管理的沙田車公廟,今年都會將經營權重新招標。現在兩者都由同一人士經營(當廟祝),相信到時又有很多流言蜚語傳出矣!

    這兩個油水位,自然引起爭奪,但一些並未大鑼大鼓者,卻也可令人一過廟祝癮。筆者之所以知道此事,箇中又饒有趣味!

photo by Jane Li  

 

鯉魚門天后廟換廟祝的因緣

    話說筆者在今年1月27日往鯉魚門天后廟拍了一輯相,但因太忙並未整理刊出。之後2月3日在 facebook 研究戲棚文化的群組中看到一張由學友張貼、有關鯉魚門天后廟招請廟祝海報的照片,當時才知道當日在廟內遇上的廟祝叫「陳牛」,他在年卅晚(其實是年廿九)會退休。

   這本是平常事,但兩天前收到本刊同文鄭國強師傅的來稿,寫的正正就是鯉魚門天后廟。而鄭師傅之所以寫此稿,皆因新接手當廟祝的正正就是鄭師傅朋友的母親,特邀鄭師傅來指教指教!!!世事是否很巧合呢!又正因鄭師傅這稿,筆者才知道天后神壇後原來別有洞天,內裡供奉著老天后。而廟外望之如水牛的岩石真的有名堂!莫非天后是要告訴我:傻婆,你影漏嘢了!……純屬講笑,有怪莫怪 !

皆是舊友,由方寛烈老先生斷市新書《靈界實錄》講起

    話時話,今卷的稿件真是蠻有意思的。劉乃濟老先生文章中提及的方寛烈先生,卻原來也是筆者很多年前的舊相識。當時筆者在波文書局當小小的執行編輯,方先生與老闆相熟,經常過訪。當時只見五十來歲的方先生 衣著樸素、經常拿著一個霉霉爛爛的「豐昌順校服」膠袋,老闆雖說他甚樣甚樣了得,一眾書局門市的小妹妹都不相信,經常拿他來開玩笑。前些時見《壹周刊》因校服老店「豐昌順」訪問了他,驚覺又已這麼多年了。 當時已有找他聚舊的衝動,但知他年事已高,不敢打擾。

    及至看到今卷劉老的文章,才知是其老友的方老,剛出版了一本寫親身經歷的《靈界實錄》。觀劉老引述其內容,很是實在。其他人寫的這類書,筆者難免會有很大懷疑。由他來寫,可信性大得多也!趁劉老在港,真要拜托 他相約方老一聚,希望筆者有這個福份。如更蒙方老口述一些書內未收錄的靈異事情,定會在此公開。大家留意進展呀!

   台北松山「奉天宮」主奉的玉皇大帝

青松觀「玉皇誕」大供諸天科儀中供奉的玉皇大帝

正月初九青松觀「玉皇誕」大供諸天科儀

    還記得上卷本欄述及的台北松山「奉天宮」?該廟主奉玉皇大帝,想不到唔到一個月,筆者又在香港「面聖」了!

     原來農曆正月初九是為「天公誕」,廣東一帶稱之為「玉皇誕」。天公、玉皇者,民間稱之為玉皇大帝,又稱「玉帝」,傳統道教稱之為「昊天上帝」或「玄穹高上帝」。是天庭的最高統治者,統攝眾神,地位最為尊貴。每年「天公誕」(「玉皇誕」),傳統民俗均會在家或入廟拜天公,認為當天可把祈願直達天庭,所求會特別靈驗。筆者上月到過的台北「松山奉天宮」,主奉的正是玉皇大帝,故俗稱「天公廟」。每年農曆正月初九「天公生」(天公生日)前後,大台北地區的眾多信眾都同時湧到該處,誠心禮拜為玉皇祝壽祈福。由初八晚上到初九,奉天宮周邊車水馬龍,燈火通明,香火不斷,蔚為奇觀。

    香港的青松觀,每年均在該天賀誕,並進行大供諸天科儀。供天祭品包括十供:香、花、燈、水、果、茶、米、寶、珠、衣。諸品供天完畢,祈福奏表由紙馬送往「昊天通明宮」。翌年「玉皇誕」,大家不妨也去看看呀!

(本篇完)

 

 

駱思嘉(通天記者)網誌:

http://tongtianreporter.mysinablog.com                                   

http://hk.myblog.yahoo.com/tongtian-reporter

面書:http://www.facebook.com/loksika

電子郵箱:loksika@hotmail.com.hk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