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雜誌主頁  申玉成師傅其他文章

豈可逆天而行「損不足而補有餘」?         文•申玉成   

   

    上期事忙缺稿,謹此致歉!言歸正轉:只為本港陸路離境口岸充斥水貨客問題,直接或間接導致特區政頒布「限奶令」,但由此引起的是非更多,更為激化所謂中港矛盾。

    就是食物及衛生局局長高永文,最近也不得不對限奶令放軟口風,足見所受壓力菲輕。

    關乎各方利益的見解,可謂眾說紛紜,在下不欲在此寶貴篇幅「重播」。要表達的是:整個中國神州大地,何多嗷嗷待哺嬰兒,也何多奶牛及牧場?

    假若全國民眾,已對國產奶粉品牌全無信心,務必南下港澳或外出英澳紐等搶購者,這肯定是個災難!而且還是延續性的災難。

    眼前在港可見的,就是疑似水客嚴重阻塞公共交通工具及陸路離境口岸。

    在內地可見的,就是強國人普遍忿憤不平,表示自由行來港消費不該被限這限那,再加上個別儗似奶粉的米糊「冤案」,中港矛盾肯定激化加深了。

    此際特區政府對限奶令,撤又不是,不撤又不是,陷入兩難。

    另方面可預見者,只為大陸品牌奶粉滯銷,使全國每天不知有多少奶牛的奶水遭浪費掉,這些動物命運坎坷,既遭人類以科技作基因改造,被改造成每天必須榨奶,而「奶賤傷農」被迫殺牛或棄養的事例,自年前已逐漸浮現。這是廣東俗語所謂的「折墮」!

    浪費大地方的大資源,迫使人們轉去小地方搶購小量的進口貨,雖然經銷商無任歡迎,可大賺人仔。

    豈不聞老子《道德經》有云「天之道,損有餘而補不足」,現竟逆向而行「損不足而補有餘」,試問人間何世?

    追本尋源,這全為當年內地毒奶粉害人所致,試問誰個家長肯讓親兒再冒這個險?再受這個苦?由是稍有能力都千辛萬苦往外找奶粉,是以造成今天的問題。

    在下認為,這雖屬壞事,但也給現在新上台的執政者,一個大好機去為廣大民眾做點事,重新建立信心。

    試想國產品牌奶粉,只要無添加毒素,只要不吃出什麼大頭娃娃,相信內地家長們就很心滿意足了啦!那些什麼DHV等,已屬次要了吧?

    難道中國連這樣的基本的奶粉也做不出來?我不相信。

    佛謂:一念天堂,一念地獄。能夠坐到中南海,掌管億萬百姓生死,肯定屬於大富大貴命格,既是祖上積德,本身也有修為,方可為此人上人。

    如能解百姓困苦,當屬無上功德,那就必先重建國產奶粉品牌信譽,讓內地家家戶戶安心養好嬰孩,這樣既毋須浪費數以萬計內地奶牛的生命,也可平衡緩衝當前這股來港澳特區搶購奶粉的不正常現象,既要反貪腐,就從利民做起。

    若問上述種種與玄學有何關係?

    在下打個簡單比喻,如執政者為命主,他頗有遠見立志反貪腐,眾所周知,貪腐勢力可留到今時今日,其後台必強,就有如強勢官殺,壓得命主喘不過氣來。

    可幸命中八字,有印綬可作用神,所謂眾殺猖狂,一仁可化,而這個印綬就是百姓,就是廣大民意。

    新上台的執政者,如搞好內地奶粉供應問題,讓十四億人的嬰有安心奶吃,民乃安心,則這個印綬就強而有力了。

    反貪腐困難重重,然支持反貪腐的最強力量,莫如廣大民意,只有以這個印綬去制衡官殺,命主才可達至「殺印相生」損有餘而補不足,有了這個基本據點,那麼其他施政方面就更得心應手了。

    另方面,都說水清則無魚,是以改革開放初期,以至中段,當時雄才大略的領導人為開拓新時代,也許對所謂貪腐,是開一隻眼,閉一隻眼。

    但今時中國已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先富起來的既得利益者,有個別竟壞到這等地步,讓老百姓及其初生嬰孩吃喝不安,生離死別,那就很不靠譜了!

   這不啻對不起百姓,也對不起整個既得利益集團,因恐事情激變,對集團造成危害。所以,適度懲治個別害群之馬,也是「損有餘而補不足」,讓官殺與印綬相生,互補優勢,何樂不為?

    此舉只會鞏固舊有勢力,而無大害,某程度就像植物去掉枯葉,長出新苗。

    然話得說回來,上述只為個人美好願景,記得三十年前看到前輩吳師青大師親書的「天定勝人」四個大字,當時感受的震撼,至今仍未能忘懷。

   天數若何,人未可料,更不可改變。(本篇完)

 

博客名稱:申玉成 黃大仙靈籤百解

博客地址: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sunyuksing

電郵:sunyuksing@126.com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