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雜誌主頁   周師傅其他文章

流程圖: 資料: 玄門記緣
 

 

                          文、周師

 

第一案:占算奇談

 

    星相行業大多予人神秘色彩,因為入行不易。除了講求悟性之外,還要痛下苦功,把各式各樣的占算功夫練得熟能生巧,才有資格以星相為糊口。推算得靈驗與否,亦與熟練程度關係密切,情形像練武一樣,先把 “小念頭” 的根基打得穩妥,才有把握 “埋樁” 或落場與別人黐手。所以,投身星相這行,做功課的習慣很重要,記憶愈深,下次占算準確的把握便會加多一分。

    某晚會客,一位客人到達辦公室。這個年中盛夏的時間,卻來問流年,背後的運勢可能較特別一點吧 ?

    我說:“問流年,你想由哪樣開始 ?”

    她說:“想問事業與姻緣。”

    我說:“好。那就姻緣先吧,ok ?”

    她平靜的點一點頭。

    我把龜殼搖了幾下,卦象排起,玄武財值日,太歲卻挾剋世爻。再排起三傳四課,卻見年命發用,末傳太陰財再退鬼財。再檢閱八字或斗數盤,也好不到哪裡去。翻譯廣東話,其實簡單一句:“閣下今年無運行矣。”

    派頭夠響或名氣較大的,全程寥寥數句經已可以收工,埋單謝客。但我只屬無名小輩,當然先舞刀拋劍一番,露幾手真功夫,最後才可直接一句定成敗。

   
我道:“姑娘,依這數看來,你睡房對出是球場。”

    她說:“唔,也算是吧。因我房先望見學校,學校裡有個球場。”

   
我問:“自己什麼生肖 ?”

    她說:“肖豬。”

   
我問:“男友呢 ?”

    她說:“肖虎”

    我答道:“哦,你男友應該是管理階層,或當權丞相。但你與男友有些問題,一定不能結婚終老。而且,他還有別的女性主動關心,甚至投懷送抱。”

    她的曈孔稍稍擴張,不置可否,原來她從沒有察覺這回事。

   
我再說:“你未知道也就算吧,女人太叻招人妒。不過,姑娘仔,我也說聲恭喜啦。你自己也行桃花運呢,公司裡有追求者,自己也差不多接受了。”

    她沉靜地聽着,沒有說什麼,但微微頷首。

   
我笑說:“乖乖不得,你的“忍功”已練到爐火純清。因為以命數論,人家老婆也有了,你還是默默守株待兔,等他回頭是岸跟你終老相廝。”

    只見她身子微微一震,終於有點反應了,急忙追問:“究竟這二位男士,誰人是我真命天子 ? ”

  
我搖搖頭說:“先不跟你說這個,你房門之處,側旁有壞損之物。然也 ? ”

    她答:“好像是吧,房間的門鎖壞了。算不算? ”

   
我道:“命中註定,你應該還有一妹或姐,屬何生肖 ? ”

    她答:“是妹妹,肖蛇。”

  
我道:“哦,她的房門是對着廁門。對吧 ?”

    她想一想,確實地點一點頭。

   
(此數為絕嗣課,而且日上神與陰上神互剋無救,此妹行年臨勾陳死地,巳宮再遇白虎臨兄,註定要在監房再相見)

   
我先按住不表,說:“她性格比較直接,而且跟海外打工 ? ”

    她答道:“對啊,但她老闆是內地人。”

   
我見卦理之中與現實情況大為接近,可以放心明言了,嘆一嘆氣說:“妹此刻已是半隻腳放在懸崖之上,必定有官非或訴訟在身。蛇年水月,便是遭伏法之時。阿彌陀佛,無緣不成姊妹,汝等好自為之。”

    有云:“人心肉做 ”,客人聽到親妹身陷囹圄,不禁大為緊張起來,急問道:“師父可有方法 ? 有無得救 ?”

   
我說:“請問她幹哪一行 ?”

    她答:“她做銀行的,從事銷售和交收帳目的。”

   
我照着卦理推算,說:“她負責的項目,應該是有數目不乾淨,我肯定已有監管機構摸上她幾把了。你試下每逢初一十五,按程序放生或積善施棺,發善願解前因,且看會否好轉吧。”

    聽到解救之法,只見她深深一揖,說:“好,我會轉告她的。多謝賜教。”

   
踏入星相行業漸久,逐漸明白凡事不會算盡。論命占事,很多時客人最後所探討之事,已非最初的問題,反而會抖出更令人關心的重點。論命者如身兼幾項本領,推算之事更能充滿色彩,把來者占問之事透視得揮灑自如。不過,就算憑單一功夫,只要練得出神入化,必會屢有神來之筆的奇效。
(本篇完)

 

周師傅電子郵箱:jimbookmaster@yahoo.com.hk

周師傅網頁:http://blog.yahoo.com/_IVD7BAO3STTWYOJ6XBIZEIAABA/articles/page/1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