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雜誌主頁   劉乃濟其他文章

                                                                     文•劉乃濟 

 

話說海珠橋    

 

    報上消息說:橫跨廣州珠江的海珠橋,經過一年半的封閉重修,工程已經完成,在九月一日重新開放通行。這個訊息看來很平常,不會引起太大的注意。但對於遠在千里之外溫哥華的我來說,郤勾起了不少回億,心中不禁泛起陣陣漣漪。


   
對海珠橋的印象深刻,最早來自一個恐怖的傳說,那是母親告訴我的。海珠橋在1929年動工興建,那時候我才一歲。據說在打造橋躉時遇到了挫折,傾倒下去的沙石都被河水沖走,有人說要將孩童投入水中墊底,橋躉才能穩固。當時整個廣州都是風聲鶴唳,甚至傳說有多名兒童離奇失踪,是被人拿去墊橋躉了。於是,母親在這幾個月堙A一直過著震慄的日子,把我關閉在家中,不許出門半步。


  1949年廣州易幟,共軍還未入城,國軍早已跑光了,城內成為地痞流氓的世界。報館早巳關門,這晚我留在家中,耳邊聽到隆隆響聲,街坊說是國軍正在爆破海珠橋。當時我是年少膽大,第二天竟然騎了單車去看鐵橋,橋身安然無恙,只是橋面馬路爆穿了幾個大窟窿而已。有人說,負責爆炸的工兵因為忙於逃命,來不及完成爆炸工程,使到海珠橋倖存下來。


   
當年鐵橋重修時,把「海珠橋」三個大字除下,以後便不再掛上。雖然這三個字寫得氣魄磅薄,而且已經掛了幾十年,為廣州市民所熟識。惟是這三個字是出自當年的廣東省長、也是國民黨的黨國元老胡漢民的手筆(廣州最繁盛的漢民路亦巳改名為北京路),當時「新鮮熱辣」的廣州市新政府,當然不敢犯此大不諱。


    出乎意料之外,這次重修之後,廣州市政府竟然是那麼大方,把胡漢民的墨寶「海珠橋」三個大字再掛出來,使到一些廣州老居民,心頭上感到一陣陣溫暖。所不同的,當年這三個大字的排列是由右到左,如今重新掛上,郤是依照簡體字的排列,由左到右。這樣的排列,剛好順著珠江的水流方向,看來今後的廣州,會是更加順風順水。
(本篇完)

 

 

 

    

劉乃濟網址:http://www.naichailau.blogspot.com

劉乃濟電子郵箱:naichailau@yahoo.com.hk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