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雜誌主頁   劉乃濟其他文章

                                                                     文•劉乃濟 

 

紅線女留下一個謎    

 

    粵劇紅伶紅線女在廣州逝世,去年香港新光戲院重修開幕時,她還精神奕奕的參加盛典,在台上高歌一曲《荔枝頌》。當時從電視台轉播新聞中,看到年逾八十滿頭白髮的紅線女,想到她在「文革十年浩劫」中所受到的折磨,不禁浩然長嘆世事無常。再而想到,當年紅線女若不北上,便可逃過這一場災難。那時候她為甚麼要北上呢?至今仍是一個謎。如今紅線女已經騎鶴西歸,但這個疑團仍然未曾解開。

    1955年的一個早上,紅線女帶著女兒紅虹和兩個只有幾歲大的兒子,還有徒弟紅荳子(後來是林家聲太太),出現在深圳火車站,正在等候前往廣州的火車。她的另一個徒弟南紅(後來是導演楚原的太太),臨時得到通知,趕去車站與師父話別。

    這個消息頓時轟動了全香港,因為在中國那邊,此時仍是竹幕低垂,大陸與香港之間,還未曾開放民間往來。紅線女突然全家北上,甚至徒弟要匆忙趕去車站話別,看來她此行是打算一去不歸了。

    紅線女的北上,連續多天都是報紙上的頭條新聞,大家都在臆測她此行的目的何在?沒有多久,便有消息傳來,紅線女出任廣東省粵劇學院的副院長。而這間學院的院長,赫然是紅線女的前夫馬師曾。

    在此之前,馬師曾早已去了廣州。他和紅線女在香港曾經辦妥了離婚手續,並由法庭判決兒女歸由紅線女撫養。況且在此時,馬師曾亦已有了同居人,是曾經在香港做過舞女,後來跟隨馬師曾一同北上大陸的紫蘭。

    馬師曾與紅線女,既然脫離了夫妻關係,而且他的身旁亦有了新歡。看來紅線女是不會因為舊情復熾,而要攜兒帶女的去到廣州投靠前夫吧?

    況且在這個時候,紅線女在香港的影藝事業,真可以說是如日方中天。她不但在粵劇舞台上紅得發紫,最紅的文武生如新馬師曾、何非凡與任劍輝等,都爭相與她共結台緣;至於電影方面,片約亦應接不暇,甚至連國語片都演上了。而紅線女郤在此時,竟然捨棄了經過多年努力奮鬥得來的成就,毅然投入了一個前途未可預知的新環境,究竟為的是甚麼?

    紅線女北上之後,雖然很快便有了新的工作,是當馬師曾的副手──廣東粵劇學院的副院長。這個副院長的職務,也算得是一官半職,惟是誰都不會相信,紅線女的官癮竟會那麼大,為了做官而放棄以往的一切?

    紅線女此時的抉擇,使到她的下半生的經歷,確實截然不同。倘若她當時留在香港繼續發展,藝術上的成就如何,雖然不能估計,但物質上的享受,與及生活上的安穩,那是完全可以確定的。當年與她同享盛名的芳艷芬、任劍煇等,甚至聲名還比不上她的羅艷卿、白雪仙等,那一個不都成為坐擁鉅金的富婆,安享著榮華富貴的日子呢?

    回頭看一下紅線女北上以後所經歷的風波,真是令人喟嘆。除了初期與馬師曾合演過《搜書院》、《關漢卿》等兩三部差強人意的影片,在藝術成就上得到精神上的滿足之外,以後便陷入驚濤駭浪的惡劣環境之中。猶其是在「文化大革命」期間,她遭受到精神上與肉體上的痛苦,簡直是筆墨難以形容。

    在這段所謂「十年浩劫」的悠長日子堙A紅線女被斥責為大右派份子,又被誣衊與高官和腐敗份子大搞男女關係。她曾被紅衛兵拉到街上遊行和被罰掃街,頭髮被剃去了半邊,稱為「陰陽頭」,名字也被改為「黑線女」。

    不過,這些都只是肉體上的痛苦,她還可以抵受得住。惟是精神上的磨折,就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抵受得來的了。名作家老舍和著名演員石揮,就選擇了自我結朿生命,來逃避這種精神上的痛苦。紅線女若不是意志那麼堅強,說不定早已崩潰下來,最後的命運便會和老舍、石揮一樣了。

    最使到紅線女摧心刺骨的精神痛苦,看來該是女兒虹紅加入紅衛兵行列,當眾對母親的清算行為,并聲言脫離母女關係,以後劃清界線。紅線女最疼愛這個聰明伶俐的女兒,不但當作如珠如寶,還恨不得把自己的技藝全都傳授給她,作為「紅派」的傳人。可是,多年的教養和提攜,到頭來所得到的報答,郤是如此殘酷。平反以後,紅線女表示不會對女兒記恨。因為她體諒到,虹紅當時的行為,是因時勢所迫.不禁使人浩嘆:「可憐天下父母心!」

    母親雖然慈懷寬大,虹紅郤過不了自己的那一關。她不滿意國內的政治環境,在一次到香港的演出中,她突然離團出走,由友人相助逃往台灣。在當時的政治形勢來說,虹紅這次出走,等同是叛國行為。

    後來虹紅去了美國,後來移居加拿大的溫哥華,我也在理髮室中遇到過她。多年以後,她雖曾與母親在香港見過面,但以後再也沒有機會粉墨登台了,只是有時會在福音傳道會中講道和唱歌。紅線女對虹紅的一番期望,當然是完全落空了。

    經過十年浩劫的折騰,紅線女已經錯過了藝術生涯中最寶貴的黃金十年。畢竟歲月無情,青春已逝,除了頭上仍然頂著「人民表演藝術家」的光環,但在實際的表演藝術上,已經是「日薄西山」了。

    目前大陸的政治形勢穩定,紅線女也過著安穩的退休生活,兒子亦事業有成,老懷亦足告慰。惟是當年她為甚麼會捨棄在香港的輝煌成就,攜兒帶女的前往廣州,下定決心去嘗試一種從未經歷過的生活呢?這是多年來藏在社會大眾心堛漱@個謎,至今仍未被揭開。如果從玄學這方面來解釋,那就只能說她是在劫難逃了。(本篇完)

 

    **小啟:我將於本月十五日返回香港,看相或研讀掌相,請電67440327聯絡。

 

 

劉乃濟網址:http://www.naichailau.blogspot.com

劉乃濟電子郵箱:naichailau@yahoo.com.hk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