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雜誌主頁   劉乃濟其他文章

                                                                     文•劉乃濟 

 

戒煙憶述    

 

    財政司宣佈增加煙稅,吸煙的朋友的日常開支,便要增加了。

   
多年前,我也是一名煙友,幾乎是煙不離手,每天要吸兩三包。當年香煙售價便宜,若在今天,怎麼吃得消?

    那時候,社會風氣不同,香煙是最佳的交際工具。跑街經紀見客,必先奉上香煙,這就可以縮短人與人之間的距離。龍鳯、蓮香這些老牌茶樓的熟客,向“茶愽士"遞上一根香煙,他順手放在耳梢,招呼便“寧捨唔同"。新型都城酒家的黃老闆,開門前要檢查全體樓面招待員,不但必備打火機,而且要一打即著,否則要扣人工。

   
我出道得早,十八歲便做記者,出外採訪,有時會無功而退。後來得到老行尊指點,出門必帶上香煙,求人講述耳聞目睹之前,先行遞上一枝,果然效果不同,有求必應。

    後來做了編輯,也寫稿,吸煙就更多了。往往在下筆不順、文思阻滯時,便會點上香煙,猛然吸上一口,靈感也就源源而來了。因此,每當埋頭伏案、奮筆疾書時,面前必有一爐香,其實是那個點著香煙的煙灰盅。

   
也曾試過戒煙,當年新加坡有間出版社,邀我去策劃出版雜誌。他們很客氣,讓我住在酒店,郤沒有想到郤苦了我這個“煙剷"。因為酒店內不許吸煙,每逢煙癮發作,便要立即穿上外衣,趕搭十幾層電梯下來,走出酒店才可以吸上一口煙。由於怕麻煩,此時能夠忍著不抽便不抽。後來回到香港,恍如“皇恩大赦",比以前吸得更兇。

    去溫哥華之前,女婿知道我是“煙民",預先在書房中,加裝了強力抽油煙機,讓我可以一邊寫稿一邊吸煙。兩年後,我們搬去半山較大的房屋,貪圖那堛煽瘋[好些。替我們售賣舊屋的經紀覺得奇怪,因為全屋的椈應ㄛO白色,只有我那間書房的牆壁是咖啡色的。我心知肚明,這全都是我吸煙時薰出來的成績。牆壁尚且如此,吸入內臟的可想而知。

   
以後,搬過幾次屋,女婿都特地在後花園加建玻璃幕屏,讓我在天寒地凍要吸煙時,可以擋雨避雪。

    晚輩的孝心,郤是老妻的擔心。因為我睡著後,常會氣如牛喘,有時更會呼吸突然停頓,使她十分害怕。醫生勸我戒煙,全家都不存厚望,因為幾十年的老煙癮,豈能說戒就戒的那麼容易?

   
說戒就戒,其實全憑決心。這一年,從溫哥華返回香港,進了機場禁區,突然宣佈須延遲三個鐘頭起飛,接著坐了十四個鐘頭飛機。機場不能吸煙,飛機上更加不能吸煙。十多個鐘頭能夠不吸煙,我便覺得自己可以戒煙,於是在下機前,我把香煙和打火機都丟了。就是這樣,我向陪伴了半個世紀以上的香煙,說聲:“擺擺!"

    如今,我睡眠時沒有喘氣,也沒有突然停止呼吸,老妻放心了,她也睡得甜。

   
順便告訴好朋友女作家李默小姐,我是她的“粉絲",她幾次組織團體,我都踴躍參加。但她這次倡組的“吸煙大聯盟",請原諒我不再追隨了。(本篇完)

 

    **小啟:掌相研究班在今月初開課,報名請從速。舊生班亦巳上課,報名和看相,請來電話67440327查詢。

 

 

劉乃濟網址:http://www.naichailau.blogspot.com

劉乃濟電子郵箱:naichailau@yahoo.com.hk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