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雜誌主頁   通天記者其他文章

                                                     文•通天記者(駱思嘉)   

玄圈八一八

兩個大富的怪相——馬雲、史玉柱

 

    這幾天心情一直很沉重。盼望,衷心盼望,事情會向好的方向發展!!!

兩個大富的怪相——馬雲、史玉柱

    馬雲的阿里巴巴終於在美國上市了。其實自馬雲初露頭角,他的怪相已備受關注。我嘛,一直對他沒好感,非因他的長相,而是他的行事作風。任何事都算得太盡、過橋抽板的人,信得過嗎?單看他在港上市時, 優質的資產都不放進去,後來更以招股價(遠比上市第一日收市價低幾倍)私有化自己公司的舉動,更是十分沒道義之舉。借用了小股東的錢發展壯大公司,成果卻不預他們的份兒。 所謂江山易改,本性難移,這樣的人,我就不信了。

    我不懂看相,不懂分辨十清一濁、十濁一清,但總覺得從面相看性格,往往很準繩的呀!!!

    嘻,俗語還有一句:「人比人,比死人!」最近一個廣西省南寧市木工「莫新昌」,即因為長相似馬雲,近來備受網友和傳媒關注。但這位類馬雲,命運比馬雲可謂一個天一個地,窮得 連老婆也娶不起。

左,馬雲;右,莫新昌。(網上圖片)

    看來這句俗語也真的對,將兩人的照片放在一起,高下立見。不知各位師傅,可有興趣發揮發揮?

    另一個要燒相書的,可能就是經歷同樣傳奇的史玉柱了。還記得很多年前,他當時的「巨人集團」要在國內建集團超級大廈,並在港賣樓花,幾大版彩色粉紙廣告特輯隨某大報紙附送,聲勢 可謂一時無倆。還記得當時也登了史玉柱的照片,但見照片中的他臉無四両肉,比現在的樣貌還要差。當時心想,咁都做到大大老闆?真係燒相書了。結果不久後就傳來該大廈樓盤爛尾的消息。

  

(左)史玉柱年輕時的照片。(網上圖片)(右)史玉柱近照。(網上圖片)

    想不到,近年,史玉柱靠保健品翻了身,後因再進軍網遊而經常與馬雲在公開場合遇上。究竟他的相,又該怎樣說呢?

左,史玉柱;右,馬雲。(網上圖片)

▲一條神棍與一隊神棍

      最近,「神棍」很紅,週圍都見其足跡。誰誰誰???不就是這條神棍囉!!!尤其是國內,網上網下已賣到成行成市,還出了不少「升級版」「優惠套裝」。也已迅速滲透至全港街頭巷尾。所以說,呢期,邊個夠佢紅!!!

     (網上圖片)

    除了這「條」神棍外,還有「一隊」神棍。 這隊台灣「神棍樂團」已有八年歷史,根據他們在 facebook的自我介紹:「在音樂上結合客家、北管、嗩吶、民族音樂、現代搖滾等風格,並加入佛、道教等元素與思想,創造世界上獨一無二的『乩童搖滾』。」他們在 2009年底發行首張專輯,稱為《萬佛朝宗》。大家有興趣知道『乩童搖滾』的 話,不妨找他們的作品聽聽。

    (網上圖片)

神棍「華藏宗門」吳澤衡呃錢十招

    以上的是冒牌神棍,上兩月廣東則有一正牌神棍被警方高調拘捕了。當時搜查了多處地方,傳喚審查涉案人士80多名。這個教派稱為「華藏宗門」,至今已有信徒千餘人。教主「吳澤衡」自封「華藏初祖」,現年47歲,揭陽市惠來縣人。他曾經入獄,2010年始刑滿 獲釋。

   (網上圖片)

    吳自稱大日如來佛化身,又謂自己是少林寺第 32代傳人。曾花1700元人民幣、以北京一個氣功團體的名義,為自己立了一塊「禪藏千古」功德碑,偽稱是少林寺鑒於其在佛法上的高深造詣而專門為他刻造的。又說自己得少林高僧傳授少林寺鎮山之寶「宜山畫」,並捏造「少林寺秘門掌門人」等一連串頭銜。又將他派的經文翻譯成白話,就說是自己著作的,成為其教派的經典。

    這條神棍又吹噓能將碎了的手機屏幕瞬即復原(當信徒要求他施展神功時,他卻托辭推搪),說自己修行時身體會冒煙、急速縮小化為佛光瞬間分身轉移。真厲害!!!!又自詡擁有「天眼通」、「宿命通」等特異功能。自稱曾僅靠見面對話,就用氣功治愈了國家某部委領導的腦血栓、心律不齊、前列腺肥大等疾病。前幾年又曾在珠海開辦佛具店,藉製造及散佈地震等謠言,向弟子兜售宣稱經其開光加持、擁有躲災避難功效的法器「戒壇方」,並強制攤派銷售任務予弟子以牟取暴利。至於藉密宗「雙修」之名淫辱女弟子,更是不在話下了。

    他藉封法號、排輩分以控制弟子,設「戒品護法弟子」位,總持法門戒規,統律法門戒行,所有華藏弟子皆受戒品護法之全面監督。編撰《華藏宗門宗脈世系表》及用其所謂「佛教規儀」,配合誓願、恫嚇等手段強迫弟子絕對服從,逐步建立起嚴密的組織體系。在其教派的《佛教規儀》中規定:信徒要對師傅「頂禮膜拜,絕對服從」。在拜師儀式上,弟子要發毒誓:「除了他自身之外,不得向任何人泄露這個密印,否則就輕慢了諸天護法,斷己短人慧命。」又曾多次對眾弟子說:「如果違背師命,就會得癌症、絕症,家人將不得好死,會下十八層地獄。」

    據稱,吳澤衡抽名煙、喝名酒,賭博、唱K樣樣精通。其兒子兩年前 8月赴英國留學時,其一次就給了 26萬人民幣的生活費。他有10多名子女(有些婚生,有些非婚生),巨額生活撫養費 全來自弟子供養。弟子又為他在珠海購買了兩套房產,一名弟子還賣房籌集 15萬元供他在老家建房。據稱,警方抓捕吳時,在其家中發現大量弟子供奉的冬蟲草、玉石、勞力士手表等高檔消費品,在其保險櫃搜查出大量現金和性藥。

    報載,廣東省佛教協會曾專門對吳的佛教身份、「華藏宗門」的性質進行研究,認為:「吳某衡及其『華藏宗門』在傳承上不屬於佛教宗派,組織上不在佛教協會之內,教制上詆毀佛教自封初祖,教義上竊取佛教名言亂釋其意,教法上違如來遺教顯異惑眾;理論體系中盜用佛教名詞,肆意解釋沒有可取之處;具體修行方法中,沒有原則,不守戒律,不尊國法;個人行為當中,顯異惑眾,妄說獲福,打大妄語;『於戒、於理、於修、於證都不符合佛教規範,是不折不扣的附佛外道』。」

    而「華藏宗門」在有關部門沒有進行註冊登記。佛教協會證實吳不是在冊佛教教職人員。

    以下是「百度」網站「華藏宗門」條目中,綜合國內各媒體揭露這條神棍的呃錢十招。玆錄在下:(其中不少項目,大家是否覺得熟口熟面呢?!!)

    1、 拜師收費,幾千元到幾萬元不等——吳招收弟子時,大多要收取拜師費,有時候是他自己親自收取,有時候則由核心護法弟子代為收取後轉交給他。拜師費一筆從幾千元到幾萬元不等。據江蘇一名女弟子回憶,拜師那天,除了花1000元買僧衣,還給師傅包了一個6699元的紅包,才完成拜師儀式。

    2、 弟子供養,每次生日收數十萬元——每逢吳的生日、成道日、佛誕日、春節、中秋節、其母生日等時節,他都會授意心腹弟子散佈消息,其餘弟子則會紛紛來「奉獻」。身家並不富裕的弟子控訴,「在吳某衡及其弟子的蠱惑下,生日有兩次各給了 2萬元,吳有次暗示說手頭比較緊,我又給了 3萬元,請一尊佛像花了 10萬元。」據了解,弟子給吳的供養費,少則一兩百元,多則成千上萬元,其每次生日收的禮金達數十萬元。警方抓捕時,僅在他家中,就搜出幾百萬元現金。

    3、兜售法器,一枚印章達 5.5萬元——吳指定要為10多名辦企業的弟子各刻製一枚開光過的黑檀木印章。10多名弟子在感恩師傅之餘「非常榮幸地」購買了印章。其所謂的黑檀木印章,行家估價區區幾百元,每枚收費卻達 5.5萬元。此外,吳還喜歡舞文弄墨,並向弟子售賣自己具有「神奇法力」字畫,每幅字畫從幾萬元至幾十萬元不等。一名張姓弟子曾用50萬元購買其字畫。

   
4 、天價培訓,聊天2小時收 10多萬——上世紀90年代,氣功熱時,吳就開始辦班收弟子,有些人追隨至今。一名知情人士透露:今年 3月份,吳說要給企業家聯誼會的 20多名弟子網絡授課。他與弟子們在網上聊天 2個小時,每人收取 5000元的培訓費,一次就斂財10多萬元。

    5、 全球借款,數天籌集 300多萬元——2000-2010年,吳澤衡因擅自發行股票罪、非法經營罪鋃鐺入獄,出獄後,他被法院追繳 200多萬元罰款。為此,他在微博散佈信息,稱師傅遭受迫害,又沒有錢,因此向弟子借錢。僅僅 3天時間,就籌集到 300多萬元。

    6 、入股、分紅利——吳澤衡利用佛教為幌子,發展大批富商為弟子,並在深圳專門成立了企業家聯誼會。他勸說、聚攏一批有錢的弟子辦實業。他讓弟子們出資幾百萬元在深圳開了一家御膳館,他以自己有飲食秘方的知識產權為由,佔了50%的股份。又讓弟子們出資在珠海開了一家佛具店,他以自己有「戒壇方」設計專利為由,佔了50%的股份。

    7、 天價御膳糖水, 2000多元一位——在吳佔股50%的深圳御膳館,共有7道菜,價值從 2000多元至 6000多元不等,最便宜的(其實就是普通糖水)也要2000多元一位。席間所吃的烏雞,在其微博上稱之為幾千年流傳下來的「原種雞」,是烏雞鼻祖,珍貴異常,一只雞的成本就要1000多元。後被傳媒偵知他口中的原種烏雞,不過出自惠州的普通養雞場。

    8、 指導炒股,盈利抽成 10%虧了自負——吳告訴弟子,他可以通過《易經》測算股票漲跌。按照他的要求,很多弟子找他幫忙買股票,而他卻規定,如果股票賺了,就算推薦 3只股票,2只跌、1只升,也要弟子從升的股票盈利中抽成10%,如果股票跌了則會找各種借口圓謊,代價由弟子個人承擔。

    9、 弟子閉關,最便宜的一次幾千元——吳告訴弟子,只有閉過關的弟子,才會成為教派的中堅力量,而修煉到一定層次的弟子才具備閉關的資格。有弟子透露,吳會要求弟子閉關以作為修煉的一部份,大部份普通弟子閉關都是在幾個核心弟子家中舉行,只有高級弟子才會有機會到師傅家,由師傅親自教導閉關。閉關是要繳納費用的,最便宜的也要幾千元。能到師傅家閉關一次,則需要花費上萬元。

    10、 治病斂財,一個療程數十萬元——吳自稱為許多領導人和弟子治癒了癌症和疑難雜症,經常開藥方給弟子治病,一個藥方收費幾千元不等。吳推行「全息醫學」,號稱可以用所謂五行、氣息等治療癌症,一個療程數十萬元。

    戲法人人會變,戲法縱有不同,但萬變不離其宗。世界各地,包括香港,用類似方法歛財、斷人慧命者大不乏人。大家可真要慧眼識大師了!!! (本篇完)

 

駱思嘉(通天記者)網誌:

http://tongtianreporter.mysinablog.com                                   

http://blog.xuite.net/tongtianreporter/hkblog

面書:http://www.facebook.com/loksika

電子郵箱:loksika@hotmail.com.hk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