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雜誌主頁   劉乃濟其他文章

                                                                     文•劉乃濟 

 

姚蘇蓉•故人別來無恙

姚蘇蓉

     網上出現一個熟悉的名字,不禁眼睛一亮,這位老朋友就是曾經在歌藝界紅極一時的姚蘇蓉。據台灣《中國時報》資深傳媒人王祖壽報導,近20年來,姚蘇蓉深居於吉隆坡,因為廻避媒體的採訪和網絡流傳的婚姻和近況,像個謎樣的人躲起來。她對來訪的王祖壽說:“我不戀棧從前,過去的獎杯、錦旗都丟了。現在生活簡單,這樣最好。”

   
時光荏苒,捏指算來,認識姚蘇蓉巳是將近50年的往事了,至今仍難忘初次見面的盛大場面。那時候是她的歌唱事業巔峰時期,在台灣紅得發紫,幾首電影插曲,唱到家傳戶曉。香港請她來演唱,是當年娛樂界一大盛事。

    當時香港與台灣之間,還未有飛機直航,姚蘇蓉和音樂拍和人員,大隊人馬乘搭來往港台之間惟一的輪船《四川號》來香港。當輪船泊岸時,碼頭上萬頭攢動,擠得水洩不通,全都是只聞過姚蘇蓉其聲而未見過其面的歌迷。網上報導說:邵氏電影公司的總裁邵逸夫也到碼頭迎接她,力邀她拍片,這與事實不符。因為當日我在碼頭上,沒有見到邵逸夫, 日後姚蘇蓉也沒有為邵氏公司拍過電影。

   
在碼頭上遇到兩位熟人。一位是這次重金禮聘姚蘇蓉來香港演唱的娛樂公司老闆楊香,也辦了一份走普羅大眾路綫的《華聲報》,我們叫他做楊社長,是傳媒行家。另一位是無綫電視《歡樂今宵》節目的監製蔡和平。他不認識姚蘇蓉,這次來接船,是為了爭取姚蘇蓉在敵對的電視台《麗的映聲》露面之前,先拉她上他的《歡樂今宵》節目。

    蔡和平心直口快,坦述此來目的,還向我請教有甚麼門路,才可以反敗為勝?因為他接到情報,《華聲報》的編輯唯靈(如今是著名的食經作家)統籌這次姚蘇蓉來香港的宣傳事務,他曾經口頭上答允過讓姚蘇蓉上《麗的映聲》節目,姚蘇蓉那麼有號召力,若被敵對的電視台喝了「頭啖湯」,自己就很沒有面子了。我說此事很容易辦,因為楊社長就在身邊,我便給他們介紹。蔡和平直接向楊社長道逹來意,楊社長表示為難,因為唯靈曾向《麗的映聲》許下諾言。當時我替蔡和平著急,一眼看到無綫電視的新聞攝影隊出現,索性做個順水人情,便在旁邊輕描淡寫的說了一句:「等會兒無綫的六點半新聞,可能我們也會出鏡了。」便又故意四處張望,喃喃自語的說:「這麼盛大的場面,怎麼會看不見麗的的人呢?」這句話,楊社長當然是聽到了。這晚,姚蘇蓉便現身於無綫電視的《歡樂今宵》,讓蔡和平喝了「頭啖湯」。孔夫子在《論語》中說:「天道酬勤」。意思是「上天保佑勤力的人」,蔡和平努力爭取,終於完成了任務。

   
這次我出現於歡迎行列,不是娛記來採訪新聞,而是以馬來西亞一間娛樂公司香港代表的身份來洽談姚蘇蓉的下一個行程。因為她在香港演唱完畢,便接著要去馬來西亞各埠和新加坡登台演唱。這間娛樂公司的老闆是《馬來亞通報》董事經理周寶華,他在怡保開了一間歌廳,還不時邀請港台歌影藝人來馬新各地走埠登台。當時我是 《通報》的香港記者,有時因利乘便,也替這間公司接洽一些香港歌星來馬新登台,無異是這間娛樂公司的香港代表。

    過了幾天,周寶華也從吉隆坡飛來香港了,因為他要替姚蘇蓉辦理去馬來西亞登台演唱的入境證。當時姚蘇蓉被安排住在灣仔的六國飯店,只是個雙人床的大房。我們拍門時,姚蘇蓉正在睡得香甜。開門的是姚蘇蓉的同居男友莫宗毅,也是姚蘇蓉的經理人。他聽到周寶華說,已經和香港馬來西亞大使館簽證官員約好了時間,文件都準備好了,只須姚蘇蓉親自去到大使館,在官員面前簽個名字。一看時間就快到了,姚蘇蓉還在床上呼呼大睡,推也不醒,莫宗毅身材魁梧,一把抱起姚蘇蓉,把她放在梳妝鏡前的椅子上,摟一把毛巾替她刷臉,再為她梳頭、化妝,然後抱進洗手間換衣服。姚蘇蓉在整個過程中,都閉上了眼睛,好像仍然在睡覺,若不是嘴堮A唧噥噥的發出一些聲響,我們還以為莫宗毅抱著的是個吹氣公仔,我和周寶華在旁邊看得眼睛也大了。

   
莫宗毅把姚蘇蓉半擁半抱的捧進電梯,我已駕車在六國飯店門前等候。周寶華坐在我旁邊,讓莫、姚兩人坐在後座。汽車在行走時,車廂內突然現出火光,還以為發生了甚麼事?原來姚蘇蓉不知道從那塈邡茪@盒火柴,劃著火柴便丟在車廂堙A把我們嚇得魂飛魄散。莫宗毅把她手中的火柴搶過來丟出窗外,大家才噓了一口氣。我在倒後鏡中,看到姚蘇蓉嘟著嘴巴,像小孩子被搶去心愛的玩具,一臉不服氣的表情。

    幾天相處下來,我們已經很熟落了。可能是新聞界行家,有著共同的話題,我和莫宗毅特別談得來。從其他資料知道,姚蘇蓉居住在台中,17歲便嫁了阿兵哥(軍人),後來性格不合離了婚。她的歌唱天才出於天賦,參加電台歌唱比賽,唱出以前上海女歌星龔秋霞的名曲《秋水伊人》奪得冠軍,一鳴驚人,成為當地歌廳的台柱歌星。

   
我對於莫、姚的結合及成為事業上的拍檔,很是好奇。莫宗毅性格坦率,無事不可對人言。父親是從大陸來台灣的軍人,莫宗毅無意從戎,拿起筆桿,在台北某報館做記者,跑娛樂新聞。姚蘇蓉在台中「平地一聲雷」,莫宗毅跑了兩趟台中,聽姚蘇蓉唱歌,找她做訪問,他對姚蘇蓉的歌藝很讚賞。

    過後不久,報館舉辦慈善演唱大會,邀請全台灣最紅的歌星演唱。姚蘇蓉當時雖是新秀,卻人氣沖天,也被邀請參加主唱。由於莫宗毅兩次南下訪問過姚蘇蓉,已經算是熟人了,大會便把去台中邀請姚蘇蓉和安排她來台北演唱的事務,全都交由莫宗毅一手包辦。莫宗毅親自南下來邀請,姚蘇蓉很賞面子,立即跟隨北上。莫宗毅把這次姚蘇蓉的演唱行程,照料得很週到,讓她好像享受了一次愉快的旅行。

   
這次演唱會辦得很成功,也讓姚蘇蓉出盡了風頭,對這位體格魁梧郤是心細如塵的大陸漢子,不禁芳心暗許。台北是台灣的首都,台中的繁榮更加不能比較,姚蘇蓉很想「更上一層樓」,來到台北發展她的歌唱事業,無奈沒有人脈關係,只好暫時被困在台中那潭死水堙C她向莫宗毅坦示這番心事,莫宗毅郤是呵呵一笑,認為這只是「小菜一碟」,因為這幾年來,他就在娛樂圈子堬V,歌場、唱片、電影界都有「哥們」。要推薦一個像姚蘇蓉那麼有實力的新星,還不是像「順水推舟」那麼容易嗎?於是,莫宗毅一拍胸膛:「包在我身上!」

    最初,莫宗毅以為這是很輕鬆的任務,只須在公餘時候找哥兒談談就可以了。那知道拈上了手之後,才知道要幹的事情竟然那麼多。在歌廳演唱要談酬勞,排在甚麼時間出場,也有一番講究,因為這關係於身價與面子。甚至當晚唱的歌曲,大牌歌星有權先行選擇,細牌必須退讓,這是歌廳的古老行規。

   
與唱片公司談合約,猶如兩軍對疊,稍不留神便會吃大虧,此外選曲和排練,都要緊密接洽,替電影唱插曲,也要磨下許多工夫,與莫宗毅當初想像的完全不一樣。姚蘇蓉只顧唱好自己的歌,其他事情完全依賴莫宗毅,而莫宗毅又不能半途丟下姚蘇蓉於不顧,惟有把職務辭掉,專心去做姚蘇蓉的經理人。由於姚蘇蓉對莫宗毅的倚賴,也由於相處日久情深,兩人便結為夫婦,也是工作上的夥伴。

    莫宗毅做事乾淨利落,但在兒女私情中也有欠缺。姚蘇蓉在吉隆坡演唱時,我也被《通報》邀去報館工作。去到吉隆坡,當然探望姚蘇蓉,喝杯咖啡聊聊天。這時候,莫宗毅有事先回台北,姚蘇蓉問我:「最大的孩子多大了?」我說:「十八歲了,巳經做攝影記者。」她又問:「你來了吉隆坡,多久才給家媦g封信?」我說:「大概是兩天吧!」姚蘇蓉突然淚水如潮,嗚嗚的哭起來。咖啡廳內很多人認識她,都好奇地望過來,當時我十分尷尬,只好遞上紙巾,心媟Q:「怪不得叫做淚盈歌后,哭起來淚水真的很多呢!」只聽到她嗚咽地說道:「你的孩子那麼大了,還會隔天給家媦g信。你看老莫,回去台灣兩個禮拜了,還沒寫來一封信,我們如今還未結婚呢!」

    後來,聽說莫宗毅去世了,還不夠40歲,驚嘆他們的情緣竟是那麼短促。如今聽到故人無恙,我在千里之外遙寄祝福。(本篇完)

小啟:約定時間看相或報讀掌相研究班,請電話90917218詢問。

 

劉乃濟網址:http://www.naichailau.blogspot.com

劉乃濟電子郵箱:naichailau@yahoo.com.hk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