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風水雜誌主頁   吳佩孚師傅其他文章  吳佩孚師傅大師親算

                                                        圖、文•吳佩孚    

「玄學術數生涯隨筆」

引領孩子步向玄學術數的世界

     

    好多朋友笑問佩孚會否把玄學術數傳授給一對子女,或寄望他們能子承父業呢?如果他朝有日真能夠子承父業當然可喜,因為命相學家每天工作除了能賺生活之外也是在賺功德,客人每多在人生路上失意迷途之際才求助於你,若果能以玄學助其一把渡過苦厄,等於救人一命的大功德,所以我絕對支持一對子女從事老爸的工作,不過也尊重兒女本身的決定順其自然的好,因為每人本身根氣不同正是天生我才必有用。或許上天有另外更好的任務交給他們也未可料呢?正如關羽天生武將之才卻硬要他跟諸葛亮去學八陣圖豈非浪費其才。

    寫到這處不禁令我想起一舊事,有法律超人之稱的謝偉俊議員,在未晉身立法會之前,幾經波折幾番失意之下,曾經跟佩孚私下吐過苦水。他說:師父,我這麼多年的努力在選舉上亦連番失意落敗,是否命中注定今生仕途官場無緣呢?其實我亦羨慕師父能以玄學術數維生,逍遙自在豈不快哉。(因為謝偉俊和白姐姐本身也是玄學術數愛好者,對於風水命理亦有深湛造詣。)他竟然突發奇想希望轉行去做玄學家。當然他最後並沒有真正實行,因為佩孚當日從其命造八字中去分析鼓勵他,過幾年之後命中官星必定撥開雲務閃耀中天。到其時仕途就會一帆風順遂其志願。日後發展如何大家亦有目共睹自不多言。

    舊事說過了,說回佩孚對子女的栽培吧,不像大家所想的自少逼迫硬背什麼古文古詩,也不會每天拿起筆墨書符千遍。他們學習玄學術數的基本功竟然是從繪畫班開始,從幼稚園開始一學就是五六年了 。大家可能會摸不著頭腦,究竟尋常的繪畫如何跟玄學扯上半點關係呢?其實玄學術數並非想像般的複雜數學運算,你數學高分未必就是玄學具天份,反而一個愛發白日夢幻想力豐富的人才是適合玄學世界的。沒有天馬行空的幻想力,又如何能從八字命理中論斷出各種千奇百怪的人生呢?所以幻想力的培養正好從繪畫上開始,一張白畫紙把心中想要的一筆一筆有條理地實現出來,日子有功之下,豐富的幻想力就會練成。另外,我亦會故意在子女面前運用玄學去解決問題,這樣就會令他們自然地愛上玄學了 。為了導他們進一步對玄學著迷,我會在親子時間以拆字占算作為遊戲一種。小孩子本來就是一張白紙,未經任何世俗污染,這時候學習什麼知識也是容易上手的,而且靈感直覺也特別強烈,先以拆字占卜技巧為基礎是最好的,因為容易明白及活學活用。

    記得有一次我跟他們說:不如你們習中精神想著一位同學,不論是男或女,只要是熟知他性情就是,然後隨便寫下一個字讓爸爸猜猜他是男是女好嗎?於是兒子很快就在白紙上寫下一個<浩>字,我說<浩>字屬陽亦乃動象,這個是男孩子了,而且你寫得像個<活>字,他必定是個活潑好動的人,而且他的操行必定不甚好,因為<浩>字帶有<告>字在內 。兒子驚訝地笑說,他心中想的真的是男同學,而且他是不折不扣的好動人,因為他本身患有過度活躍症的,至於操行上比他還要頑皮得多呢?能夠比我兒子還曳的,相信必定令老師很頭痛了吧 。

    我們一同大笑之後,接著就是我女兒提供了一個<麥丐>字,我看了看想了想,說著她是一位女孩子吧?女兒瞪眼問道怎麼知道的呢?我說,因為麵線長長瘦瘦軟軟柔柔就如女孩子一樣吧,而且你們很好朋友成日孖公仔一樣,因<麥丐>字內的麥字有兩個人朝夕共處之象 ,事實上她們是很好朋友的。在看她這個女同學的家境應該不甚好的,因為<麥丐>字的另一半是<丐>字,更且她很大機會是來自北方的新移民。女兒聽我解拆之後更覺神奇,因為爸爸拆字的結果是全對的,這位女同學媽媽的確是北方人,兩母女單程證移居香港的,家庭環境也就真的不太好了 。接著我亦開估告訴為何如此斷,好簡單的因為<麥丐>乃北方人主要食糧,而南方人是食米飯的。跟著我又靈機一觸地說,你的這位女同學是否留有一把長長頭髮呢,而且常常 紮著馬尾辮上學吧。女兒也很有慧根地說,是否因為麵條長長所以頭髮長長吧。我話就是如此簡單啦,可是最終他們想不透我如何斷準她常常紮馬尾辮子上學的事實,其實一個小女孩留著長頭髮一把,上學時最方便的就是紮辮吧,爸爸只是加了一點合理推斷而己,並不是有天眼通的。這樣的親子活動夠特別了嗎?(本篇完) 

 

吳佩孚網址:www.ngpuifu.com.hk

吳佩孚電子郵箱:info@ngpuifu.com.hk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