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風水雜誌主頁   朱樹松師傅其他文章

                                                          文•朱樹松  

 

丙申猴年,夷吾來也     

   2016年,歲在丙申,流年運氣,由太歲大將軍管夷吾主管。

   
管大將軍,又名管敬仲,字仲。人多以字稱,曰管仲。春秋時生於齊國穎上(今安徽潁上,春秋時期歸齊),幼年失怙,家境極貧。後因明辨是非、知人知己的同鄉知音鮑子舉薦,「任政于齊」。管仲相齊治國,公心社稷。使「齊桓公以霸,九合諸侯,一匡天下。」管仲,凡思盡以社稷黎民為重,慧眼識人,摒棄己私親疏,天下為公,是先秦諸子中重要的政治家、軍事家、思想家、謀略家。

    管大將軍的公心,最令人佩服的是他風燭殘年,身臥病榻為齊桓公論相的那一段記載。這段故事出自《東周列國志·第九十二回》:在公元前645年(周襄王七年)冬,管仲大將軍為齊國霸業,心力憔悴,重病不起。在其彌留之際,齊桓公因憂國運,前去探望,並徵求大將軍意見「寡人將委政于何人?」。齊桓公首推大將軍同鄉知音鮑叔牙,但管大將軍卻很乾脆的回答說,鮑叔牙雖然是一位君子,善惡分明。但是他「見人一惡,終身不忘,是其短也。」此人不能任相。桓公又推隰朋,大將軍喟然歎曰:「隰朋不恥下問,居其家不忘公門。天生隰朋,以為夷吾舌也。身死,舌安得獨存?恐君之用隰朋不能久耳!」桓公繼續推薦說:「然則易牙何如?」管仲大將軍當即說道,君主就是不問臣,臣下也得稟告君主。易牙、豎刁、開方三人萬萬用不得,要離他們越遠越好。桓公卻說,易牙為了寡人,不惜烹煮其子,這麼忠心還有什麼可懷疑的呢?大將軍又回答說:「人情莫愛於子。其子且忍之,何有於君?」桓公再說:「豎刁自宮以事寡人,是愛寡人勝於愛身,尚可疑耶?」大將軍繼續回道,作為人,最重要的是自己的身體。他對自己的身體都能如此,更何況于君主呢?桓公接著又說:「衛公子開方,去其千乘之太子,而臣於寡人,以人之愛幸之也。父母死不奔喪,是愛寡人勝於父母,無可疑矣。」大將軍仍舊堅持自己的意見,說道:「人情莫親于父母。其父母且忍之,又何有於君?且千乘之封,人之大欲也。棄千乘而就君,其所望有過於千乘者矣。君必去之勿近,近必亂國!」說得何等好啊!不孝的人能忠於君主嗎?其欲望大於「千乘之太子」者,只有竊國了。此時桓公也還執拗著自己的意見,反問大將軍。在平日朝政上,並不見易牙他們有任何不軌呀。大將軍也是直言不諱的勸誡桓公說,那是因為君主的身邊還有我們這些老臣健在,一旦老臣們去了,他們就會原形畢露的。桓公聽後,心甚怏怏,憂心忡忡地走了。

   
不久,管仲大將軍去世。而後的齊國,也正如大將軍所預言——隰朋拜相,雖能盡職卻天不假年,不到一年,也撒手人寰。誠如大將軍先言:「天生隰朋,以為夷吾舌也。身死,舌安得獨存?恐君之用隰朋不能久耳!」桓公後任叔牙為相,同時重用易牙、豎刁和開方三人。因鮑叔牙嫉惡如仇,拜相不到兩年便憤憤而死。隨後,易牙三人,擅權朝政,朋黨僭奪,以致桓公孤薨深宮無人知曉。從此,霸業輝煌一時的齊國便開始衰退下去。

    太歲,大都是曾經對國家、對民族有過至偉貢獻的人,都有他曾經的活生生的歷史典故。無論在哪個方面,都堪稱世間楷模,乃至被奉為神明,降於人間,輪值流年大運。

   
而今,丙申將臨,管仲大將軍夷吾來也。有這樣慧眼獨具、識惡明善、知己知彼、任人唯賢、秉公無私的大將軍主導地球運氣,還有宵小敢於「以身試神」嗎?管大將軍到任,天下擇賢矣。

(本篇完2015年12月22日(恰逢冬至)撰於濟南 ) 

朱樹松網站:www.sdtv.cn/zsslh 

朱樹松電子郵箱:zhu086@163.com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