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風水雜誌主頁   朱樹松師傅其他文章

                                                                     文•朱樹松  

 

老黃牛的體貌所主和迴光返照     

    上篇文章奡ㄗ鴗F筆者幹過獸醫,朋友們看了文章後覺得新奇,便約聚宴席,讓筆者聊聊作獸醫時的逸聞奇事。其實,平常筆者也是常提起,只是朋友們不大上心。這一專題約請不要緊,卻真的勾引出筆者心底的零零碎碎與牛與有關的趣事來。

    (一)

    當時筆者所在的獸醫站,有兩個當地的民間獸醫讓筆者至今記憶猶新。別看是「民間」,醫道卻不簡單,無論牲畜家禽不管哪個病,絕對都能「明醫」,而且淨是些實惠簡單的「秘方」,兩位民間獸醫為人很樸實,名聲在當地很響亮。筆者和兩位民間獸醫關係處得很融洽,經常一起會診和出診,還經常受邀到他們家中小坐,遇個年節筆者還要輪流在他們家中樂一樂。筆者也經常用自己的技長回報那兩位民間獸醫。逢年過節筆者會給他們的族親好友等寫門對子,一寫一個通宵也是有過的事。筆者還經常替兩位民間獸醫看「風水」,修屋壘牆,出欄買豬,紅白喜事等等什麼的筆者都會主動地給他們「參謀參謀」。這兩位民間獸醫特別羡慕的是筆者的另一個「本事」,那也是筆者能「名播一方」的「天分」,那就是給牲畜「相面」。筆者相牛、相豬,甚至相貓,都是很有點「道業」的。尤其是相牛,大有「一句一個釘」樣子。一次,三人一塊兒出發到村媟d防疫,在一個生產隊的牛棚堿搢鴞揤}養員正在給四頭牛添料,筆者指著一頭毛色清亮的牛問他這頭牛是什麼時候進欄的,「才進來兩個來月」,老飼養員一邊添料一邊回答。筆者笑了說道:「隊堣壑F幾次牛肉了?」他聽了一怔,隨即停下手中的活轉過身來,直愣愣的瞪著筆者,兩位民間獸醫也愣了。老飼養員說:「原來五頭牛,這頭進欄後一共六頭了,都喂得很壯實的,可這段時間前後就死了兩頭。頭天晚上還好好的,第二天一早誰知就死在欄堣F,都來不及到獸醫站。」「這頭剛進欄的牛是頭『掃欄』,把它分出來單獨飼養就好了。」筆者胸有成竹的繼續說:「這頭牛還有個『搭背』,幹活不惜力氣,腿腳麻利,很出活道。就是還有個壞毛病,好咬人,你看它那「包唇」,平常得注意著點兒。」一下子,便把老飼養員的話匣子打開了,只見他擼起袖子,指著自己的右胳膊說:「著實對啊,看這牙印,就是這傢伙啃得,為這個我還狠狠的給了它一頓鞭子。這傢伙幹活是沒得說了,那幾個傢伙合起來也趕不上它,要不是能幹,光憑它咬我也把它拉到集上去了……」。 兩位民間獸醫看著他胳膊上青紫色的牙印,驚奇地不知說什麼好。此後,筆者的名聲真就像風一樣刮到了能刮到的各個角落……就連過年在牲口欄門上貼的對子也得讓筆者來寫,有的不惜跑幾十里地,也要求個吉祥。

    (二)

    「人畜病同一理」,但給牛看病比給人難。給人,起碼還有個語言上的交流,給牛卻只能是透過表象看內堣F,就像是「隔皮猜瓜」。筆者大概記得,那是一個初秋時節,一個生產隊的耕牛由於飼料過偏,有一頭牛得了鼓脹病。因為,這種牛病是牛的常見病,飼養員也都有點治療的「小辦法」,也沒有太上心。可牛的病時好時壞,逐漸地瘦了下來,食欲也日漸減少,以致停食,但鼓脹卻沒有減輕,這才急了眼。等來到獸醫站時,患牛由於未能及時治療,已經是瘠瘦肉縮,毛糙亂豎,張口掉舌,氣喘流涎,大有奄奄一息的樣子,叩膁膛聲悶如大鼓。《元亨療馬集•牛經》中說:「肚脹多因是草傷,天氣炎炎水似湯。冷熱不和因中結,口中流涎吐舌長。」《牛病歌訣》也有:「站立不安呼吸促,張口流涎把舌伸;拱腰擺尾如排糞,拍打膁膛似鼓音。」經過獸醫站會診,一致覺得因時間過長,沒能得到及時治療,恐怕是預後不良了。大家便商量藥針同施三天,給患牛灌服「加味蔔子散」的同時,再針山根、蘇氣、脾腧、知甘、血印等穴位,看看情況再說。於是,便用菜籽油和高粱醋調好一劑散藥給牛灌上,就讓飼養員把牛牽了回去,待明天再來。……就這樣,三服藥後,仍未見好轉,生產隊也就放棄了治療。

    令人想不到的是,幾天後本以為不行了的這頭病牛,突然來了精神,食欲大振,鼓脹也消了許多,高興得飼養員了不得,但仍放不下心來。於是,就又牽到獸醫站,讓獸醫們給看個究竟。經過獸醫們會診,都覺得這真是個「奇跡」,為什麼鼓脹未盡除而食欲大發,卻都找不出道理來。只好讓飼養員先牽回去,觀察一下再說。

    飼養員走後,大家在一起討論起這頭病牛來,你一言我一語,好不熱烈。筆者給那兩位民間獸醫說,咱何不從另一個現象去看一下。他倆知道筆者又想「玄乎」的了,趕緊問怎麼看?「咱們常說『人畜病同一理』,何不把牛當成人看,我覺得那牛的眼神有點「尖」。」筆者似有詭異的說。二位一下子醒悟過來,「難不成是老病秧子的『迴光返照』?!

    果不其然,隔日病牛卻突然倒地……飼養員很痛心的向獸醫站面告了這個消息。

   
筆者曰:生靈在數,人畜病同一理,萬事萬物皆然也。

(本篇完2016年10月16日撰於濟南) 

朱樹松網站:www.sdtv.cn/zsslh 

朱樹松電子郵箱:zhu086@163.com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