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風水雜誌主頁   朱樹松師傅其他文章

                                                           文•朱樹松  

狗夏引起的故事  

 

 

     黃狗年的地球,夏天應該是個很熱鬧的夏天。鬧和熱聯繫在一起,又正值夏季,就大有看頭了。而且,這個「頭」看起來或可挺長的。由夏開頭,四季往復,真得看一段時間,據筆者琢磨前後短則兩年,長則四年左右吧。

   
先說狗年立夏的四柱:

      年 月 日 時
   
戊丁丁辛
   
戌巳酉亥

    五行火土金水,唯缺木(年納音木無用),只有亥中雜氣有甲木。看似木弱,其實非也,火土金水順生,雜氣木有被生強力搏出之機。所以,木不但不弱,只不過是潛而未露,蓄精養銳,伺機而出罷了。亥為乾戶,藏匿甲木。戌亥相通,戌為火庫。局中巳亥相衝,運元不穩,結果難吉。立夏蚯蚓出,也巧,蚯蚓又叫地龍。龍者辰也,辰戌一衝,地龍出而天地動,正應甲木青龍搏出之象。這一動,熱鬧隨之而來……木為東方,金為西方,火庫洞開,甲木青龍,搖身搏出,騰雲駕霧,興風起雨,不知哪有相敵者乎!整個地球,就是金木相持,金明木暗,金動木待……一旦相搏,木強金崩之勢即顯矣。

    戊戌之年,運氣有「火氣太過,炎暑流行」之說。但因寒水司天,赫曦受制。故立夏後,君火,寒水、相火相搏,加之風木助威,就像病患「打擺子」,寒熱互交,旱澇不勻,可不是也來湊個熱鬧?!。

    前些天,美英法「組成西方團夥」,在美國的鼓動帶領下尋釁,一齊對敘利亞發動了所謂「精准打擊」,致使這個已歷經戰火蹂躪達七年之久的中東國度雪上加霜。而且特朗普還揚言,對敘利亞的打擊還將持續。由此可見,敘利亞的戰爭,更殘酷的還在後頭……。多少年來的地球上,美國總是會無端的找茬,在美國以外的土地上,弄出些令世界不安和人神共憤的動靜來,好象不如此,就顯不出美國的強大和存在。

    2011年3月18日,筆者曾因「一股突發且不可抗拒地預測創作意識的強烈衝動,毫不猶豫地一氣呵成了《敘利亞,中東局勢的發軔靈關》一文(2011年4月《新玄機》)。文中說過:

    「2000年,巴沙爾登基後,正好趕上了世界東西方運氣轉化的前夕,整個世界的變化序幕正在啟動,巴沙爾是堅決反對美國發動的伊拉克戰爭的,他是美國和以色列在中東的眼中釘。至今,敘利亞與美國、以色列的矛盾,以及黎巴嫩問題仍然困擾著巴沙爾。」

    「巴沙爾上臺後,一直是步履艱難,磕磕絆絆,處於一種時好時壞的局面。雖然眼下的敘利亞相對而言比較平穩,巴沙爾反戰的同時又較為穩妥的搞好近交,仍舊保持者中東政治大國的地位。但是,運氣不是以總統意願而行的……」

    「時間或可在2011年4月2日始後(往後幾多年,決不會平靜了)。整個敘利亞會因為意想不到的事情(包括反對力量的突起)而被捲入到影響國運的漩渦中去。」

    果不其然,至今七年,敘利亞何曾安穩過,戰亂仍將繼續。筆者以其靈透之心,還覺察到了在敘利亞的土地上,
「星條旗的舞動和多國聯軍踏起的沙塵,迫使敘利亞跳出了堅守多年的反戰圈子,但見巴沙爾帶領他的國民(支持力量)挺身混進了中東的亂局。為了捍衛敘利亞,巴沙爾扛起了反對列強的大旗。呼啦啦,整個中東群雄混戰,難解難分。說來真怪,敘利亞就像是一把『世界鑰匙』,它這一『出頭』,猶如打開了戰爭的『鎖』,把個混戰攪的,怕是要蔓延成了『世界大戰』,也不是不可能的。中東,乃至全球,敘利亞靜皆靜,任你中東有怎樣的亂象,都是局部的。而敘利亞動皆動,衝破中東的『機關』所在,一下子就『拉開』了戰爭的門栓……運氣摧衰的星條旗在夕陽西下的餘輝中顯得格外慘澹,而世界的東方卻是萬象更新蒸蒸日上。敘利亞在戰後隨著世界運氣的趨穩,踏著運氣的律步,仍會在『洗心革面』的巴沙爾,或是巴沙爾『系統』的帶領下,穩坐在中東,守在大馬士革的綠洲之中!」

    筆者覺得,對於現在特朗普(及團夥)的任性和狂妄,運律是饒不了他的。特朗普正應了中國的那句俗話「心虛聲宏」——越是內心空虛的人,喊出的聲音就越大,猶如歇斯底里,唯恐嚇唬不住別人。他的結局只能如西方國家的那條諺語「上帝要毀滅它,必定先讓他發狂」一樣,在狂妄中自找毀滅。這真是「以其人之道,還制其人之身」了(不管特朗普以後在任與否,美國以及西方利益集團的運氣就是如此,特朗普只是一個代名詞)。

   
筆者有一種預感,無論東西方相搏的多麼激烈,敘利亞(中東)或許就是當今美國,及其為首的西方列強的折戟沉沙之地了……,往後幾年看看,拭目以待吧。
 

(本篇完2018年4月26日撰於濟南) 

朱樹松網站:www.sdtv.cn/zsslh 

朱樹松電子郵箱:zhu086@163.com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