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風水雜誌主頁   朱樹松師傅其他文章

                                                           文•朱樹松  

「傷官」應用一例  

 

 

     論命理,傷官是泄秀之星,又是與「官」的對抗、抑制及破壞之星。傷官在命理推斷的應用上,一般的認為是「四凶神」之首。其實,論斷命理,是五行的生剋制化,所謂的星神不過是五行的代詞罷了。尋其救藥,量其均衡,吉神凶星,作用都是一樣的。需要的就是所謂吉,不需要的就是所謂的凶了。

    前段時間,有一摯友,在流運行到官煞年月時,由於命局中官過多無制無引,而造成剋身太過。筆者就曾告訴他,別看官是吉神,過而無益,不但不吉,反而會有壞事臨身,應當謹慎行事,萬般小心。「命埵陵价袪椰部v,果不其然,在那年官煞流月一進月頭,官煞聚力,摯友一貫的強壯身體,突然不適入院。掛瓶服藥,一折騰就是一個多月。出院後,雖然醫生說已經無礙了,但病後的「後遺症」似乎還不想儘快的離去,只有每天懶洋洋的,也說不清那堣ㄠo勁。總之,渾身不舒服。

   一日,摯友來向筆者訴苦,並詢問這身體到底什麼時候能舒服了。一說起幾個月來經常去醫院復查,但得到的結果是正常,仍然滿臉狐疑。筆者從運氣的規律勸他說,不要著急,確實是沒有大礙了。但因月運仍未完全退掉官煞的管束,只能等到食傷月才能真正的解脫。筆者看著為摯友推出的月運,一邊訴說著運氣的過程——官煞月病發,偏正印月雖然減輕,仍要藥物陪伴。爾後的比劫月,雖然官煞力量減退,可不用藥了,仍沒有完全消除官煞的壞作用。等到後來的食傷月,身體的不適會很快的轉安、舒服,直至康復的。

    摯友一聽到「傷官」兩字,眼一瞪急切地說道,傷官不是凶神嗎?而且還有「傷官見官,為禍百端」的說法,怎麼會到傷官月就能好呢?筆者笑著說,雖然命理有吉凶神的說法,其實不然,不論什麼神,過了都不好,欠了也是一樣,只有協調平衡了才行。摯友一邊聽一邊點頭,算是從筆者的嘴媕簳了能穩定心態的道理……。

    果然,時間進入食傷月不幾天,摯友的身體明顯的舒服了許多。又過了月餘,已完好如初了。摯友高興的邀約筆者小聚,席間,摯友問「傷官見官,為禍百端」的說法難道有誤。筆者給他解釋道,此說無誤,這只是一個普遍規律。因每個人的命局不同,對命理應用時論務要「一事一議」的根據「特點」靈活運用,就象中醫治病,因人而異,一人一方,雖同病但不同方一樣。先生的命局,雖然因官煞聚力無制無引而遇官煞時生病,猶如被困「囹圄」。但隨著時間的推移(運氣的發展),後來的流月卻對官煞有了耗泄制約的作用,乃至官煞力量漸弱。所以,一遇可解困除制的食傷(特別是傷官),困頓之門遂開,官煞已無力抵禦,只有乖乖地任其擺佈,就像大掃除一樣,把「它」就乾脆俐落地清理乾淨了。

   
摯友頻頻點頭稱道……。
 

(本篇完2018年6月20日撰於濟南) 

朱樹松網站:www.sdtv.cn/zsslh 

朱樹松電子郵箱:zhu086@163.com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