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風水雜誌主頁   通天記者其他文章

                                    圖、文•通天記者(駱思嘉)  

玄圈八一八

 

 

「鼎大」培哥,一路好走!

 

 

    要數2019年4月香港術數界最轟動的事,相信莫過於4月29日突然傳出,術數界中人普遍敬重的非術數師傅、眾人朋友——「鼎大圖書公司」培哥(曾國培先生)逝世的消息!

▲由收到風到證實死訊,內心戚戚然!

    4月29日中午,筆者突然收到電話,朋友說有書業界的朋友轉告鼎大圖書曾生「走了」,問筆者可曾收到風!筆者當時呆了一呆,吓,有咁嘅事?咁突然!但因手中正拿著大大小小的貨品趕著付賬,只得匆匆收線!

    在方便按手機時,馬上WhatsApp去年5月曾往大埔與培哥一起下午茶聚的劉坤昰師傅,問他可曾收到風?劉師傅說也收不到風,但未幾,劉師傅從其師輩那邊確認了消息。另,朋友那邊也傳來更深入的資料,原來是曾生女兒告知同業培哥的死訊,說鼎大會繼續營運,大家毋須緊張。

    筆者其實很怕收到這類消息,幸而有些是誤傳,有些是馮京作馬涼。所以收到風,必先設法求證,以免弄得自已神經兮兮之餘,又引起不必要的恐慌和誤會。

    但今次從各方面渠道得知,這消息不是假的,曾生已離我們而去!

▲屬書業前輩,早聞「曾生」大名

    對筆者來說,培哥(我一般稱他為「曾生」)是書業上的前輩。筆者第一份工是在旺角的「平價書局」當兼職,後來當了半年左右的全職店員,後來調了職,未幾轉在「波文書局」做了幾年編輯,直至晚上的大專課程完結為止。不記得是當時或是之前或是之後,已聽聞上海街有間書局名叫「陳永泰」。後來出來創業在旺角寫字樓創辦《傳奇》、《玄機》時,附近的樓上書店「鼎大」已經開業。後來從旁人口中得知「陳永泰」很久以前已由老闆的「契仔」曾生主理,直至老闆過身為止,他才自立門戶。(年代久遠,希望筆者沒記錯,印象中之前也在「陳永泰」見過曾生一兩次,但不知道他是誰。)

▲坦蕩蕩的真正「江湖百曉生」

    可能筆者是書業出身的,知道書局特別是純賣「閒書」(非教科書、沒文具)的經營,一直未容易過。隨著術數業在香港漸趨興旺,這類書的出版漸多,加上台灣來的,這行一度也相當熱鬧。記得當時最出名、面積最大的是「馬健記」,但論最懂術數書的還是「鼎大」的「曾生」。他對香港、台灣不同範疇術數的流派、曾出版過甚麼甚麼書籍,哪書由哪書脫胎而來,以至邊個師傅與邊個師傅老友,邊個師傅與邊個師傅反過面,邊個師傅曾狀告過邊個師傅,都瞭如指掌,堪稱真真正正的「江湖百曉生」!

    因著地利(相隔幾個街口),筆者有時也會上去抄抄書目找找資料,要訂台灣甚麼書會找曾生幫忙,自已印的書也會放在「鼎大」賣,故上去的次數不少。每次去都在他收錢訂貨的空檔,有句沒句的與他左聊右聊收收風。曾生又是很坦蕩蕩的,我問的,他一般都肯答;不能答的,他會直接告知,不會顧左右而言他,或放流料企圖誤導。對此,筆者是很感激的。又其書店來往人多,有時也會碰到某些師傅,觀察到某些情況。

    後來「馬健記」賣舖,之後又結業享福去,曾生當時坦言「馬健記」的馬老把海外客戶資料都交了給他!這就是中國老一輩生意人的處事方式,自己不幹了,客戶也得有人接手,免得他們接洽無門,也可助同業經營,何樂而不為?當然也得看其人是否值得交托吧,壞了名聲反而不美。誰說同行一定如敵國,馬老先生看著曾生在書業中成長,對這「後生仔」的勤勤懇懇想也相當欣賞吧!

    曾生一直對馬老很感激,也直認其時生意好做了很多!

▲三位老友一本八字書的因緣

    自曾生兩年前証實得病後,因要安心養病,已將書店交大女兒打理。但筆者仍不時與曾生和曾小姐用WhatsApp聯絡,主因是已於2017年9月過身的印尼術數師傅蔡德灝先生,在証實患病後因不能如從前般經常來港,故托我做中間人跟進由「鼎大」出版的一本八字書的事宜。

    因我與印尼蔡師傅向來有其他生意來往,故他十多年來幾個月至半年來港或過港一次時,我均會與他茶聚。曾生也是他必定會聯絡的人,之前他的八字書交《聚賢館》出版,後來的新作轉交「鼎大」出版。蔡師傅經常叫我幫他出版及製作書籍,我總是推。出版不難,發行難,特別是較少讀者有興趣的八字書。且「鼎大」可與台灣同業「換書」,蔡師傅的書可以藉此運往台灣銷售,這點是我做不到的。有錢不是不想賺,是我沒能力賺!

      封面初稿(書號及barcode由我用圖案遮蓋了)

    蔡師傅要我跟的書,書名是《桃花》,已接近埋尾,書號、條碼也已定了,隨時可付印。但到期付款時,蔡師傅因臨時去了國外某醫院醫病數月,耽誤了。幾月後他聯絡曾生時,曾生又因已發病,要作治療及休養,沒有回覆。蔡師傅於是托我在香港做中間人為他週漩。雖然我熟印書流程,但也要知道他們的協議內容,才知可如何跟進。後因當時有關事宜已交曾小姐接手,曾小姐手上太多事情要處理也不太熟情況,故又擱下了。

    未幾,蔡師傅過身了,其大公子托我在港為蔡師傅發死訊。之後,蔡氏家族希望完成蔡師傅把書印出來的最後心願,於是著蔡大公子找我了解。但他們那邊只知道有這書但不知細節也不知尚未付款,結果我把當時蔡師傅WhatsApp我所述細節(中文)截圖轉告,但因涉及錢銀,他們家族要開會,而負責此事的蔡大公子又不在印尼及看不懂中文,又耽誤下來。及至曾生說身體好轉,可以親自跟進時,又輪到印尼那邊沒反應。如此拖拖拉拉,由開始製作至現在,已耽誤了近三年,仍未見成果。我這個其實唔關事、又無任何利益衝突的中間人,也不知道可如何幫忙!

▲曾生凌晨過身,千里以外故人之子幾小時後突說要續前緣

    及至4月29日上午,突然收到幾月沒聯絡的蔡大公子的WhatsApp,說要完其父親的心願,問可繼續否?我說曾生一直等待你們的消息,我會轉達情況。因我這兩天也在忙,心中打算過兩天才聯絡曾生,誰知中午就傳來曾生已過身的消息。據說是在當天凌晨之事!事情的巧合,真的令人吃驚!

    陰差陽錯,現在已到如斯田地,有關此書的事情也暫不方便提了,待舉喪之事辦妥、曾小姐心情平復後再說吧!加上書印好後如何把部分書運回印尼也是挺頭痛的!此書能否真的可以出版,或要換另一形式出版,一切還要雙方花時間磋商!

    正因如此,筆者在此公開此事,希望關注此書的人多一點,書終能印出來的機會也大一點!到底「鼎大」也已墊支了一定成本!

    有時想想,筆者被動參予這事,現在雙方主事者都先後因病過身了,之前雙方都曾經告訴過我其身體已好轉了很多,但兩人最終也是不敵癌魔。作為兩者的多年朋友,能不唏噓乎?!?!

拙文一篇以誌,曾生,一路好走!

    現在每次想起曾生,其別扭但非常流暢的國語仍在耳邊響起,每次與蔡大公子WhatsApp,與蔡師傅十多年來的相處細節又再湧上心頭!

    對這兩位老朋友,無以為敬,就以拙文一篇,以誌相處點滴!曾生,一路好走!駱思嘉鞠躬。

(本篇完)   

駱思嘉(通天記者)

面書:http://www.facebook.com/loksika

網誌:http://tongtianreporter.mysinablog.com                                   

http://blog.xuite.net/tongtianreporter/hkblog

電子郵箱:loksika@hotmail.com.hk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