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風水雜誌主頁   劉坤 昰師傅其他文章

                                             圖、文•劉坤昰

特朗普官祿運吉凶交錯

 

    2016美國總統大選,特朗普一開始於不受看好情況下,沿路過關斬將,獲得共和黨代表資格,繼而與當時民調一直遙遙領先的民主黨希拉莉競逐總統寶座;最後僅以些微選舉人票,壓倒希拉莉登上總統之位。芸芸美國總統之中,他上任不久,於2017丁酉年就被民主黨發動「通俄門」,調查其競選團隊有否涉入其事;暫時特朗普的運程仍然樂觀,此事尚未有對他構成致命打擊。

   
在2018戊戌年特朗普突然在貿易政策上劍指中國;雖然特朗普數次發表談話,指雙方很快達成新的貿易協議,不過另一邊廂他卻出招增加中國貨入口美國關稅。事情延到現在2019年6月份,貿易談判仍未有什麼起色,不過環球各地經濟,恐怕會受到中美貿易爭議拖累,卻是不爭的事實。

    發起中美貿易戰,對於特朗普的未來官祿運程將會如何?有助他競逐下屆連任嗎?或者可以由他的八字命盤,看看可否找到提示性質的線索,蓋每一個人的行為做事作風源自性格,性格與命運互為表理,所以不妨看一看特朗普八字:

   
特朗普於美國紐約市1946年6月14日上午10時54分出生, (新曆逢4之年5月4日交脫)

   

基本格局:

1--丙戌年甲午月,月令午火為梟神,年上丙火正印,兩者互不相逆,算得上同聲同氣用神之列,午戌合半個火局,故此出生於富裕家庭。

2--甲月己日己時,此結構甚妙,跟英國女王伊莉沙伯二世之月日時組合,有異曲同工之妙,難怪可以登上大寶之座。

3--甲為官星,本為偏印格所不容,雖有兩個己和合去化解。恐怕仍然有其不良性格隱患存在,尤其官星加偏印,情況就是,官星的貪婪(官星行正道則是好官,行歪路則是貪 )、不合理的想法變成合法條文(偏印的師爺性格專扭六壬!)。故此命中這個甲木官星,待到大運有其他凶星催化,便會原形畢露。

4--月日時地支,巳午未三會成南方火局,可惜會局是結構力量很薄弱的組合,它的福力不及三合局力量雄厚,稍在大運中有什麼風吹草動,就會令到命運碰上很多阻滯。

5--年日地支有個未戌刑傷,比肩劫財本乃用神,可惜刑傷反而把肩劫不良性格顯現出來,就是人不如我,不合心意者必除之,亦是因為此破綻,自從他上任總統以來,屢換幕僚。此事影響一來命中姻緣福份有散聚,二來個人決策容易撞板碰釘,誤了事業前程。

運程重點:

「戊戌」大運:

    前言三會局福力薄弱,碰上大運不順必然百般阻滯,況且其原局又有「未、戌」刑傷牽制,其人在「戊戌」大運,一邊遇上好運之時,另一邊卻動起原局刑傷。大運戌,自刑年柱戌又刑日柱未,把原本潛藏「未、戌」刑傷的凶氣散發出來。

    按網上資料:http://m.guancha.cn/zhuyang/2017_02_16_394512,特朗普的事業多次發生破產記錄曾經飽受非議,這是他履歷之中不可迴避的事實。在1991年、1992年、2009年與2014年,他在新澤西大西洋城的三家賭場都申請破產重組:

a:泰姬陵(1990年開業,1991辛未年破產;是當時世界上最大的賭場)。
b:特朗普廣場賭場(1984年開業,1992壬申年破產)。
c:特朗普城堡(1985年開業,1992壬申年破產)。

    同一時候,在1992年3月22日,與第一任妻子伊凡娜離婚。(生於1949年捷克人,二人於1977年4月7日結婚,)。隨著瑪拉·梅普爾斯(特朗普第二任妻子)介入他們的婚姻,引至兩人離婚收場,是年為壬申年。

「己亥」大運:

    「己亥」「庚子」兩個大運,地支俱為水運之鄉,亥水及子水又為己土日元之財才,坊間有不少派別認為身旺之命可以任財才,不過對於特朗普而言,這個財才運程,總是為他帶來不少麻煩,皆因犯了「財來壞印」也!

    己亥大運的亥水,沖著三會局的巳火,打破了三會的福力,亦為特朗普的事業帶來沖擊;

d:2009年,特朗普的賭場第四次申請破產。此次重組過程中,債券投資人拒絕讓特朗普繼續管理公司,並用價值約10億美金的債務換取了公司的控制權;重組之後,特朗普的股權降至10%。

    同在己亥大運,於1999年6月8日跟第二任妻子瑪拉·梅普爾斯離婚。 ( 生於1963年美國喬治亞州人。在1993年12月20日和二人結婚) ,1999己卯流年離婚。

   
2004年,特朗普與第三任妻子梅蘭妮亞訂婚,在2005年1月22日正式結婚。流年為甲申年。

「庚子」大運:

    「庚子」大運直沖月提甲午,庚剋甲,子剋午。整個命局的官祿宮位完全受制,大運子水害日柱未土。個人決策又搞出大問題出來了。

e:2014年,公司第五次申請破產,並於同年11月關閉了泰姬陵賭場。是年為甲午年,剛好呼應大運庚子沖剋月柱甲午之數據。

    網上對特朗普有兩個評論是這樣說:

    (一)特朗普僂籉a運用資本市場將自己項目中的債務轉到關聯的上市公司賬上,讓所有投資者分擔;同時也用公司的資金為自己和自己的其他公司帶來利益。一進一出,特朗普可以說是損害中小投資者利益為自己牟利。

    (二)他似乎對所謂的「大項目」不能自持,儘管有情報和勸誡,都一定要運營當時世界上最大的賭場——泰姬陵。這說明此人不僅好大喜功,而且一意孤行,關鍵時刻沒有人可以對他產生足夠的影響力。被此執念驅動,他為達目的也不擇手段不計後果。不光不能向監管機構兌現自己可以保證得到正常利息貸款的承諾,還出爾反爾大幅使用自己曾經猛火攻擊的垃圾債進行融資,並埋下了之後5次重組並最終破產的禍根。

「辛丑」大運:

    辛金食神合年上丙火,丑土會入時支巳火,這是一個很好情況,令到四柱皆旺,此乃大福臨門之象。

     可是獨論辛金食神,卻是偏印格局之大忌也,外表和順內裡手起刀落,一旦凶神性格發動,好人亦會變成壞人。坊間算命有很貼切的說話形容凶神;「有福之人恃著去害人,無福之人則被人害。」

    又大運丑土,六害月令午火。兼且沖日柱刑年柱,造成丑未戌三刑之凶。

    綜合以上分析,這個大運是吉事加凶事,只是兩者先後發生而矣。

    2016丙申流年,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正是呼應了這個大運「丙辛」互合及四柱大旺之吉利。不過最令人擔心的丑未戌三刑,目前2019年5月卻仍未爆發,命中有伏早晚必定出事,只差時間應機吧。

    筆者認為2019流年己亥,雖然流年干上己土仍然合住甲木正官,運勢仍可維持。可是己土與大運之丑土,乃同源一氣,恐怕己亥之下半年,會為「丑未戌三刑」拉開序幕。而且亥水沖巳,下屬眾叛親離,黨內黨外大失人心,這些現象早已於亥年埋伏,怎樣度過還看特朗普之造化。

    明年2020「庚子」再傷甲午月提,2020庚子流年又為美國大選之年,選戰之路比起上次2016丙申年,肯定戰況非常艱苦,能否連任頗成疑問。

    去到2021辛丑流年,雙辛金合丙雖吉,但是雙丑動起丑未戌三刑,頗有日到中天之慨也!

    2022壬寅年,壬沖丙,寅刑巳。與及2023癸卯年,癸為忌橫行於天干之上,卯刑午。這兩個流年情況越來越多阻滯矣。
 

(本篇完2019年6月 ) 

劉坤昰網址:www.liukunnan.com.hk

劉坤昰電子郵箱:Enquiry@liukunnan.com.hk

WB01343_.gif (599 bytes)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