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風水雜誌主頁   通天記者其他文章

                                    圖、文•通天記者(駱思嘉)  

玄圈八一八

 

 

香港舊時占卦算命行業狀況

 

 

  --陰檔、陽檔、地檔、入柳、登格、踩瓢

 

    這幾天的香港,可謂風雨飄搖,心情難免沉重!不用批八字,不用看羅庚,不用掐指一算,大家都明白,香港的移民潮必定再起,單看趕往各外資銀行開美元戶口的人龍和DHL速遞公司門市攞唔到籌就冇得寄速遞(大部分寄文件往英國續BNO)的苦況大家就已了然!

    很多事情,不是靠文宣吹噓就成的,行動(例如用手㩒機,用腳排隊)最能反映實際的想法吧!

▲《地母經》的根本只在於氣候收成

    近日,又有人拿今明兩年的《地母經》出來重溫,印證過去數月的情況是否講中了,並作為日後行事的參考。這是無可厚非的,但筆者向來多疑問,其實憑甚麼認為《地母經》是單指香港,應該是指整個神州大地吧!問題來了,如果單作為氣候、收成(其實《地母經》的根本就在於此)的預言尚可成立,其他方面,香港這邊認為好的,北邊的官人可能覺得是壞的。更何況香港這邊也有持不同角度的,同一現象被視為是好是壞也因人而異吧!

▲瘋狂兌入美元前請三思

    
現在很多人都在兌美元,自幾年前起已久不久有人說現在於銀行兌外幣要預訂,幾天之後才能到手云云。其實一直以來,在香港銀行體系內流動的外幣現鈔根本不多,香港銀行分行的總數應比超市多得多,在非轄心地段的分行更並非經常收到外幣,加上外幣種類又繁多,哪可能你話兌多少就拿到多少。要預訂是正常的,由總行歸一處理/兌入,再交分行給預約客戶是合理之事。且這些交易,在銀行來說並非轄心業務,現鈔兌換一般只為方便客人,焉會儲備大量各式貨幣現鈔呢?所以有些銀行只有指定幾間大分行收支外幣現鈔,其他分行一律不予辦理。

    當然,現在兌美元的原因有些特殊,但想想,一下子全城瘋狂要購入某些東西(例如前些時搶購廁紙)時,焉能不斷市?

   
這裡無意談對或錯,但大家處事時要衡量各方面。現在美元的利息可謂低到一個點,兌現鈔後放家裡又是否安全?兌後放入銀行是否也保證能日後拿回美金,大家要詳細看各銀行的條款細節,不要想當然!

    又兌的是否都是閒錢,如果連日常生活要用的都兌了美元,美元在港並非常用貨幣,而現今兌換得來的多是100元或50元面值的,細鈔根本不多見,所以美元在現時的香港根本難以大量流通。日常生活要用時又兌回港元的話,計及一次買一次賣的兌換差價,今時今日看來未必著數。當然,大家另有擔心,明白的!該如何處理取得平衡,大家要各自考量了!

▲天命大師2008年批美國當時「今次玩完」!

   
每次有人提及美元走高時,都會想起術數界某位向來表現另有一套的天命大師,曾在2008年接受某周刊採訪時說:「美國今次玩完,無得翻身,香港亦會受影響,明年經濟會差,起碼衰到八月八日。」「美國……無得再救,所以美國會玩完,未來五、六年都冇翻身機會。」(見2008年10月29日出版的《東周刊》)

    「美國玩完」一語,說得實在太嚴重了!只不知說一個國家玩完,是說這個國家不再存在了嗎?還是說一個國家以後淪為小國,在國際舞台變了鵪𪂹,以後不敢再發聲呢?又,既然玩完了又怎可能翻身?這是邏輯的問題!退一萬步說,怎樣才算翻身?怎樣才算冇翻身?

     這麼多年過去了,美國仍然存在,其貨幣仍是世界很多不同國家及民眾的普遍避險貨幣。天命大師是否曾出來自圓其說或作進一步解釋呢?美國是何時死了的,又在何時翻身了?若說現在美國仍在死的狀態,好些人為何仍寧願持有這已死國家的貨幣呢?

    又,真的好奇,天命大師是否一美元也沒有在手呢?

于城先生筆下香港舊時的占卦算命行業狀況

    這段時間較空閒,翻出一些書來看,其中于城先生在廣東舊時的占卦算命行業》一文中除提及以往廣東占卦算命行業的狀況外,也有提及香港當時這行業的情形。

    因內容珍貴,雖于城先生文中用語夾雜了不少主觀評斷,筆者還是決定將相關段落原文照錄,供大家參考:

    他在文中這樣寫著:

    「1939年時,香港政府為了易於管理,指定全港的相命先生都要集中到大笪地執業。但當時的大笪地沒有足夠的房舍,便由眾行家推舉我父親以及左筆根、李東生等幾個算是有些名氣的大相士出面,與香港華民政務司交涉,新建七八十間平房出租,以容納這幫人。1940年我到香港時,在大笪地開業的相命先生一共有70多人,其中有十多個是在廣州淪陷前後逃到香港去的,還有些是做「陰檔」(即賃民房營業,卻不掛招牌)的;有的卻打著別的名堂,依靠旅店老闆或警察的保護,長期在旅店賃個房間開業的。例如我有個少年時代的朋友,是江相派大師爸傅吉臣的兒子,當時就在干諾道一家旅店掛起哲學家傅XX善談人生哲理」的牌子開業。另一個高中時代的女同學陳XX也是在一間大旅店開業,打著「西洋占星術研究所」的招牌。即使連這些人在內,估計也不會超過200人,當然,這個數字並不包括那些流動性很大的「散仙」(即無固定檔口或時做時歇的相士)在內。

   

    1930年代荷李活道大笪地擺地檔的相士(網上影片截圖)

    「這個行業,按他們活動的方式來區分,有陰檔、陽檔、地檔、入柳、登格、踩瓢等六種。

    「 陰檔--是租賃一間房子成某一層樓(通常是二、三樓)的頭房來設立相命館,並在門前或騎樓外「掛帳」(即掛起相命館的招牌或布簾),有些還在門前擺有「招軍」(即宣傳廣告,例如繪有面部部位圖、掌紋圖以及古今良相名將的生辰八字命批等,以吸引顧客)。也有在旅店裡租賃一個長期房間(可得七八折的優待)來開檔,並自吹什麼西洋相法、占星算命、哲學家等。這種「檔地」(相命館)可以避免閒雜人等圍觀,所以稱為「陰檔」。有些有名氣的相命先生,甚至連招牌也不掛,或者只掛出個「X寓」的小招牌。江相派的師爸們全都是陰檔,但「做阿寶」的大師爸卻常常不是當相命先生,而是以某間店號甚至是一間大行莊的大老闆身分出現在社會上。

    「 陽檔--是在城隍廟、大笪地這種相土麕集的地方租個房間或在街頭巷尾擺設個固定的檔口,雖然也有掛帳和擺設「檔色」(檯、椅、文房用具、占卦、相命的架生等,都叫做檔色),但大門是敞開的,或者前後並無遮攔,任過往閒人旁觀,所以叫做「陽檔」。這類多是土相,而且多是沒有多大名氣的或新入行的土相。

    「 地檔一一就是在日間或夜間,最多是夜間,在閒人聚集的空曠場所裡開檔。30年代時,廣州的西瓜園、城隍廟、長堤新填地,香港的大笪地、城隍廟前、荷李活道皇仁書院牆外、油麻地的廟街、灣仔的修頓球場等地,都是這些擺地檔的占卦相命先生的活動場所。這些擺地檔的有些是攜有檯椅,但大多數只有一幅「地帳」(即用一塊三四尺見方的白布或紅布,上書著或縫著「XXX相法」以及自吹的宣傳廣告),開檔時地帳鋪在地上,然後向行人和看客開一輪「花」(即宣傳的歌訣或吹噓相命之道的講話)。這些擺地檔的還帶備一兩張摺椅給顧客坐。至於「禾雀占卦」、「看三世書」、「測字」、「請葛神算」、「占大六𡈼卦」等,也是絕大多數擺地檔的,但他們由於都帶備檔色,例如「禾雀占卦」既要有一籠兩三只「卦張」的禾雀鳥,又要帶備一個載著一百幾十套「卦張」的盒子,所以非具備檯、椅不可。

    「 入柳--「柳」就是「花街柳巷」的借用語。入柳就是穿街過巷做生意的意思。幹這一門的多數是盲公(瞎子),他們沒有招牌,而是以敲「小銅叮」為記,邊行邊敲小銅叮,喊叫著「占卦算命」,以資招俫。也有些不是瞎子,他們則手執小「掛帳」,沿街叫喚占卦、算命或看相。……

    「登格--「格」就是舖戶、屋子的暗語。凡是專門跑到茶樓酒館、旅店、鴉片煙室去做生意的,都叫做「登格」。「登格」多數以看相為主。他們不管冬夏,都手執白摺扇,扇面上寫著「XX論相」字樣,入「格」以後便張開摺扇表明自己的身分,以資招徠。也有以占卦為主而兼看相的,但他們占卦不用龜卜,而是手執一個小簽筒,筒裡裝著8支或16支刻著一個卦像的竹簽,並以紅、黑兩色來區別陰爻或陽爻。有人求卦時,便讓他從簽筒裡先後抽出兩支竹簽來,以資占算。……

    「踩瓢--「瓢」就是船的暗語。踩瓢就是上渡船去做生意的意思。解放前渡船上有個規矩,凡是上船來做生意的江湖子弟,如賣藥、占卦算命、唱龍舟等,只要上船時向管艙的打個招呼,便可以不付船費。但上船做生意的多數是江相派未入師門的後輩,他們憑著江相派大師爸的關係,可以來往各地「搭單」(即到處都有吃住的竇口)。這些人絕大多數都是給人看相,也有極少數是搞簽筒占卦的。在過去那種交通不很方便的情況下,單純為了遊山玩水而出門的旅客是極少的,搭渡船的多數是對自己前途懷著希望或疑慮的人,這些人最容易「受綽」(綽即戳,即很容易戳穿他們的心事的意思)。…… 」

    相比現在情況,後三者已不復存,前三者(陰檔、陽檔、地檔)的經營方式,筆者認為與以往仍是大同小異,大家同意嗎?

   

    荷李活道大笪地陽檔相士硯農居士於1974年所批的批章

(本篇完)

 

駱思嘉(通天記者)

面書:http://www.facebook.com/loksika                                   

http://blog.xuite.net/tongtianreporter/hkblog

電子郵箱:loksika@hotmail.com.hk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