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玄機》風水雜誌主頁   通天記者其他文章

                                    圖、文•通天記者(駱思嘉)  

玄圈八一八

 

 

近卅年前與太平山街水月宮結下的緣

 

 

 

    全球新冠疫情最近有再爆發之勢,香港近日則有很懂宣傳的大師預言歐美疫情將於10中突然減退!咦,為何竟又與今年4月時牛津大學帶頭的研發團隊預告今秋將推出新冠疫苗的時間咁吻合嘅?是純粹巧合,還是誰跟誰說呢可?

▲印度神童兼占星師預言今年12月將有更慘烈災難

   其實疫苗由研發至推出,在現今社會,負責任和免於被控告的做法,必先經過一大輪測試、取得一定成功比例的數據才可推出。但各國政府在政治和財政壓力下不得不呼應民眾回復正常生活的要求,在疫症仍在疫苗仍未可推出的情況下,一放寬,染疫人數大增是正常現象!

    不過咁,最近有專家發現再有新病毒出現!傳媒翻查之前印度神童的預言,又好似很準確咁!

    這位印度神童兼占星師阿南德(Abhigya Anand)在當地很出名。他於去年(2019年)曾預言,人類自11月開始會遭遇重大災禍,並至今年3、4月達到高峰。今年初傳媒認為他的預言很準,但現在看來,全球疫情高峰期有些少出入。最令人憂心的是,他在今年4月1日發布的預言影片中指,今年12月將掀起另一波比現在還慘烈的災難!時間在2020年12月20日木星與土星相合之日,一直持續到2021年3月。真的、真的希望他的預言今次失準!

   
   
印度神童兼占星師阿南德(Abhigya Anand)

▲近卅年前與太平山街水月宮結下的緣

     是緣份吧!

    還記得近卅年前(1992年),筆者在籌備創立傳奇雜誌之際,專門買了一可全自動的單鏡反光相機(當時一套三仟多元),跟著花了一整天時間到太平山街眾廟影了很多照片。當時筆者對廟宇文化談不上認識,之前也沒做多少準備功夫,純粹為日後要出版的雜誌做資料搜集。

       

     (左)太平山街孖廟入口的牌坊。(右)綏靖伯廟廟門(兩相均攝於1992年)

 

     

     (左)當年綏靖伯廟的碑文。(右)綏靖伯神像。(兩相均攝於1992年)

    當時盲摸摸穿過上刻「水月宮」的一度門,繼而進入「綏靖伯廟」和「三元宮」(後來才知這裡就是當年聞名的「孖廟」),影了一輯相,認識了當年在那裡打理的仇先生,之後在新雜誌上寫了一篇報道文章。後來幾個月至一年後,仇先生再致電報料,因當時筆者已集中做編輯工作,遂找了負責採訪的同事跟進,又在雜誌出了一篇報道。很多年後再訪太平山街時,景物已變遷,有些廟宇消失了,但在長樓梯中段一邊,多了一間小小的「水月宮」。裡面的打理人很面熟哩!因其時已轉為出版較靜態的新玄機,鮮有出外採訪,也就沒有相認打擾的打算了。

   

     當年三元宮內的部分神像(攝於1992年)

    及至去年在由一班志同道合朋友組成的WhatsApp群組中,有成員欲發掘當年「綏靖伯廟」的資料,而筆者在舊照片中找到該廟廟門的照 片,遂拿出來分享。卻原來這已是現今可找到該廟的唯一一輯彩照(應該亦有其他私人珍藏吧!)。原來當年此廟旁另有一間「三元宮」(合稱孖廟),兩廟共用一牆且中間有部分牆拆了可互通。外面的露天部分後放了一尊大觀音,後再發展為「水月宮」。

    近卅年後回想,當年我就是由中間互通的位置步入了三元宮而不自知,而一步出三元宮就被外邊水月宮的大觀音吸引著,沒有回頭看,故當年沒有拍攝三元宮的正門。

     

     舊水月宮內的大觀音像。(兩相均攝於1992年)

    説回現在,當年「綏靖伯廟」和三元宮、水月宮的一輯相引起群組中人的興趣,幾位相關人士(包括筆者)遂約仇生會面,希望了解這些已拆毀廟宇當年的情況。

    傾談後才得知,筆者當年到訪時是仇太接任相關廟宇廟祝不久之後。他們是在1991年夏天西曆8月開始管理水月宮等的,共歷1年零1個月。未幾相關地段遭出售,(後來興建成今日的「順景雅庭」),要求他們馬上搬離,當年入門處一度被鐵鍊鎖上,後來他們悄悄取回部分神像。仇生夫婦並以相對便宜的租金租用了對面現址開設水月宮。仇生憶述他們遷往新址很久後,舊廟仍未清拆。

      

     (左)現今的太平山街水月宮。(右)現今壇上的觀音像照片正是由筆者當年拍攝。

    現在水月宮內的觀音像是租用現址時由善信在附近的古董店購入送出的。現址神壇上的觀音像照片原來就是我當年拍攝後沖曬出來的。緣也!

    仇生又說他們一直想遷回原位,即「順景雅庭」建成後樓下一直空置的單位經營,但因種種問題未能如願。年前曾有素食館簽約租用,但最後還是未有開業。仇生夫婦總感覺是觀音的意思,要留待他們遷回!

     

    當年孖廟及水月宮所在的「順景雅庭」,樓下單位一直空置至今。

    今年初匆匆一會後,上星期再接到仇生電話,謂水月宮現址的業主(之前逝世業主的女兒)剛通知他們不會再續的。不欲遷離的話則要出資購買(數仟萬)。仇太年事已高,很多法事也難親自操作,幾經辛苦終覓得肯接班人,現又逢業主收樓,當今應對之法是看能否遷回原址由其徒弟經營,否則只好關門了,近卅年心血就此終結。看筆者有否方法幫忙!筆者一介文人,人微言輕又無人脈,只好在這寫出來,看各方君子中可有能襄助玉成美事者!

     

   

    (上)1992年的仇生。(下)筆者與仇生攝於2020年1月

    此外,仇太至今仍為十幾年前的一件有關她的傳聞耿耿於懷,稱只屬一場誤會,但懷疑網上仍有相關傳聞影響她個人及水月宮的聲譽。筆者上網搜尋過,卻找不出甚麼,也與「當事人」電話聯絡過,相信也只屬一場誤會。既然已事過境遷,筆者也不再提細節,免帶來另一番談論。

    在這關鍵時刻,太平山街水月宮將會何去何從?據仇太述,經常有奇異事情發生在其身上,今次,又可會有奇異事情出現呢?(本篇完)

 

駱思嘉(通天記者)

面書:http://www.facebook.com/loksika                                   

http://blog.xuite.net/tongtianreporter/hkblog

電子郵箱:loksika@hotmail.com.hk

WB01343_.gif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