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29jd.jpg                                                  圖、文•劉坤南                                                   

馬會官訟口舌退財有因

    

    今年二○○二年,香港馬圈的是非爭議真的多得很,新近三月份則發生了「新年代事件」……。


   本來這一場賽事沒有什麼值得去談,妙就妙在當競逐馬匹過終點後,競賽小組自行打出研訊符號。當時現場朋友、電視台及電台評述員,一邊報導著重播賽事影片,一邊都異口同聲判斷無可能推翻名次。但是世事往往出人意表,一匹在領前地位的勝出馬匹,看來既沒有碰撞另一馬匹,又沒有阻礙後上馬匹造成危險,祇不過跑第二名的馬,看來自行走入一個不夠寬闊的空間,無辦法全力催策之下輸了頭馬。但是馬會高層在研訊賽果之下,一度勝出冠軍的馬匹,就如此白白被遞奪冠軍資格。最後結果公佈之後,當時全場觀眾,紛紛報以不齒、不屑和不滿的喝倒采;其時筆者亦為電視機前觀眾,亦被現場氣氛感染,亦對馬會高層判決有微言。雖然該場賽事之任何名次,與筆者利益並無任何關連,以站在局外人立場而言,這是一次「不公正判決」!

 

    事件冷靜下來之後,筆者聯想起踏入二OO二年立春日後,馬會早已發生事端。於二月六日,那天剛好是星期三夜馬賽事,廉政公署於夜馬賽事完畢,在馬會內先後拘捕騎師霍達及易根。事件發生後到執筆之日,尚在調查中,暫時未知兩位騎師會否被定案起訴。不過綜合二件事件而言,按筆者經驗,好事不相連,壞事接二連三發生,此種情況,多數與風水扯上關係,大家不妨動動腦筋!


賽馬會總部坐空朝滿槍煞入局


   香港賽馬會總部大樓,眾所周知,位於跑馬地體育路一號,在最近十年重新興建,背後是馬場跑道,大門面對體育路,格局是坐空朝滿。空者,背後空虛無依靠,滿者,面前高樓,雖然不是壓迫朝向,但反局之勢必然存在。面前左方青龍位見天橋反弓兼天橋盡處來路如槍煞入局,巒頭已經見有缺點存在。當然香港土地不足,高樓大廈、馬路天橋擠得密密麻麻,本是無可厚非,祇要理氣有救,尚且無礙。

 


  

                        香港賽馬會總部大樓面前左方青龍位見天橋反弓兼天橋盡處來路如槍煞入局

                                                                〔中原網頁www.centamap.com圖片〕

 

天運改變財氣退減

 

   大樓坐向是午山子向正芋A七運建成,運盤坐山六八二星,向上孖七齊到,但本宮有三碧暗伏。按照目前巒頭和理氣而言,香港自一九九七年回歸中央之後,理氣已經出現變化,地運七運依然不改,但是天運八運的影響,亦逐漸迫近,在風水羅盤而言,天盤縫針,比地盤正針,向右順時針方向先走七度半,所謂天氣先至,而地氣後臨,故此八運的數據徐徐滲透。其實原理非常簡單,月亮和太陽,自東升而往西沉,其循環是順時針行走,而實際地球的自轉,是逆時針運行,故此水法上,天上的氣,是比地上的氣,來得快而影響大,其理在此。
                             

1        4

  6  8

8  6

  9  5

  2  3

  4  1

  5  9

7  7

3  2

八 

                                                      七運午山子向星盤          

坎宮                             2002年壬午年紫白圖

   至於馬會總部,現時午山子向走蛂A財氣漸漸有折扣情況出現,難怪自九七年以後,連續數年出現投注額退減現象。筆者可以預言,未來十年以內,投注額仍會退減,逢三進一(連降三年,一年反彈),一定少不免。至於今年二OO二壬午年,七赤入中用事,三碧到坎宮,全局星數是孖三孖七,紫白訣云:「三七疊至,被劫盜更見官災。」飛星斷:「須知七剛三毅,剛毅者,制則生殃。」玄空紫白訣有云:「坎宮高塞而耳聾。」現時馬會雖然乃一慈善體育機構,不過官事上門,是非口舌兩者全應驗。


  

                                             香港賽馬會總部大樓午山子向,現時財氣有折扣情況出現

                                                               〔中原網頁www.centamap.com圖片〕

 

 

 

   據我所知,自九七年以來,類似事件,令公眾譁然者,已不祇一次。早年「日金駿馬事件」,較近期上一季「靳能事件」,早已招惹公眾口舌,責罵批評聲音不絕。但是馬會高層人仕,一於好少理,可能真是應驗坎宮高塞,有出耳聾之人,又或者位位高層耳朵偶有失靈也說不定。二OO二年祇過了寅卯二個月尚且如此,未來還有漫漫長路,以後真有排麻煩了。

 

   長遠而言,這種情況若不在風水上想想辦法做一點補救措施,相信馬會在財政和公信力方面,必然會一直走下坡,對社會整體利益,祇會有害無益,皆因馬會是全港最大的慈善機構。但亦因為馬會年年捐錢做公益,功德佈施了不少,始終不會關門大吉的!

官事沓至風水牽連


   此文執筆之日,廉署調查事件尚未有進一步行動,騎師霍達、易根兩位仍然被禁止出賽,事件最終如何,尚是未知之數。不過筆者對於霍達君被牽連一事,最感興趣,因為上季二OO一年度辛巳年馬季,亦有一位練馬師張定邦不獲續牌;此時霍達君被禁出賽,二者看來皆與風水扯上關係,詳細情況如何,留待下回分解!
  

(本篇完)

mailto:email@liukunnan.com.hk

WB01343_.gif (599 bytes)      回首頁     WB01345_.gif (616 bytes)